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52章 邪王是块狗皮膏药

第52章 邪王是块狗皮膏药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南宫冽欣长如玉的秀雅身姿逆光站在门口,一身淡紫色绣云纹锦袍加身,将他整个人衬托得极为高雅,清贵。

    仿佛自他出现之后,整个祠堂里的气氛都开始凝固了,有一股无形的威慑之力自他周身散发出来。

    让春夏和秋冬下意识的低垂下头,不敢在说一句话。

    林绘锦放下手上的狼毫,施施然的给南宫冽行了个礼,低唤了一声:“王爷!”

    “在生本王的气?”南宫冽走到林绘锦跟前问道。

    林绘锦摇摇头:“不敢!”

    “本王没想到丞相会生这么大的气!”南宫冽幽幽的说道。古城深山般的双瞳落在林绘锦低垂的眉眼上,再次见到他,她的眉眼之中分明透露着一抹淡淡的疏离。

    你怎么可能没想到呢?你早就想到了,不然你为什么要说出来呢?

    林绘锦在心中回道。

    “本王也的确是想要给你一个教训!”南宫冽掀开色淡如水的双唇,语气微凉的说道,声音虽不大,可是却好似带着无穷的震撼力一般,让春夏秋冬的心头不由的一凛。

    “绘锦知道,绘锦从丞相府中溜出去王爷是很不开心的!”林绘锦语气恭顺,一副认错态度良好的模样:“所以绘锦并没有生王爷的气!”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愿从祠堂里出来?”南宫冽眸光微眯,问道。

    “绘锦也是怕日后再犯,所以这才想要在祠堂里多待些时日,以此谨记这次教训!”林绘锦眉眼低垂,涓涓细流的声音是一片轻柔,话语中满是诚恳,似乎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一般。

    给人一种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换做是别人早就被林绘锦这样的认错态度给感动了,但是南宫冽却是邪魅的勾起了唇角,黑眸直视着林绘锦的眼睛,声音低沉、喑哑:“既然你已经知道教训了,那便也无须继续在祠堂里反省。”

    说完便对着身后的不离吩咐道:“不离,将大小姐抄写的女德拿去给丞相大人看。”

    “可是,王爷,我还没有抄写好!”林绘锦抬起一双迷茫的双眼迎视着南宫冽的漆黑双瞳。

    “没关系,剩下的本王已经找人帮你抄写好了!”南宫冽慵懒的开口,说着便拉着林绘锦的手一并走出了祠堂。

    在南宫冽转身的一刹那,一抹灵黠的笑意从林绘锦清美的眸中快速划过,稍纵即逝。

    当林丞相看到南宫冽带着林绘锦走到他跟前,将抄写好的女德递过来时,林丞相的脸上划过了一抹欣慰的笑意。

    想都不用想,这女德定是邪王找人抄写的!

    既然邪王是真心想要替林绘锦免除惩罚,那他心里自然是高兴的。

    但是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仍旧一副严肃的神情,对着林绘锦说道:“既然王爷替你求情,为父就暂且饶过你,若是你往后在敢犯的话,为父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是,爹的教训女儿铭记于心,往后定会好好的待在丞相府,白日背诵女德女戒,晚上给父亲检查!”林绘锦认错的态度真是好到了极点。

    可是南宫冽却是一眼就看出,这不过是林绘锦找的借口而已。

    她是怕他每晚都会将她接到王府居住,所以才会故意说出这番话来。

    看似是在诚恳的认错,实则却是为了躲他!

    林丞相听了这句话心里更是一阵欣慰,到底是他教出来的女儿,又怎会比别的人差呢?只是偶尔会犯一两次糊涂而已。

    这不能怪绘锦得怪晋王!  南宫冽在旁清淡的看着这一切,眸光沉静似水,里面是一片广阔无垠的深海,让人很难猜到他内心的想法,然在一抹邪魅却悄然的出现在漆黑的眸孔中,越漾越深,几乎深深的刻印进南宫冽的眸孔之

    中。

    “丞相大人,绘锦这么有心,本王也甚是高兴,不过丞相大人您公务繁忙,不若将检查绘锦背诵情况的事宜交给本王来做?”南宫冽这句话像是在用询问的语气,可是却是带着不可反驳的气势。

    林丞相愣了愣,眸中是一片深思,这要是在往常他一定毫不犹豫的拒绝,可是想到这正是绘锦向邪王证明改过自新的机会,便开始犹豫了起来。

    “王爷,虽说在皇上下圣旨之前,绘锦一直都居住在邪王府的,可是如今你们下个月就要大婚了,按照规矩你们在大婚之前是不能见面的,更何况是在晚上……”林丞相略有所思的说道。

    即便外面已经将林绘锦骂得不成样子了,可是该遵守的礼节和规矩却是要遵守的。  南宫冽却是慵懒的垂下眸看了一眼身后的林绘锦,邪肆的道:“本王自然知道这些规矩,所以除了丞相大人,绝不会有其他人知晓这件事情,同时也请丞相大人放心,本王检查完林绘锦的背诵情况之后

    就会立刻离开丞相府,不会在丞相府多逗留片刻!”

