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40章 我想看看你的脸

第40章 我想看看你的脸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王爷,那你的脸就是在你刚来到辽城时,毁得吗?”林绘锦敛下眸,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清酒,那清甜和甘烈的感觉迅速的刺激着她的味蕾和神经,脑袋得到了短暂的清醒。

    她以前一直都想问的,可是却不知道以什么样的身份,和什么样的理由开口。

    “是。”

    “听说是被火药灼伤的?”林绘锦又紧接着说道,一弯若水的清瞳落在南宫冽的银色面具上。

    这张银色面具从始至终都给人一种生人忽近的感觉,满是冷漠和疏离。

    “是。”南宫冽又是一个简单的单音节。

    林绘锦捏着手中的白轴梅花纹酒杯:“我可以看看吗?”

    “会吓到你的。”南宫冽毫不犹豫的说着,漆黑的眸并没有去看林绘锦。

    “没关系!”林绘锦几乎是脱口而出,涓涓细流的声音的是一片婉转,想她一个医生,光是在大学学医的时候就见过太多恐怖的画面了。

    就是被硫酸毁容的病人她都接触好几个了,南宫冽被火药灼伤根本就不算什么。

    南宫冽邪勾起一抹唇:“你知道本王身边为什么没有侍女伺候吗?因为她们见到本王的真容之后,每次见到本王就跟见了鬼一样!”

    “我不会!”林绘锦十分笃定的说着。

    然而南宫冽却是将唇角那抹深不可测的弧度勾深,不再说话。

    “因为我是你未来的妻子啊!”林绘锦撑着脑袋,清美朦胧的眸光十分坦然平静的望着南宫冽,这句话从她唇中说出来十分的自然,没有一点儿矫揉做作的痕迹。

    一抹笑意不经意的从南宫冽墨色的瞳孔中划出,别有意味。凑进、垂眸、启口:“绘锦,你喝醉了!”

    或许林绘锦是真的喝醉了,竟是借着那几分醉意,弯了一抹微醺的唇角,竟是在南宫冽毫无预兆的情况下,伸手直接要摘下南宫冽脸上的面具。

    霎时候在一旁的不离,本亲和的笑容瞬间就变了颜色。

    而南宫冽漆黑的眸光也更是在这时射出一抹寒冽的光芒,一把便将林绘锦伸过来的小手给握住了,一股冷然之气骤然在周身散发开来。

    “不离,大小姐喝醉了,送她回芙蓉轩!”

    再回芙蓉轩的路上,不离提着风灯走在前面为林绘锦引路,语重心长的道:“大小姐,你怎么能自个儿伸手去揭王爷脸上的面具呢?这可是王爷的大忌啊!”

    林绘锦在春夏和秋冬的搀扶下,身形仍旧有些晃悠,揉着太阳穴道:“刚才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想伸手去揭!”

    “大小姐,这要是换成别人,早就是一具尸体了,大小姐,你以后可千万不能这么自作主张了。”不离跟在南宫冽身边三年,鲜少露出刚才那般惶恐的眼神。

    林绘锦点点头:“我知道了。”

    一个连睡觉都不愿意将面具摘下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让她轻易的看到他烧毁后的容貌呢!

    那不仅仅是一张普通的面具,而是他的尊严!

    现在好了,她不仅没将他心中的一根刺拔掉,反倒又让他长出了一根刺。

    这口黑锅她背的异常艰难!

    春风吹拂在人的脸上一片暖意,然而落座在邪王府前厅的南宫轩却是一脸的冰冷,周身笼罩着一层逼人的寒意。

    “三皇兄,本王要将这和离书亲自交到锦儿的手上。”冷寒的声音从南宫轩的嘴中一字一句的吐出。  “五弟,你既然都与锦儿和离了,又何必呢?”南宫冽端坐在首位上,身上的气势磅礴而出,骨节分明的手细细的摩擦着茶杯上印有的竹叶纹路,声音低沉浑厚,看似平淡,却又蕴藏着无穷的威慑之势

    。

    “既然锦儿已经与本王和离了,三皇兄你又担心什么呢?本王不过是想要最后一次名正言顺的见锦儿一面而已。还是三皇兄你希望,我与锦儿偷偷摸摸的见面?”南宫冽俊美高贵的面容,冷若冰霜。

    那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在刺激着南宫冽。

    也似乎是想要告诉南宫冽,即便他和林绘锦和离了,可是林绘锦喜欢的人还是他。

    他永远都得不到林绘锦的心。

    南宫冽听后银色面具下的薄唇轻轻的勾起一抹邪肆,冷寒的笑意:“绘锦昨晚陪本王喝了酒,怕是这会儿还没有醒,若是五弟不介意的话,那就等绘锦醒来之后在将和离书交给她吧?”

