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96章 冤家路窄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当曲青蛇在笛音的催眠下游走到摆放在岩石上的篓子时,却一直在篓子旁徘徊,不愿钻进去。

    白衣少年不由皱紧了眉头,一丝丝细密的冷汗从圆润的额头上渗了出来,一下加快了笛音的节奏。

    一旁的林绘锦听了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脑袋中炸开一般,有些难受。

    当曲青蛇钻进篓子中时,白衣少年迅速的走过去将篓子的盖子盖起,随后便握着竹笛,有些虚弱的坐在岩石上,轻喘着呼吸,好似刚经历一场厮杀般!

    “你被蛇咬了?”林绘锦立刻走到白衣少年的跟前,果然看到他的小腿上出现一排细小的蛇印。

    “这是曲青蛇,剧毒,在他栖息的附近生长着一种红色的蛇果,那个可以暂时缓解毒性蔓延!”白衣公子掀开薄厚适中的唇,声音虚弱、飘无的说着,不知不觉中他额头上渗出的汗水越来越多。

    “快去找!”林绘锦一边快速的吩咐赶来的侍卫,一边拔下头上的发簪,划破白衣少年的衣服,让白衣少年腿伤的伤口完全的暴露出来。

    那两排鲜红的牙印与白衣少年腿上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很好,曲青蛇的毒牙没有断在肉里!

    紧接着“撕拉”一声,林绘锦便用手中的玉簪划破了她的长裙,撕下一段布条,动作利落而又熟练的包扎在膝盖的地方,延缓毒液蔓延至心口。

    “拿个火折子给我,春夏去打水!”林绘锦沉稳有序的吩咐着。

    一个侍卫立刻将一个点燃的火折子拿到了林绘锦的跟前。

    “忍着点儿!”林绘锦冷静而又老练的用火折子烧灼伤口。

    “你这是做什么?”白衣少年看着林绘锦用火烧灼着他的伤口,轻咬着唇,不解的问道。

    “破坏局部的蛇毒!”林绘锦快速而又沉稳的回答着,一双清绝潋滟的双瞳紧盯着白衣少年的伤口处:“被这种蛇咬了之后会怎样?”

    “若是没有解药的话,一个时辰之内便会全身皮肤溃烂而死!”白衣少年清越的声音除了有些虚弱之外,便是一片镇定和平静。

    “那你有解药吗?”  白衣少年明月般的眸子看了一眼身旁的篓子:“用它的蛇胆和血就可以制造出解药,但是我需要五个时辰才能研制出解药!如若找到蛇果的话,再加上外敷半边莲和雄黄的话,就能延缓毒性十个时辰!

    ”

    “那你带了半边莲和雄黄了吗?”既然他上山是来捕蛇,那他身上就应该携带一些蛇药。

    “不能带,曲青蛇的嗅觉十分的灵敏,只要我身上沾染上一丝蛇药的味道,曲青蛇便不会出来了!”白衣少年虚弱的摇摇头。

    “小姐,水……”春夏打了一壶水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林绘锦跟前。

    “盐!”林绘锦又接着道。

    春夏又从口袋中摸出了一个装有食用盐的小瓶子。

    林绘锦将盐倒了一定比例在水中后,便用盐水冲洗着伤口。

    “拿一把匕首过来!”林绘锦一边冲洗着伤口,一边仔细观察着伤口的情况。

    幸好这种曲青蛇的蛇毒中没有溶血酶,不会导致伤口大量出血,那她便可以扩创排毒了。

    用火烧了一下匕首刀锋之后,林绘锦便轻轻的划破两个牙痕间的皮肤,同时在伤口附近的皮肤上,用小刀挑破米粒大小数处,使毒液外流!

    这一切的动作,不过是在分秒之间,十分的娴熟和老练,就好像是一个经常处理蛇毒,经验吩咐的大夫一般。

    白衣少年望着林绘锦的眸色是一片疑惑和惊异,就连站在不远处,不敢靠近的林婉月神色也是一片震惊。

    姐姐怎么对处理蛇毒这种事,十分的熟悉,甚至可以说是老练!

    而且那动作和神情,一看就是处理过上十次这种紧急情况的人!

    “小姐,蛇果找到了!”正在林绘锦用针刺的方式帮助伤口消肿的时候,几个侍卫及时的找到了蛇果。

    “你也学过医是吗?”白衣少年清风明月般的眸子,半眯着看着林绘锦,眸底弥漫这一片神秘而又惊异的色彩。

    “没有,听说书的人说的而已,希望有用!”这个时候林绘锦才抬起头,看了一眼眼前的白衣少年,微微的露出一抹笑颜,随后便吩咐侍卫将白衣少年抬上马车。

    “半边莲和雄黄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找到的,最快的方法就是将你送到医馆!”

