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97章 怀疑她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直让在场的人,感觉一股无形的威压之力,连呼吸都不敢重一下。  正在这时,马车的车帘轻轻的掀开了一角,露出一张精致、绝美如画的面容来,一双清透明亮的眸光里好似有星星闪耀一般,冲着南宫冽轻轻眨动了一下,细腻如脂的肌肤上微微的泛着一抹绯色的红

    ,与四周青葱翠绿的绿意融合在一起,别有一番清新诗意的感觉。

    “王爷……”林绘锦声音婉转,软语呢喃,好像一缕夜风吹响的风铃,轻轻的落入到人的耳中,带着几分疑惑和意外,分外的动听,随后便又将车帘轻轻的放下来了。

    南宫冽漆黑色的深瞳微微动了一下,缓缓开口:“这马车上只有大小姐一个人?”

    “是,大小姐身体不舒服,便提前从京华山回来了!”这是林绘锦临上车前为了以防万一让侍卫这么说的。

    当南宫冽那凌然的眼神落到回话的侍卫身上时,侍卫不由的将头埋得更低了,心中因为不安和心虚,撑在湿润泥土地上的手不由的抖动了一下。

    这一下却是让南宫冽古城深山般的深瞳越发的深邃、浓郁起来。

    “王爷?”身后的副将见这样不由的提醒一句,可以听得出语气中带着几分焦急。

    “所以这马车上只有大小姐以及一个丫鬟?二小姐还在京华寺游玩是吗?”这一低沉喑哑的声音,霎时间便让空气沉闷了许多。

    一股无形的压力自南宫冽周身散开,让跪在地上的两个侍卫越发的惶恐起来,每说一个字都几乎是提着心跳的:“是!”

    马车中的气氛更是一片紧张和不安,春夏的心几乎都提到了嗓子眼。

    身后的副将立刻明白南宫冽话里的意思,立刻下令让士兵将马车给围了起来。

    听着外面行动的声响,春夏瞪大了一双惊恐不安的双瞳,拉着林绘锦的手,小声的说道:“小姐,王爷一定发现了,你赶紧出去跟王爷解释啊?”

    透过窗帘缝隙看着外面的情形,春夏是真的慌了。

    这架势是要将大小姐直接抓紧大理寺,以荡妇的罪名审问大小姐啊。

    “王爷,怎么了?”然而林绘锦的脸上却仍旧是一片平静,即便南宫冽发现她马车中藏了一个陌生的男人,但是也不至于动用军队吧?而且这也事关他邪王的尊严和颜面啊?

    所以不由的轻声开口询问道。

    “你知道怎么了!”南宫冽淡冷的声音自薄削的唇轻吐而出,隐隐的语气中带着一抹危险的气息。

    林绘锦不由的望向自己空空如也的身旁,脑袋飞速的转动着,她一直都在想究竟哪里出了问题,南宫冽究竟说的是不是这件事?

    如果是这件事,那他是怎么知道的?

    这马车又不是透明的!而车窗也都是封得死死的,南宫冽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他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林绘锦将南宫冽刚才说的一番话,全都仔仔细细的回忆了一遍,忽的清凉的眸孔微眯了一下。

    前些日子下了雨,有些山路还有些潮湿,南宫冽特意问这马车上是不是只有她和一个丫鬟,就说明他很有可能是通过车辕辗轧在泥土地上深浅程度判断出马车中不只她和春夏两个人!

    正当林绘锦深吸一口气,想着如何跟南宫冽坦白的时候。

    车帘一下被掀开,明媚的阳光如潮水般涌入了进来,落在她和春夏的衣裙上,在上面映射下一片片树叶斑驳的痕迹。  几乎是在同时春夏将林绘锦护在了身后,面对着围在马车前手拿长矛的士兵,神色中是一片紧张,尤其是看到身骑在一匹纯黑色骏马上,浑身散发着雄浑、凌霸于天的南宫冽时,唇角不由的抽动了一

    下。

    “王爷,人不在马车上!”副将走上前,看到马车中确实只有林绘锦和春夏两个人,便对着南宫冽禀报道。

    南宫冽墨染般浓稠的眸光缓缓的落到林绘锦那身淡雅青翠的衣裙上,几点宛若星辰般大小的鲜红,点点分散在她白绿边的裙角上,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的耀眼。

    “王爷,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林绘锦听到副将那句话的时候,微微悬着的一口心便放下了,侧过眸,留给南宫冽一张绝美如画的侧面轮廓,启开娇艳欲滴的红唇不解的问道。

    很显然,南宫冽并没有发现她马车上有一个陌生的男子,但是却误认为她的马车上出现了另外一个人。

    难不成南宫冽是怀疑她去京华山是偷偷的和南宫轩幽会不成?

