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38章 那封情书是怎么来的

第38章 那封情书是怎么来的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御书房内,灯火通明,一身龙袍加身的皇上,龙颜盛怒的坐在太师椅上:“你们这是成何体统,竟然当着那么多官员的面,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要大打出手,你们究竟有没有将朕放在眼里,又视皇室的颜面何

    在?”

    南宫冽和南宫轩皆跪在皇上面前,两人的身姿依旧凛冽。

    “父皇,三皇兄将儿臣的王妃扣留在王府也就罢了,可是他竟然还带着锦儿参加宴会,儿臣又怎么能够咽得下这口气?”南宫轩率先开口,言语之中满是气愤。  “冽儿,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这样,这样置朕的颜面为何地?就算你怎么喜欢林绘锦,你也不能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将林绘锦带出去参加宴会啊?她现在的身份毕竟是晋王妃!”皇上真的是要被

    眼前的两个人给气死了。

    都怪他,怪他当年糊涂,若是早知道林绘锦是这样一个红颜祸水,他应该直接赐死林绘锦才对!

    “是,父皇,儿臣知道错了。”南宫冽的神色平淡,直接了当的承认了自己的过错。

    正当南宫轩想要开口求皇上让南宫冽交出林绘锦的时候,南宫冽却是眉目轻佻,继而说道:“但是儿臣这么做,也是事出有因。”  “不管什么原因,你都不能带着晋王妃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昨日邪王低调的带着林绘锦回丞相府,宫人已经禀报他了,他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算了,可是谁知道今天邪王就带着林绘锦出席了吟诗大会

    。

    那出席吟诗大会的人可是有不少的朝中大臣啊,这分明是弃皇家的威严于不顾啊!

    尽管皇上很生气,可是却也不能全都发作出来。

    毕竟邪王帮祈天国打了那么多场的胜战,收复了那么多的城池,为祈天国立下汗马功劳。更何况,林绘锦这件事的确让他心有怨言,邪王有心报复晋王,那是肯定的!

    “父皇,难道你不想知道绘锦为什么会出现在儿臣的邪王府吗?”南宫冽淡冷开口,却是让身旁的南宫轩脸色瞬间一变,立刻转过脸朝南宫冽看去。

    皇上一双怒气的眸光落在南宫冽的身上,能有为什么?

    那肯定是趁着晋王不注意,潜入到晋王府将林绘锦给偷偷劫出来的。

    “难道不是你派人从晋王府接出来的吗?”皇上的用词已经很委婉了。

    南宫冽却是摇头道:“不是,绘锦是在儿臣驻扎在京师城外时所救,当时她身中媚药……”

    “你说什么?”皇上双目圆瞪,明显一愣。

    这么说,这么说,林绘锦和邪王已经有了……有了……  南宫轩一双丹凤眼中迅速闪过慌张,立刻禀报道:“父皇,儿臣那日带着锦儿前去郊游,晚上回来时,儿臣有些忍不住,为了增加情趣,便给锦儿吃下了那药,只是没有想到那天雨天路滑,锦儿从马车

    中摔了下去……”

    皇上根本已经听不下去后面的话了,林绘锦身中媚药,并且还落入到了邪王的手中,天啦,这后面的事,当然是理所当然了……

    一个女人,竟然被他的两个儿子共享,这要是传出去,这简直是皇室的一大丑闻,让世人贻笑大方。

    “父皇,据儿臣调查所知,事情并非如此。”南宫冽略微低头颔首,明亮的烛光泛在那张银色的面具上,满是冰冷邪肆的味道。

    南宫轩心中一惊,难道南宫冽已经调查出来了,不,不可能的,他做的那么隐秘。

    可是一想到刚才那封情书,南宫轩的这份自信,便瞬间垮了。

    在皇上还未开口之际,便又立刻禀报道:“父皇,如今绘锦和三皇兄已经发生了这事,儿臣愿意和绘锦和离!”

    最后一句话,南宫轩几乎是咬着牙说的。

    关于他和塔克塔族王之间的事情,绝对不能让父皇知晓!

    皇上一双精湛的眸光在南宫冽和南宫轩两人的脸上扫视了一眼。

    轩儿既然会这么快的改变了注意,就是用头发丝也能想到,定然是冽儿抓住了轩儿的什么把柄。

    然而他也懒得过问这些了,只要轩儿同意就行。

    南宫冽和南宫轩两个人从御书房中走出来,此时天色已经深了,春风吹在人的脸上满是冰冷的寒意,如同刀片刮在脸上一般生疼。

    他们身后的墨发皆被春风扬起,如泼墨般与这黑夜融为一体。

    “锦儿究竟有没有失忆?”南宫轩声音冷沉开口,语气中依旧带着那种傲气,像是在质问南宫冽一般。

    如果锦儿恢复正常了,并且还记得之前的事情,那么南宫冽根本就不需要去调查!