    林绘锦话音刚落,白衣少年便清脆的说道:“我可以自己走下山,不必劳烦姑娘!”

    “说书的说,被蛇咬了之后,避免剧烈的走动和运动!”林绘锦涓涓细流的声音听上去很柔和,但是却是格外的笃定,仿佛具有某种力量一般,让你坚信不疑。

    “小姐,若是让人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子和我们乘坐一辆马车的话,那外面……”小荷见这样不由的对林婉月说道。

    林婉月犹豫了一下,便呵斥道:“你闭嘴,如果不是这位公子救了姐姐的话,姐姐从这么高的山坡上摔下来,不死也要半残!”  “婉月,小荷说的对,这毕竟是丞相府的马车,若是不小心让人看到的话,不管在怎么解释,外面都认定了我们和这位公子有着不清不白的关系,所以你和小荷留在这,等我下山后,便在派人来接你!

    ”林绘锦在白衣少年上了马车之后,站在马车上对着林婉月,十分严肃的说道。

    反正她已经臭名昭著,若不是南宫冽搅这趟浑水的话,怕是她早就被唾沫星子给淹死,成为千人骂万人咒的红颜祸水、狐狸精!

    “可是,姐姐……”林婉月轻咬了咬下唇,圆润的杏眸中是一片自责。

    “不要再说了,就这么定了!”林绘锦没有在给婉月说话的机会,便直接钻进了车厢,让马夫快点儿驱赶马车下山。

    林婉月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双手不断的搅动着胸前的衣角,内心是一片不安。

    她虽然也想嫁给邪王,但是真的没有想过要做什么正妃,虽然从小到大她一直都生活在姐姐的光芒下。

    可是姐姐长得比她貌美是事实,而且姐姐对她也挺好的,是真的将她当做亲妹妹看待!

    就拿刚才来说,如果掉下去的人是婉然,估计婉然现在已经哭着质问她为什么要将她给拉下去了。

    可是姐姐一句怪罪的都没有说,反倒还十分的为她着想。

    她的内心真的开始矛盾了,她要不要将娘跟她说的话告诉姐姐呢?

    “姑娘,你还是让我下马车吧,这样对你的名声真的不好!”白衣少年对着端坐在一旁,脸色平静而又淡然的林绘锦说道,声音中透露着一丝冰冷。

    “当时公子也知道停下笛音救我的话就会被毒蛇咬,但是公子还是救了!现在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林绘锦敛起一片清冽而又深邃的眸光望着眼前的白衣少年。

    他的眸光微凉,棱角分明的轮廓是一片俊逸隽爽,却又带着一丝冰冷。

    从她一开口跟他说话的时候,她便知道这个人的性子有点儿冷,亦或者有点儿孤僻!  “我并不是想真的救你!”白衣少年薄唇轻掀了掀,随后便凉凉的道:“我救你,是因为你从那么高的山坡上摔到这遍布嶙峋的山石上,必然会流出大量的鲜血,这曲青蛇一碰到温热的人血便会兴奋起来

    ,我的诱蛇笛根本控制不了它,反倒还会被它咬伤!”

    “你现在让我下去,还来得及!”白衣少年说完,便一脸清寒俊逸的看着林绘锦。

    林绘锦轻勾了勾唇,嫣红的唇角依旧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不管怎样你还是救了我!我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东西,所以你救了我,我自然就要救你!”

    “小姐,是邪王!”春夏透过门的缝隙,隔着老远,便看到南宫冽一袭锦衣,脸带银色面具,骑在一匹纯黑的骏马上,领着一队整齐的士兵朝这边而来。

    今天她还真是走狗屎运了,这么窄的一条山路都能碰到南宫冽!

    “怎么办啊?小姐。”春夏十分的着急。

    邪王肯定认出这是丞相府的马车,要是让王爷看到小姐和一个陌生的男子坐在里面,估计能够当场将小姐给掐死……

    林绘锦面色仍旧是一片沉静,扭过头对着白衣少年淡淡道:“公子,可能要委屈你一下了。”

    马夫将马车赶到路旁停下,跟随在马车后面的两个侍卫,也从马上走了下来,恭敬的立在道路两旁,让邪王的人马过去。

    南宫冽骑着纯黑色的马,气势凛然、陡峭的从马车经过时,银色面具下那双古城深山的瞳眸不由的眯了眯,随后便拉住了手中的缰绳。

    跟在南宫冽身后的副将,便立刻做了一个手势,让身后的士兵停了下来。

    “马车上的是什么人?”南宫冽掀开色淡如水的唇,声音虽然很淡,但是却极具威慑之力。

    “回王爷,是大小姐!”两个侍卫跪下身,如实的回禀道。  南宫冽慢慢侧过头,深邃漆黑的眸光沉默的落在马车上,随之一股冷然之气便在空气中迅速的蔓延开来。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