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84章 他有什么不敢的

第84章 他有什么不敢的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林绘锦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望向春夏和秋冬,问道:“我的脸还是不是有点儿红?”

    春夏和秋冬点头。

    林绘锦轻叹了一口气,显然林丞相看到她的脸色,定然是认为她和邪王已经行完了周公之礼。

    但是事实上,南宫冽说完那句话后就走了,千月将解毒的药递给春夏和秋冬之后,也立马离开了青黛苑。

    距离林丞相来到青黛苑基本上是半个时辰后的事情了。

    所以问题就来了,林丞相为什么会突然带着十几名侍卫连衣服都没有穿好就匆匆忙忙的跑来了青黛苑。

    甚至笃定南宫冽就在青黛苑中!

    显而易见是有人高的密呗!

    皎洁的月色从夜空中倾泻下来,落到青砖碧瓦的屋檐上,两道如玉竹般俊逸欣长的身姿,半遮半掩的隐在朦胧的月色下。

    “王爷,看来大小姐中毒一事,应该和丞相府里的人有关系!”习武的人耳力向来比常人要灵敏,丞相的那一番话,他们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由此千月一双忽明忽暗的眸光中猛得闪过一抹厉色。

    南宫冽秀雅陡峭的身姿却是淡然的站在月色下,左手轻抚弄着右手大拇指上戴着的游龙扳指,声音慵懒淡冷的道:“只是一枚棋子!”

    “那属下现在派人去调查这件事,查出背后的始作俑者!”

    “不必了,这件事和晋王脱不了关系!”南宫冽色淡如水的唇,轻轻的漾起一抹弧度,犹如春寒陡峭中抽茧而出的一根细嫩柳枝条,令人生畏。

    千月倒是十分的震惊:“晋王竟然敢在宴会上给王爷下毒?”

    “他有什么不敢的?再说他也没想要本王死,他只是想要本王在宴会上失德、乱性,以此在朝廷上弹劾本王而已!”南宫冽话音淡淡的,语气甚为的轻松。

    三年前他有心要他死,但是他没有死!

    但是现在即便他有心,却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那王爷接下来打算如何?”千月弯身问道。

    南宫冽看着脚下已经熄灭烛火的房间,古城深山般的黑眸重视一片幽邃、深沉!

    若是他没有让不离调查酒杯的事情的话,怕是出现在这里的人就是南宫轩了!

    南宫轩,你为什么就这么喜欢跟本王抢呢?

    第二日,林绘锦起床用完早膳后,习惯性的在花园散步消失。

    轻拂而过的春风温暖如初,夹杂着一股清香的枇杷味道,也不知道是从哪里飘来的,深吸了一口气,当真是要将人的牙齿给酸掉。

    “大小姐。”时间一到,容枫的身影便从一颗大树旁走了出来,站到了林绘锦的身后。

    林绘锦看着四周,从怀中掏出了一个胭脂色的瓶子:“将这个用完,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是,大小姐!”容枫警惕的看了一下四周,便伸手接过。

    “这段期间,你帮我盯紧东院,看看进出的都有什么可疑的人!”林绘锦开口说道。

    “是。”容枫再一次恭敬的说道,却在抬眸的一瞬撇到了一抹烟紫色高贵的身影,便低低的说道:“大小姐,好像是邪王!”

    林绘锦一听立刻转身看去,果真见南宫冽一袭高贵胭紫色锦袍,气质清贵的与气势沉稳的林丞相走在一块儿。

    “你下去吧,不要让王爷看到你!”林绘锦低声吩咐,一双潋滟动人的眸光却一直落在南宫冽的身上。

    春风再一次轻拂而过,清香的枇杷味便再一次的被送到林绘锦的鼻息间。

    忽然间她想起不离给她那略厚的纸上写了,南宫冽好似喜欢吃枇杷。

    这个时节也正好是吃枇杷的时候。

    随即转身便从载重枇杷的后庭走去。

    “王爷,绘锦当真和你这般说?”林丞相略微有些诧异的问道。

    下完朝,他前脚刚踏进丞相府,南宫冽的马车便也听到了丞相府中。

    直接开门见山的说起他与林绘锦两人的婚事。

    并且也坦诚了昨晚的事情!  “是,如今绘锦没有以前的记忆,对于本王十分的陌生,所以本王便答应了绘锦这个要求,这也是本王为什么会突然延迟婚期的事情,当然,本王今日也是特意来征询丞相大人同意的!”南宫冽声音慵

    懒的说着,身上高贵威慑的气势不减,但是对待林丞相的态度却是恭敬谦和的。

    林丞相紧蹙着眉头:“若是绘锦真这样说,那老夫自然也会遵循绘锦的意见!”