    “绘锦有没有失忆已经跟五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以后还请五弟尊称一声她为三嫂!”南宫冽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南宫轩,冷冷道,脚步更是没有停一下,径直的朝前走去。  “三皇兄,你不要得寸进尺,若不是你用这件事威胁本王,本王怎么可能会同意与锦儿和离?的确,在战场上你是王者,可是你不要忘了,这里是朝堂,在京师你一点儿根基都没有!”南宫轩一直都在

    极力隐忍着,最终还是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南宫冽站定了身,轻垂下眸,左手抚弄着右手的关节,慵懒却又淡然的道:“五弟,你是不是忘了,绘锦的父亲是当今的丞相!”

    这不轻不重的语调,却是一下让南宫轩愣住了,恨恨的攥紧了双拳。

    “三皇兄,本王明白了,你迎娶绘锦根本就不是因为你有多喜欢她,而是因为她的父亲是当朝的丞相!”南宫轩咬着牙,寒冽的说着。

    南宫冽侧过颜,在迷离的夜色中勾起一抹邪魅而又高深莫测的弧度……

    林绘锦被送回到了王府中之后,并没有休息,而是在芙蓉轩等南宫冽回来。

    她真的太好奇那封情书,南宫冽是怎么有的,明明,她看过之后就让人给烧了。

    而且看南宫轩的表情,那封情书不像是伪造的!

    可是林绘锦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这其中究竟是怎么回事,却反倒更加清晰的认清了自己的处境。

    直到快要上早朝的时候,南宫冽才披着月色回到了王府。

    “王爷,皇上是否处罚你了?”萧管家亦是一晚上没有合眼,见到南宫冽满脸都是担心。

    “那些处罚,本王全然不在乎,并且身旁还有晋王陪着!”南宫冽轻勾了下唇,喑哑的声音如往常般清淡亦不夹杂丝毫的感情,让人很难揣测到他真实的想法。

    毕竟参加吟诗大会的人很多都是朝廷的官员,不管怎么样皇上都要做做样子,以示皇威!

    小不离捧着早朝的朝服走了进来,一边伺候南宫冽梳洗更衣,一边道:“王爷,大小姐在芙蓉轩等了您一夜,您要不要去看看?”

    南宫冽正闭眸假寐,听到这句话,便睁开了眸,露出一双深邃的墨瞳:“也好。”

    林绘锦撑着脑袋,强撑着精神坐在稀疏的烛火前,身上裹着一层棉被。

    南宫冽一袭淡蓝色朝服,胸前绣着高雅、生气的仙鹤,栩栩如生,将他整个人都衬托得雍容华贵,全身都散发着凌霸天地间的雄浑之势。

    一走进来,那桌上的烛影便微微的摇晃了几下。

    “为何还不睡?”不等林绘锦反应过来,南宫冽便低沉开口道。

    林绘锦揉着自己一双朦胧的眼睛,抬头看着已经到跟前的南宫冽,他高大的身影几乎能够将她完全笼罩住。

    “王爷,我在等你回来!”林绘锦有些困顿的站起身,裹在身上的棉被便也从身上滑落了下来,一股清甜的女儿香便钻入了南宫冽的鼻息。

    “有什么事等本王下完朝再说吧,你先睡!”南宫冽墨色的瞳眸了,深幽的落在的林绘锦那张清纯潋滟却又带着几丝迷离的容颜上。

    这个样子的林绘锦就像是一个刚睡醒的婴孩儿般,让人忍不住呵护,有着想要将她揽入怀中,哄她入睡的冲动。

    林绘锦也看到了南宫冽身上穿的朝服,就连鬓发都重新梳整过了。

    “王爷是刚回王府,便又要上早朝去吗?”林绘锦的声音软糯糯的,像是在嘴里含了一口汤圆般。

    “嗯。”南宫冽轻嗯了一声,声音不轻不淡,然而那疏离意味尽显。

    这是林绘锦的脑袋也清醒了一些,不似刚才那发胀,想了又想之后,林绘锦便轻咬着下唇道:“皇上是不是处罚了王爷?”

    当着那么多官员的面,两位亲王都要大打出手了,皇上连夜将他们叫到了皇宫,一直到这个时辰才回来,显然是受罚了。

    “嗯。”南宫冽又是轻嗯了一声,话语中仍旧带着淡淡的疏离。

    林绘锦低垂着眸,将南宫冽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

    原主是真的做了太多让南宫冽伤心痛苦的事情了,她也很想弥补,可是却又实在不想用这种一眼就能看破的方式弥补。

    她突然的关心和在乎,南宫冽很清楚这是为什么,也知道这并不是出自她的真心。

    所以她这样做来真的很没意思,连她自己都觉得很累。  可是若是不这样做,南宫冽心里怕是会对她越发生出嫌隙。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