    这一句话中,所隐射的内容太多了。

    无不是想要告诉他,在绘锦没有和他和离的时候,他们便已经同塌而眠,形如夫妻,这简直就是对南宫轩的一种侮辱。

    果然南宫冽说完,南宫轩放在膝盖上的手便紧紧的握起,一双妖魅的丹凤眼冷不丁的射出一股寒光,似是要将南宫冽凌迟而死般。

    恨不得将藏在袖中的和离书撕得粉碎,随后抽出随身携带的长剑,与他决一死战。

    可是最终他还是忍下了!

    南宫冽,你整整用了三年的时间才将林绘锦重新夺回到身边。而他在多忍耐些时日,让你此生永无翻身之地的机会又如何呢?

    以卵击石,南宫冽你这是自寻死路!

    南宫轩从上午就来了,可是却是一直等到了下午,萧管家才说林绘锦醒了,现在正在梳洗打扮,过会儿还要和南宫冽一同用午膳,问南宫轩是否一起?

    南宫轩背负在身后的手,捏得嘎吱嘎吱响,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寒意,犹如千年冰窖一般,冰冷摄人,好似下一秒就能将人冻住。

    南宫冽你简直是欺人太甚,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忍耐的限度。

    “王爷,这样会不会将晋王给惹毛了?”不离略有担忧的在南宫冽身旁问着。

    毕竟南宫冽刚回京师不久,朝廷根基不稳,而晋王身份贵重,母妃又是当今的皇后,其背后依靠的势力也不敢小觑。

    “本王早就将他给惹毛了!”南宫冽风轻云淡的说着,上扬的唇角满是邪肆。

    林绘锦昨晚虽然喝了酒,可是第二天酒早就醒了,一直到下午用午膳的时候,小不离才让她去前厅见晋王。

    当林绘锦在春夏和秋冬的陪伴下轻盈的走进来时,那双妖魅的丹凤眼不由的闪过一抹惊艳。

    他不知道为什么,林绘锦在晋王府那三年时,他每次看到她眼里只有厌恶,可是如今每见一次便是一抹惊艳。

    只见她身穿着碧绿的翠烟衫、一袭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三千青丝撩了些许简单的挽了一下,其余垂在颈边,随着莲步轻移,发出一阵叮咚的响声。

    脸蛋娇媚如月,眼神清莹透亮,只一眼望去便分外的撩人心怀!

    “锦儿……”南宫轩一下来到林绘锦的跟前,春夏、秋冬见状立刻将林绘锦护在了身后。

    让两人保持着一段距离。

    林绘锦新月般透亮的眸光在眼尾扫过一抹冷意,话语清淡,透露着疏离:“晋王,我是来拿和离书的。”

    南宫轩看着林绘锦眸中的陌生和疏离,甚为的痛心问道:“锦儿,你真的什么事情都记不起来了吗?”

    以往林绘锦是想见他,而见不到,看他的眼神更是柔情万种,如今却是这般的陌生。

    林绘锦摇摇头,清冽的声线犹如春日刚化冻的溪水般,透露着冰凉,茫然道:“不记得了!”  “锦儿,之前是本王错了,本王不该因为你在大婚之日被劫的事情不理你,不见你,甚至是欺负你,但是那是因为本王在乎你所以才会对你这样,你再给本王一次机会好吗?”南宫轩俊美非凡的面容上

    满是深情,连带着那双妖媚的丹凤眼都点染上一抹痛心,好似对林绘锦有着刻骨铭心的爱恋一般。

    林绘锦只在心里冷笑,都到了这种时候了,还在她面前假惺惺的演戏,说什么在乎,装什么深情,压根就是贱人一个!

    “对不起,晋王,我真的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面对南宫轩的真情告白,林绘锦是一脸茫然的摇头,话语中满是淡漠。

    南宫轩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紧锁住林绘锦的双瞳,她的眸中已然没有一丝一毫关于他的痕迹,转而是陌生和清冷。

    看来林绘锦真的忘记了以前所有的事情!

    可是这样对于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既然以前林绘锦能够喜欢他,那他再次让她喜欢上他一次又有什么不可?

    “锦儿,你是本王的王妃!”

    “我知道!”林绘锦掀开嫣红的双唇,话语微凉的说道。

    “你以前很喜欢本王的!”南宫轩又靠前了一步,而春夏和秋冬便护着林绘锦朝后退了一步。

    林绘锦只敛下清透纯澈的眸光,薄如蝉翼的睫羽在眼睑处投射下一团扇形的阴影,沉静中却又透露着一抹冷意。

    是,是很喜欢,若是不喜欢的话,也不会被你这个渣男伤害成这个样子!

    若是她早一点儿穿越到林绘锦的身上,估计会直接下毒将他毒死吧,然后让他那一屋子的侍妾给他陪葬去。  在然后她就继承他的全部遗产,一个人住在诺大的晋王府,优哉游哉的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守寡生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