    “你裙子上怎么会有血?”南宫冽眯了眯眼眸,仔细一看上面不仅有淡淡的血迹,还有泥土以及树叶的绿意印在其中。  这个时候林绘锦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衣裙上“伤痕累累”而被树枝划破的肌肤也开始隐隐作痛起来,便道:“我爬山的时候没有站稳,从山坡上摔了下去,腿受了点儿伤,再加上胸口也有些不舒服,便提前

    从京华山回来了!”

    “伤得严重吗?”南宫冽开口问道,声音清淡淡的,没丝毫多余的情绪。

    看上去并不是在关心林绘锦的伤势,倒像是客套的问一句。

    “还好,回去让大夫包扎一下伤口就好了,若是王爷没事的话,我就先回王府了!”林绘锦敛眸看了一眼南宫冽,低低的说道。

    春夏见状便要起身将帘子给放下来,然后南宫冽却是在这时骑着纯黑的大马来到了马车前。

    “本王送你回王府,顺便本王陪你去前面的枇杷林摘些枇杷回去,这是本王之前答应你的!”南宫冽一边说着,一边冲着马车里的林绘锦伸出一只修长如玉的手。

    “王爷,小姐腿上有伤,还是乘坐马车比较好!”春夏看着南宫冽伸过来的那只大手,下意识的抓紧林绘锦的衣襟,开口道。

    林绘锦很清楚,南宫冽并不是真的要送她回丞相府,只不过是想要查探一下她的裙底或者她的身后是不是藏了人而已。

    “春夏,我只不过是受了点儿皮外伤,没事的!”林绘锦温润的对着春夏说了一句,嫣红的唇角划过一抹栀子花般清新甜美的笑意。

    随即便起身,弯腰走出马车,本以为南宫冽看到她裙底或者身后没有藏任何人之后,会收回刚才他说的话,转而让她继续坐马车。

    但是南宫冽那只修长如玉的手仍旧伸在她的面前,她看着他掌心覆着的一层薄茧,开始有些不明白南宫冽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难道真的是要亲自送她回丞相府,看她有没有事吗?

    可是大哥,你带了一队士兵出来,明显是在执行任务,你丢下一队士兵,送你的未婚妻回丞相府,这样好吗?

    还没等林绘锦将自己的纤纤玉手放到南宫冽的掌心上时,南宫冽直接大手一捞,便将她抱到了马上。

    “人在马车下面!”南宫冽一将林绘锦抱到怀中,便立刻冷然的吩咐道。

    话音刚落,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便敏捷的从马车底下冲了出来,手中握着的长刀直接砍向面前的士兵。

    刀锋极为的锋利,飞溅出来的鲜血一下便将身后的树叶给染红了。

    正当林绘锦睁大眸孔看着这突如其来一幕时,南宫冽那只大手便将她的头按到了怀中,耳边传来一声低低的呢喃,带着些强硬的味道:“别看!”

    霎时间,原本沉寂、鸟语阵阵的山路犹如修罗战场一般,耳边满是兵器碰撞的声响,以及刺入血肉肌肤时,还未来的及发出的惨叫声。

    风一吹,鼻息间便被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萦绕。

    “啊……小姐,小姐……”春夏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面色苍白,愣在原地许久才发出尖叫声,紧接着便从马车中摔了下去。

    林绘锦听到春夏的叫喊声,便立刻着急起来,然而南宫冽却依旧牢牢的按住她的后脑勺,不让她看一眼。

    “她没事!”南宫冽淡淡的在林绘锦耳边说了一句,依然没有掺杂任何的情绪。

    可是却也让林绘锦的心安了下来。

    “南宫冽,老子要杀了你!”粗狂的声音声嘶力竭的从砍杀着身边士兵的魁梧男人口中发出,那双棕色的瞳眸中满是杀戮和暴戾。

    “千月,本王要活的!”南宫冽就这样骑在纯黑的骏马上,一手握住缰绳,一手按住林绘锦的后脑勺,从容而又淡定的看着面前这血腥的场景,连眸色都未动一下。

    话音刚落,从草丛中飞射出来的利箭精准的射到了魁梧男子的右手上,这无疑更加激起了魁梧男子的暴怒。

    左手接过右手滴落着血液的长刀,使出一身蛮力和爆发力,朝着四周的士兵砍杀起来。

    “啊……”又是一声嘶吼声,魁梧男子的右腿膝盖被射中,紧接着是左腿,直接让魁梧男子跪在了泥土地上,怎么站也站不起来。

    这速度奇快的利箭,不知是用什么东西射出来的,魁梧男子虽然勉强挡了几箭,可是却最终还是被利箭射中了双手双脚,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周围的士兵见状,纷纷一拥而上,直接用人肉一层一层的压在满是一身蛮力和粗矿的男子身上。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