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82章 我不想死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绘锦,那媚药是下给本王的,却让你误喝了,所以下药的那个人最终目的应该是要本王死!”这三年,有无数的人想要要他的性命,即便是回到京师,他的警惕心不减反增,因此当他回来之后,他就没打

    算再碰那杯酒!

    他之所以会用拿他的酒杯给林绘锦喝水,全是因为南宫轩眼角的余光一直都注意着他们。

    为了确保万一,他将杯中的酒倒了之后,还用热茶过了一遍,可是谁知道,那个人竟然将毒药涂在了杯沿!

    林绘锦氤氲迷离的眸孔一下瞪大,好似明白了南宫冽话语的意思。

    “你的意思,如果我不与你……就会死?”

    “超过十二个时辰之后就会死!”南宫冽声音淡淡的道。

    “会七窍流血而死吗?”林绘锦原本炽热的身体在听到这句话时后脊背一阵发寒。  南宫冽摇摇头:“本王不知道!下毒的那个人应该了解本王,知晓本王发现有中媚药的迹象后,见情况不严重要么忍着,要么用内力将毒素逼出来。若是本王真这么做的话,怕是会加速毒药发作的时间

    ,那本王也会死的更快一些!”

    林绘锦抿着唇,只这样波水溶溶的看着南宫冽,没有在说话。

    脑袋却在飞速的运算着时间,从她中毒到现在,至少有一个多时辰的时间了!

    “可是……王爷,我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她看着南宫冽,而南宫冽也这样看着她,她看着他漆黑如墨的瞳眸在烛光下隐隐的闪耀着一抹她第一次见他时的那种光芒。

    南宫冽听了林绘锦这句话,不由的觉得有些好笑起来,那语气中明显是带着不愿意的,便不由邪斯的开口道:“又不需要你动。”

    这一句话让林绘锦晕染在脸颊上的绯红越发的妩媚了,连带着那双朦胧迷离的眸光都缠绕着丝丝缕缕的春意,嫣红的唇轻抿,倒像是第一次入洞房的新嫁娘般,透露着些许的紧张和不安。

    “那王爷你让春夏秋冬进来伺候你沐浴洗澡吧?”林绘锦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去看南宫冽,而是看向了别处。

    罢了罢了,现在的她还能怎么办呢?不管南宫冽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她都得无条件的服从,谁让她占用了原主的身体,而原主又遭了这么多的孽呢?

    她当初的那一句话,真的是差点儿害南宫冽永远都回不到京城!

    这让她内心的愧疚又升上了一层!

    甚至从那时候她竟觉得南宫冽是那么一个令人心疼的人!

    所以她忍不下心去拒绝!

    反正这身体是原主,而原主本就应该是南宫冽的女人,南宫冽对她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她闭上眼睛,忍一忍就过去了。

    南宫冽听到这句话倒是很意外,银色面具下的眉目一扬,俯下身凝视着林绘锦,清晰的看到她白皙盈玉的脸颊在他的注视下,那抹胭红晕染的更加浓郁了。

    她转过头,害羞不看他的样子,倒是十分的可爱、迷人,也更是让人怦然心动。

    此刻她身上清甜的香味透过她的衣襟,丝丝缕缕的钻入他的鼻息间,甚为的诱人,不知不觉中他漆黑的眸光中弥漫上一抹缱绻的神色。

    “你嫌本王脏?”南宫冽掀开双唇,清润的吐出这一句话。

    “没有!”林绘锦立刻转过眸子看向南宫冽,却正好对上南宫冽那双略带着戏虐调笑的黑瞳,一时间竟也不知道南宫冽究竟在想什么了。

    她只是比较注意个人卫生而已!

    而且他刚从闽南回来,确实要洗澡了!

    “那是什么?”南宫冽饶有兴趣的追问道。

    林绘锦再次的转动了一下眸子,立时一抹灵光便迅速的从眸中闪过,狡黠的说道:“因为王爷之前抱过户部尚书家的女儿曹萱,身上还残留着她的味道!”

    曹萱身上确实熏了一股浓郁的笑料,但是南宫冽的身上并没有她的味道,只有一股淡淡的清泉水混合着酒香的味道。

    “是吗?”南宫冽裂开淡色的双唇,话音冗长道:“本王至少还隔着一层衣料,但是晋王直接抓住了你的手腕,本王还没说什么,你倒还嫌弃起本王来了?”

    我去,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啊!

    不洗就不洗!

