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42章 溜出王府玩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鼻息间传来她发丝间清幽的味道,犹如寒冬迎风绽放的一株腊梅般,甚为的清冽。

    俯下身,更深的将林绘锦拥抱入怀,让她温香软玉的身体紧贴在他宽厚温热的胸膛上。

    “所以你要改知道吗?”紧接着南宫冽那低沉令人着迷的声音便再次传入林绘锦的耳中。

    林绘锦绵软的胸口贴在他的胸膛上,能够清晰的听到沉稳的心跳声,林绘锦默默的数了一下,不快不慢,说明他的情绪很平静没有什么大的波动!

    随即便在南宫冽的怀中轻轻的点了下头,一副乖巧、温顺的样子。

    “等你真正成为了本王的王妃,你会明白本王究竟是怎么想的!”这既像是一句解释,更像是对林绘锦的承诺。

    绝大部分的男人都只会用嘴去说,去发誓、赌咒、保证,却从来不去行动。

    而南宫冽却是直接用行动表示。

    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她不想知道,反正如果她和南宫冽身份调换一下的话,心里只会剩下恨,绝不会再有喜欢。

    就正如南宫轩所说,现在的邪王可是贵为正二品亲王,是所有皇子中品级、爵位最高的,只要他放话出去,想要嫁给他的女人估计能从邪王府一路排到京师城门口,任凭他挑选。

    而且在古代,女人的贞洁被列为第一位,尽管她的第一次是给了南宫冽,可是在世人的眼中,她就是个二婚的。

    也就是说她现在的容貌只是稍微有点儿价值,但是最有价值的还是她丞相府千金的身份!

    “嗯,王爷,你还生我昨晚的气吗?”林绘锦从南宫冽的怀中抬起头,从她这个角度看去,她正好可以看到一直隐藏在面具下的面部轮廓和肌肤。

    她发现南宫冽的轮廓线条很是流畅绝美,有如刀削般。

    脸上肌肤或许是因为常年戴着面具的缘故,因此要比颈部的肌肤稍白一些。

    “你昨晚喝多了,本王便不与你计较了。也希望不会有下次。”南宫冽话语沉吟了片刻,继而便松开了林绘锦,垂眸看着她。

    而这时林绘锦的唇角却不知为何动了一下,似是想笑,可是却又极力的忍住了。

    “怎么了?”南宫冽眸光微眯。

    林绘锦摇摇头,平静的道:“没什么!”

    她当然不会说,她刚才想到了一个很好玩的画面,就是当南宫冽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来之后,脸上的肌肤和脖子上的肌肤形成一道很明显的分界线。

    尤其是露出眼睛和嘴巴的地方,要比脸上其他部分的肌肤要黑上一些,就跟个熊猫似的。

    由此她才在这么严肃的情况下,控制不住的想笑。

    昨晚在吟诗大会上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就传遍了大街小巷,无数人都在议论着。  在这件事上邪王肯定是过错方,因为那毕竟是晋王的王妃,他们还未和离,便公然的将晋王的王妃带在身边出席重要的宴会,这无疑是光明正大的霸占欺凌,对伦理纲常的一种挑衅和漠视,更是打晋

    王的脸。

    然而奇怪的是舆论却是一边倒的倒向邪王,大骂晋王夺别人所爱,叹息邪王过往的悲惨,对于林绘锦更是用红颜祸水、狐狸精等词来形容。

    “哎,邪王也是一个痴情种,十五岁那年就喜欢上了丞相府的千金,八年过去了,竟然还对大小姐念念不完,哎……”凉茶铺上,路人甲叹息了一声说道。  “是啊,真是英雄过不了美人关啊,之前大小姐是怎么对待邪王的?在和邪王有婚约的时候就和晋王偷偷来往了,之后又在邪王伤重垂危的时候取消了婚约嫁给了邪王,这样的女人……邪王都还要娶回

    王府……”路人乙也是摇着头,甚为的不解,甚至话语中还带着几丝气愤。

    “就是啊,如今以邪王的身份地位,他就是想要天上的嫦娥,都有人给他想办法带下来,怎么偏偏就对那个爱慕虚荣,趾高气扬的大小姐情有独钟呢?”路人丙也在一旁附和着,十分的不解。

    南宫冽刚下完朝,此时坐在马车中,专心的看着手中的兵书,听到马车外面传来的议论声,银色面具下那双薄削的唇,只是轻微的掀了掀。  “王爷,你这招可真是高,如今整个京师都在讨论这件事,不仅让晋王名誉扫地,也更是让丞相和大小姐完全没有了退路!”小不离坐在南宫冽身旁,将一瓣剥好的橘子递到南宫冽的跟前,笑容明媚而

    又澄澈。

    如今整个京师都在骂大小姐是狐狸精,红颜祸水,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名声可言了。

    就算是日后大小姐从王府逃回到丞相府,那丞相府也不得不将大小姐再给送回去!