    南宫冽推迟婚约,真的是因为绘锦这句话吗?

    “林管家?你不是说小姐每次用完早膳都会在花园散步消食的吗?”林丞相站定身体,在花园中扫视了一眼,却并没有见到林绘锦的身姿。

    林管家看了一眼,也甚为的奇怪:“老爷,奴才也不知道,往常这个时候大小姐都会在花园的,也说不定提前回了青黛苑!”

    南宫冽敛下漆黑的眸光,轻抚着右手拇指上的游龙扳指,清泉般的嗓音从薄削的唇中吐出:“丞相大人,不若我们往前走走吧?”

    他方才进来时,便看到她站在一株梨花树跟前,身边没有丫鬟,倒是有一个侍卫站在她身后,随后她便走上了长廊。

    “嗯。”林丞相轻点了下头。

    两人顺着长廊走下去,空气中飘荡的枇杷酸味便尤为的浓郁起来。

    春风将枇杷清酸的味道送入南宫冽的鼻息,都快要将他牙齿给酸掉了。

    “绘锦,你再干什么?”林丞相一眼便看到不远处的枇杷树上,正站着一位青绿色的纤柔的身影,几乎不用去看脸,林丞相便立刻喊出了名字。

    好不容易爬上树,正准备摘面前金黄金黄枇杷的林绘锦一愣。

    看着站在树下一脸怒意的老爹,以及一脸从容清淡的南宫冽,不由的弯起唇边的一抹笑意。

    “你还不下来,堂堂丞相府千金,你看你这是什么样子!”林丞相忍着怒意,呵斥道。

    林管家立刻带着几位奴仆走到树下,搭成人梯,让林绘锦从树上走下来。

    林绘锦真的觉得很尴尬,她本以为林丞相和南宫冽两个人是要去书房谈事情的。

    所以她就想趁机摘些枇杷让人送过去!

    结果,她一个枇杷还没摘呢,就被逮了个正着。

    南宫冽是很不喜欢她爬墙爬树不淑女的样子。

    “你愣着干什么?还不给老夫下来!”林丞相真的后悔了,早知道当做没看见该有多好。

    这是他的女儿吗?他的女儿什么时候会爬树了?

    林绘锦对着林丞相吐了吐舌头,随后有些不甘的将手边的一个半生不熟的枇杷给摘了下来,她爬都爬上来了,要是空手下去,多不好?

    等林绘锦来到地面的时候,林丞相和南宫冽已经来到了林绘锦的跟前。

    面对自家老爹那副要吃人的眼神,林绘锦真的觉得非常的不好意思,她给他老人家丢脸了!

    “爹,王爷,你们先聊,绘锦就先走了!”林绘锦整理了下衣裳,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对他们行了个礼,便转身要走。

    “等一下!”林丞相将林绘锦叫住:“爹有话问你!”  林绘锦慢悠悠的转过身,一双清透如水的眸光很小心的朝林丞相望过去,揪着裙角,细若蚊声的道:“爹,我知道错了,我本来是想等春夏和秋冬拿来竹竿和篮子过来摘的,但是这枇杷味道太香了,我

    又见这里没什么人,所以就……”

    “爹问的不是这个!”林丞相一脸严肃的说道。

    幸好这里没有其他的人,这要是让别人看到堂堂一个丞相府千金跟乡下的野丫头似的,爬树摘枇杷,一点儿名门闺秀的样子都没有,他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啊?

    “邪王说,你因为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所以想要重新了解邪王,等了解得差不多了,在成婚是吗?”林丞相不怒而威的问道。

    林绘锦一双波水溶溶的眸光瞥向林丞相旁边的南宫冽,他那双清冽如水的眸子也淡淡的看着她。

    “是!”林绘锦点点头,她是这样说,可是她可没让南宫冽延迟婚约,而且她也没要求的资格。  “绘锦,你……”林丞相听到林绘锦肯定的回答,一双浓眉紧紧的皱起:“你这是怎么想的?婚姻大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新婚之夜才见到新郎面的人比比皆是,你怎么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难

    道……”

    林丞相后面的话也不好说在说下去,毕竟南宫冽在这里!

    他知晓林绘锦拖延婚事可能是另有主张,但是这门婚事能够做主的,只有皇上和邪王!

    现在邪王和林绘锦两人是越快成亲越好!  “爹,我知道,但是我觉得这样对王爷不公平!”林绘锦涓涓细流的声音说得很认真:“我和王爷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对我的性情、喜好什么都十分了解,可是我对王爷却是一无所知!就连王爷的生辰是什么时候我不知道,我又怎么能够做好王爷的王妃,替王爷分忧,在王爷需要的时候关系、安慰王爷?总不能让王爷始终都迁就着我吧?而我也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了!”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