    “那王爷让春夏和秋冬进来伺候我洗澡行了吧?”林绘锦缩了缩脑袋,细若蚊声的说着,软软糯糯的声音好似有些委屈。

    南宫冽俯下身离林绘锦的越来越近,从鼻息间喷薄出来的热气均匀的散在林绘锦的脸上,同时一股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他清晰的看到她脸上细小的绒毛,小巧精致的鼻翼随着呼吸轻轻的煽动了几下,嘴角涂抹的胭脂因为喝了水的缘故,淡去了很多,却仍旧娇艳欲滴。

    “你这样怎么洗?”南宫冽再次掀开双唇,那清润的声音几乎紧贴着林绘锦的耳朵而来,这让林绘锦浑身犹如触电般,一阵酥麻。

    “好洗的!”面对南宫冽的逼近,林绘锦不由的偏过头去,脸颊上的那抹胭红已经蔓延到了耳朵根。

    南宫冽勾起唇,邪肆味道尽显:“你不是说在没成婚前,不让本王碰你吗?”

    废话,他都说她如果不在规定的时间内解毒的话她就要死!

    她难道要宁死不屈,坚守自己的贞洁吗?

    “我还不想死!”林绘锦撅着嘴巴,很小声的说了这句话。

    然后氤氲朦胧的眸光又看向了别处,就在这时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微张开,很小声的打了一个哈欠,不经意的将南宫冽心底那根琴弦拨动。

    “他是不是在那个时候将你拉入怀中,亲了你?”南宫冽看着眉目若画,颜如美玉,肌肤仿若胭脂染就般的林绘锦,呼吸间皆是丝丝缕缕的情动,忽而沉声喑哑道。

    “当然没有!”林绘锦乌黑盈亮的瞳眸立刻瞪大。

    “本王说的不是今晚,是那年冬天的事情!”当时南宫轩后面的话还咩有说完,就被林绘锦制止住了。

    “王爷,当时你是不是就在场?”林绘锦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当时作为他未婚妻的她,都没有让南宫冽碰她一下,可是却让另外一个毫不相干的男人,牵住了她的手,还将她抱在了怀里。

    “本王也希望自己当时在场!”这个时候的南宫冽漆黑的眸色中明显清明了很多。

    这让林绘锦心里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心底的愧疚也更是在这时袭来。

    “没有,晋王他只是抱了我一下!”这段话很简单,可是林绘锦却是用了莫大的勇气才说完。

    这种感觉就像是你的男朋友在你过情人节的时候,没有陪你,反倒去陪了其他的女生一般!

    “以前是我对不起王爷!”林绘锦又说了这一句。

    她身上清甜的味道依旧是那般的迷人,染着胭脂色的绝美潋滟容颜,也更是极为的诱惑!

    可是南宫冽听到这句话后,那本染就上一抹情欲的眸光在瞬间变得一片清明,隐隐的还捎带着一丝春寒陡峭的凉意。

    随后俯下身的身慢慢的直立起来,与林绘锦拉开了一段距离,那双黑如黑曜石般漆黑深邃的眸子就这样淡淡的看着林绘锦。

    看似很淡,但是那黑瞳就如同一个不停旋转的漩涡,仿佛能够将人吸入进去一般,甚为的可怕。

    “这不怪你!本王说过,以前的事情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从我们再次相遇的那一刻,我们重新开始!”清泉般的声音犹如山间潺潺流淌的溪水分外的清冽。

    语调不疾不徐,不沉不缓,平静无澜,听不出任何的情绪,可是落在林绘锦的耳中,却是如同春日刚刚化冻的湖水,冰寒透底的兜头浇来,从头寒到脚。

    他怎么可能不会在意呢?

    那个时候他身为她的未婚夫,她连她的衣角都不让他触碰一下,可是对于南宫轩,她不仅让他牵手,还让他将她搂抱入怀。

    尤其在加上一个多月前,在丞相府时,他一时情动,想要宠幸她,她却一再的阻拦、反抗,寻找着各种各样的借口。

    这前后态度的对比,是多么大的一个讽刺啊!

    就如同一把尖刀狠狠的扎入南宫冽的心口,那么的痛,留在身上的印记那么的明显,他又怎么可能会真的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呢?  “你不是让本王给你一次重新认识本王的机会吗?本王答应你,等什么时候你了解本王了,我们在成亲,如何?”南宫轩从床沿上站了起来,橘黄的烛光将他的欣长陡峭的身姿上映射到雕花的窗纸上,

    是那般的疏离和冷漠。

    就好似他们之间隔着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一般。

    她是人,而他是窗纸上的一道影子,即便这道影子即便十二个时辰都在她的身边,可是她也依旧感觉不到他身上的温度。

    因为从辽城回来之后,他对她的只有形,没有心!

    林绘锦轻抿着唇,迷离缱绻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南宫冽。  他现在拥有了一切,至高无上的地位和权倾朝野的势力,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正二品亲王,更是战场上人人畏惧的战神。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