    南宫冽接过橘子放入嘴中,轻轻的咀嚼着,银色面具下的神情仍旧是一片平淡,那双漆黑的双眸自始至终都落在手上的兵书上,没有丝毫的变化。

    小不离在旁看着也不再说话,从袖中拿出一块儿干净的手帕,替南宫冽擦拭着刚才拿橘子的手指。

    马车一停到邪王府,萧管家便上前禀报道:“王爷,丞相府来人说,如今晋王已经和大小姐和离了,大小姐住在邪王府也不合适,所以要将大小姐接回丞相府居住!”

    南宫冽在小不离的搀扶下,身姿高雅的走下马车,浑身皆发着上位者清贵的气质。

    “也好!”南宫冽掀开双唇,淡淡的说出了两个字。

    如今已经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了,就算林绘锦想要逃婚,也是不可能的了。

    芙蓉轩中,林绘锦正坐在明媚的太阳底下,用铜杵臼将晒干的麻草捣碎。

    她一身素净的月牙白绣荷花襦裙,更衬得她肤色雪白,眸光清润透亮。

    三千发丝被她用一根汉白的玉簪随意的挽起,几缕发丝垂落在眼前,勾勒出清绝潋滟的容颜,神情是那般的专注和认真。

    春夏和秋冬看到走过来的南宫冽刚要说话时,却是被小不离给拦住了。

    “春夏,容枫的伤势怎么样了?”林绘锦低垂着头,声音清悦的问道。明媚的阳光洒落在她清新淡雅的身姿上,格外的沉静、娴雅。

    春夏和秋冬两个人站在一旁都不敢说话,只得用眼睛向林绘锦的背后示意着。

    可是林绘锦低垂着头,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这点儿。

    小不离则在不远处示意春秀和秋冬回话。

    “容枫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在休养一两天就可以保护大小姐的安全了。”春夏的眸色是一片焦急,可是脸上却又不能过多的表示出来。

    “是吗?那最好了,春夏秋冬待会儿你们把厨房给我炖的燕窝、鹿茸什么的拿去给容枫吃,争取让他伤势恢复得快点儿!”林绘锦一听十分的高兴,清莹透亮的眸光中闪烁着灵黠的光芒。  不等春夏和秋冬两人回话,林绘锦便又一边专注着捣着麻草,一边自顾自的说道:“等他伤好了,我们就趁着王爷上早朝的时候偷偷溜出去玩,地方我都选好了,就在王府的最北边,那里人少,墙也稍

    矮些,到时候只要容枫站在墙头把我们一个个拉上去就行。”

    说完,还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正色而又严肃的道:“这王府实在太无聊了,一点儿娱乐措施都没有!”

    春夏和秋冬两个人听了面色是一片为难,冲着林绘锦一阵挤眉弄眼,垂在身下的手更是一个劲儿的摇着,让林绘锦不要在说下去了。

    可是林绘锦却只顾着埋头捣鼓麻草,压根就没有注意到春夏秋冬的举动,也更是没发现身后多出了一个人。  她这几天已经将南宫冽的日常起居规律给摸清了,基本上他都要到用午膳的时候才会回来,吃完之后就会去书房处理公务,在之后会在她午睡醒的时候去兵部或者刑部,再然后就一直到晚上吃晚膳的

    时候才回来。

    所以她自信这个时辰,南宫冽还没有下早朝回来,而这个芙蓉轩除了南宫冽会来之外,便也没人会来了,因此说话做事什么的也没有什么顾虑。

    南宫冽就这样站在林绘锦的不远处,听了林绘锦的话,侧眸看了一眼小不离。

    小不离便立刻心领神会的退了下去,去找人将王府的墙头给加高!

    南宫冽亦是对春夏秋冬轻挥了下手,让她们也退下去,随后慢慢的走到林绘锦跟前,拖曳一个矮凳,掀起身上裙袍,坐在了林绘锦的身旁。

    春夏秋冬临走时还回头看了一眼,两个人眼中的神色皆是一片着急和担忧。

    这大小姐怎么就还没有发现王爷就坐在她跟前啊,同时心里也默默的祈祷,大小姐不要在说出什么话来了。

    林绘锦也不是傻或者笨,而这是她多年养成的习惯,不管是工作还是学习,她都会十分的专注和投入,因此忽略了周围的情况。

    直到林绘锦将麻草全都捣碎白色的细腻粉末之后,这才直起身,活动了下筋骨,甩了甩酸涩的手臂,正好碰到身旁坐着的南宫冽衣物上。  她以为是春秀和秋冬,便直接将手给伸了过去,揉着自己发酸的脖颈道:“快给我揉揉,酸死我了!”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