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39章 你早就知道了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最终林绘锦还是咬了咬下唇,硬着头皮关心的道:“那王爷没事吧?”

    “没事!”

    她就知道会这样,吃力不讨好!

    “本王去上早朝了,你好好休息吧!”南宫冽见林绘锦没在说话,转身便走出了芙蓉轩。

    不久之后,一声“卧槽”从芙蓉轩中传来。

    南宫冽停住了脚步,那两个字他听不出什么意思,但是那话语却是带着几分懊恼和烦躁的。

    “去你妹的,爱怎么样怎么样,等老娘睡醒了之后再说!”林绘锦烦躁的揉着自己的脑袋,随后便将自己丢在了床上。

    现在真的是觉得自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南宫冽真的是将她看得透透的了,她若是这般刻意的对他好,关心他,就真的跟条哈巴狗一样了,他也未必会领情。

    不仅会认为这是她该做的,反倒还会贬低了她的身价。

    可是你若是不这样的话,南宫冽又会觉得你对他还是有二心,还是不愿意接纳他,心里也会越发的记恨她!

    她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摊上这么一口大黑锅背!

    林绘锦也只是想到了这,随后便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中。

    这一觉,林绘锦直接睡到了傍晚,中间春夏来叫她用膳的时候,她直接一句不吃,便又倒头继续睡了。

    一醒来,林绘锦的头很疼,在一想到在早上和南宫冽的尬聊,她的头就更加的疼了。

    等春夏、秋冬两人伺候完她穿衣、洗漱之后,差不多就到了用晚膳的时间了。

    而小不离也过来请林绘锦前去饭厅同南宫冽一起用晚膳了。

    “睡醒了?”林绘锦一走进饭厅,南宫冽已经坐在了饭桌上,正抬眸望着她。

    林绘锦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很好,没有一样是原主喜欢吃的,而且原主是吃不了辣的,可是这些菜肴都是偏辣为主。

    “是,王爷回来后休息了吗?”林绘锦冲着南宫冽行了个礼,便落座在了下首的位置。

    “本王不碍事!”打战的时候,他曾三天三夜都未合过眼,这才不过是才一夜没睡而已!

    林绘锦深吸了一口气,这些饭菜,原主是不喜欢吃,可是她喜欢吃啊!  “本来打算本王一人用晚膳的,但是不离说你已经睡醒了,本王便重新让厨房的人做了你喜欢吃的饭菜口味送过来。”南宫冽纤长如玉的手轻放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弄着手指上的白玉扳指,一双

    漆黑的深瞳深深浅浅的落在林绘锦的身上。

    色淡如水的唇再次轻启:“你不是有事要跟本王说吗?正好本王也有话对你说!”

    话音刚落,不离便了然的领着饭厅的下人出去了。

    身后的门被轻轻的关上,发出一声吱呀的声响。

    而南宫冽那双落在她身上的漆黑深眸越发的深邃了。

    明明他什么都没有做,可是却还是让林绘锦忍不住心惊了一下。

    “王爷,要不我们边吃边说?”林绘锦犹豫片刻,本低垂着的眸忽而一下抬起,迎视着南宫冽的墨色深瞳望去,涓涓细流的声音格外的坦然、平静。

    南宫冽还未开口说话,林绘锦便已经站起了身,坐在了南宫冽的身旁,拿起桌上的一壶清酒便给南宫冽倒满了。

    当要给自己倒的时候,南宫冽却是握住了林绘锦的手,低沉喑哑的声音仍旧没有什么情绪:“你从不喝酒的!”

    “王爷,三年的时间,变的不仅仅是你,我也变了!”林绘锦转过头,对着南宫冽清冽的笑着。

    南宫冽松开了手,那一壶清酒便注入了白瓷的茶杯中,散发着醇厚的酒香。

    林绘锦轻抿了一小口酒,味道比她想象中的好喝点儿,也没有那么烈:“王爷,是不是一开始你就知道了我和晋王的事情?”

    南宫冽也举起酒杯,放在唇边轻抿了一小口,漆黑的眸光中射出一抹幽光,许久才从薄削的唇中发出一声:“嗯。”

    “那封情书……”林绘锦的手沿着杯沿一圈一圈的滑动着,一张清美的侧面轮廓像是流水淌过曲折的弯弯浅浅,能让人心底漾起一朵纯白的小花。

    “被本王换了,你拿到的是本王临摹晋王笔迹写的。”南宫冽声音低沉,夹杂着一抹清寒,色淡如水的薄唇轻抿成一道淡漠的弧度:“这已经不重要了,下个月你便会是本王的邪王妃了!”