    邪王都已经这样说了,他也没有什么可以拒绝的了,绘锦在王府居住的那几日,怕是他们早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而林绘锦却是在这个时候开口道:“王爷,绘锦在王府居住的那几日,王爷的公务也十分的繁忙,晚上是王爷难得的休息时间,绘锦这点儿小事不敢在让王爷操心烦神。不若王爷以后每天中午前来丞相

    府用午膳,趁着这段时间,王爷检查绘锦的背诵情况,这样王爷就不必两头跑,如此辛劳了!”

    林绘锦话语是一片诚恳,字字句句都是在为南宫冽考虑。  林丞相听了不由的摸了摸胡须,严肃的容颜有了几分和悦:“绘锦说得也有几分道理,王爷每日的公务丝毫不逊老臣,这样王爷每日可以借着与老臣商议闽南自然伤害的事情名正言顺的来到丞相府检查

    绘锦的背诵情况,这可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啊!”

    其实林丞相的内心也是不愿意让他邪王大晚上的来丞相府,与林绘锦待在一个屋中。  南宫冽左手轻抚着右手的关,色淡如水的唇上是一片淡冷,随即便慵懒的道:“绘锦这个注意确实不错,只是昨日父皇将武科举考试的事宜全权交给了本王负责,所以往后本王一整天都要待在军营中,

    只有到了晚上才能从军营中回来。”

    林丞相听完便略有所思的捏着胡须,他在朝廷当官这么多年,又怎么会不明白这只是邪王找的一个措辞而已。

    他自然是没法再拒绝了。  林丞相刚准备说话,却见林绘锦却在这是抬起眸,用那一双清莹透亮的眸光盈盈的望着南宫冽,白皙如玉的脸盘上淡淡的晕染上一抹红晕,涓涓细流的声音甚是婉转动人:“王爷公务既然如此繁忙,绘

    锦又怎么忍心让王爷每天在百忙中抽出仅有的休息时间来检查绘锦的背诵情况呢?如若王爷相信绘锦是真心实意的悔过的话,不若等到新婚那天,绘锦将女戒和女德从头到尾背一遍给王爷听……”

    越说,林绘锦涓涓细流的声音便越发的小下去,那本抬起的莹润尖细下颚也渐渐的低垂下去,盈盈的水眸中更是染上了一层羞怯之意。

    这让林丞相不由的轻咳了一声将脸别了过去。  南宫冽漆黑眸中的邪斯越甚,银色面具下那一双入鬓的剑眉轻挑了一下,淡淡的语气中冷不丁的糅杂着一抹温柔缱绻之意:“绘锦,你怎么不明白本王的心意?检查你背诵女德、女戒是假,想要见你是

    真!本王已经习惯每天与你见面了。再说我们的新婚之夜,你却用来背诵女德、女戒是否太过……奢侈了?”

    “咳咳……”南宫冽说完,林丞相便再次轻咳了两声,转过身,正色道:“既然这样,老臣便答应王爷的请求,不过王爷也要答应老臣,过了茂时王爷一定要离开丞相府!”

    “是,本王定当遵守与丞相大人的约定,到了时间本王便会离开丞相府!”南宫冽淡淡的回道,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然而那双漆黑的眸光却是落在面前的林绘锦身上,带着几分邪气的味道。

    林绘锦低垂着眸,脸上仍旧是一片娇羞之意,神情看上去是一片平静,可是心底却是将南宫冽给恨死了。

    他怎么就跟个狗皮膏药一样,非要黏在她的身上!

    就那么一两个时辰,他不见她会死吗?

    在这一两个时辰,他又能干什么?

    难不成是怕她会再次溜出王府玩吗?

    林绘锦回到院落的时候,心里是一阵烦躁,可是面上却又不能表现出来,就是嘴上也不能说什么。

    因为她后面还跟着一个不离!

    可即便是这样,她也只能烦躁而已,她生不了气,也更是对南宫冽讨厌不起来。

    就因为原主之前做了太多伤害南宫冽的事情了!

    这个世界上最酸的醋,是你没有任何身份和处境去吃醋!

    而同样最生气的事情是,对方无论对你做了什么,你都没有那个资格去生气,更别说是恨了!  晋王和林绘锦和离了,那之前林绘锦的陪嫁自然也都被晋王一一给退了回来。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