    话语的尾音一下拔高,是那般的笃定,仿若铜墙铁壁一般,任谁都击穿不了,也更是谁都改变不了,恍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皇上已经下旨了?”这一切都在林绘锦的意料之中,所以她问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多少惊讶,话语很平静。

    只是听到南宫冽早已经知道她和晋王的事情之后,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怕是南宫冽的故事,拿来下酒,一定比这酒还要苦。

    她心里也隐隐的有点儿难受。

    很想以一个开解者的身份去安慰,开导他,亦或者做他的倾听者,可是她没这个资格!

    他所有痛苦的源泉都来自于她,刻骨铭心的恨着她!

    “等晋王将写好的和离书送到户部,解除你们两人的户籍关系,皇上便会下旨了。”南宫冽淡悠清冷的眼神目不斜视的望着前方。

    忽而戴着白玉扳指的手,将林绘锦那双柔软嫩滑的小手轻轻的捏在掌间,细细的摩擦着:“本王之前在丞相府跟你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

    声音低沉却又清冷如水,隐隐的有一股低气压盘旋而来。

    林绘锦轻点了下头:“记得,王爷说会给我一次,让你原谅我的机会。”

    他的大手包裹着她的小手,很温暖,可是却让她很不自在,有一种想要迅速逃离的冲动。

    “嗯。”南宫冽再次轻嗯了一声,覆有薄茧的大拇指轻轻的摩擦着林绘锦的骨节,忽而他的整个身体朝她凑了过来,一股男性特有的阳刚之气,混合着他身上的药草香味将她包裹住。

    林绘锦的第一反应就是朝后退,可是却是生生的忍住了,随即南宫冽那只骨节分明的手便轻抚上她颜如渥丹的脸盘:“好好准备一下做本王的王妃!”

    这番别有深意的话,让林绘锦一下想到晋王对南宫冽说的那句:锦儿永远都不会像对我一样对你!

    这句话倒是给林绘锦一点儿启发,光是每日干巴巴的端茶送水,炖补品,不走心的嘘寒问暖是肯定不行的。

    南宫冽不觉得做作,她自己都觉得恶心、心累。

    那便用一个女人对待心爱男人的方式对待南宫冽吧!

    回去后,她得仔细想想以前原主是怎么对待南宫轩的吧。

    “我会的,王爷。”林绘锦看着南宫冽那双黑如黑曜石般璀璨澄亮的眸光,在唇角翘起一抹清美如水的笑意:“王爷,饭菜都凉了,我们赶紧吃吧。”

    林绘锦看了一眼这桌上的菜肴,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

    在丞相府的时候,南宫冽为她剥虾,那她就给他挑鱼刺吧,反正她也不爱吃鱼。

    当林绘锦挑了一块儿肥美的鱼肉,细心的将刺挑了之后,便很自然的放在南宫冽面前的碗中。

    随后便又给自己夹了一块儿辣炒肉片刚放入嘴中,南宫冽那淡淡的声音便传来:“你吃不了辣的,等厨房送来合你口味的菜,你在吃吧!”

    林绘锦却是摇摇头:“我既然要做王爷的王妃了,自然也要适应王爷的口味。”

    南宫冽听完在唇角淡淡的划过一抹幽邃、邪魅的弧度。

    待厨房的人送来林绘锦的饭菜,两个人已经将桌上吃的菜吃的差不多了。

    这清酒度数不高,奈何林绘锦的酒量不行,喝了几杯,两颊便染上了一层红晕,支着脑袋,双眼迷离的看着南宫冽,唇边漾着芍药花般微醺的醉意。

    小不离走进来的时候,林绘锦正拉扯着南宫冽的衣袖,掀开那残留着酒香的三月桃花唇畔:“王爷你究竟是怎么发现的?那情书又是怎么落入到你的手里的?”  南宫冽骨节分明的手捏着白轴梅花纹茶杯,动作优雅的轻晃着杯里的残酒,放在唇边一饮而尽,低沉的声线透露出淡淡的沙哑,那双黑如黑曜石般的瞳眸锁住林绘锦那双迷离、微醺的清瞳:“以前的事

    情,本王不想在提。”

    如果你深爱一个人的话,她的每一个细小的细节和变化,你都会轻而易举的发现。

    林绘锦那时看他的眼神是带着厌烦的,可是看着晋王的眼神分明就跟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充满着期待和甜腻。

    这前后明显的差距,他又怎么会发现不了呢?

    至于那封情书,就只能怪晋王手底下的人不小心,在送信的过程中不小心掉了,还恰巧的被他捡到了。

    如果当时他拿着那封信,交到皇上的手中,怕是事情又是另外一个结局!

    林绘锦此时与南宫冽的距离很近,她清晰的看到他说这句话时,那淡淡的语气中染就的清寒,那双眸色瞳孔中迅速凝结的冰霜。  这一桩桩,一件件就跟这鱼刺一般,卡在他的喉咙,咽不下去,吐不出来。他怎么可能会真的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重新与她开始呢?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