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116章 真正的林绘锦在什么地方

第116章 真正的林绘锦在什么地方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南宫冽却是低下头漫不经心的抚弄着手指,声音淡冷道:“刚才的话,你不是都听见了吗?她想要自己做主的人生,不想嫁,就能不嫁!”

    “那……王爷你这是……支持大小姐做主自己的人生?”老实说不离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稍微的有些震惊,很是细想之后,觉得这很有可能是大小姐一个美好的愿望。

    她一个弱女子怎么能够做主自己的人生呢?

    最终还不是要和绝大部分的女子一样依附男子而活?  “本王只是想要她明白,能够决定自己人生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而又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省得她这样在这样天真下去!”南宫冽慵懒的开口:“她是很聪明,可是她真的将一切想得太简单了,她到

    现在还不明白,没有本王她什么都做不了!”

    小树林中倒出都是浓密郁葱的树荫,一走进去就感觉到一阵凉爽之意扑面而来,而其中还夹杂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恶臭。

    不离立刻递了一块儿熏了香的手帕给南宫冽。

    而站在南宫冽身旁的林绘锦却是直接从小包裹中掏出了一个早已准备好的棉条将鼻子给塞住了,外面还戴了一个自制的口罩。

    林绘锦这架势显然是有备而来。

    南宫冽看着林绘锦的漆黑眼神不由越发的浓重起来。

    待离尸体越进,那恶臭就越发的浓重,隐隐的还有苍蝇“嗡嗡”的叫声,让本就沉重的心情越发的心烦。

    士兵们距离尸体两米左右的距离,个个都捂着鼻子,没有一个人愿意靠近。

    正当不离吩咐士兵将盖在尸体上的布掀开来,他们站在山梗上看上一眼就行了。

    可是没有想到林绘锦面不改色的继续朝前走去,脸上看不出一点儿异样。

    而跟在林绘锦身后的春夏,虽然也很想跟上前去,但是那令人作呕的尸臭味,却还是让春夏停下了脚步,随后转头干呕起来。

    不离看了一眼身旁的南宫冽,那味道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得了的,已经不是能用恶臭来形容了。

    可以勘称是地狱级的味道。

    但是林绘锦竟然脚步都没有停一下,就朝着尸体走去,身姿异常的坚定。

    南宫冽掀起身上的裙袍,迈开修长的长腿,便也跟着走上前。

    这夏季天气炎热,尸体已经开会腐烂了,腐烂的肉里还爬满了不少的蛆与地上棕黑色的泥土和绿色的树叶混合在一起,光是看上一眼就足以将早上吃的东西全都给吐了出来。

    林绘锦之前见到的尸体要么是经过福尔林处理好的标本,要么就是刚刚死亡不久的尸体。

    而且绝大部分的地方都是医院手术台。

    因此野外的腐烂尸体她还是第一次见!

    但是她并不害怕这腐烂、爬满蛆虫的尸体,而是在心痛,明明半个月前还是一个俏生生,人见人爱的十几岁小姑娘。

    皮肤白皙、水嫩弹性……

    现在怎么却变成了这幅样子……

    如若不是身上穿着的衣着可以辨认的话,她真的不敢相信这具尸体就是秋冬的!

    林绘锦在距离尸体几十厘米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垂在身侧的手狠狠攥紧,清透莹亮的眸光中冷冷的闪过一抹狠意,随之便撩起身上的衣裙,在尸体旁蹲了下来。

    刺鼻的味道再加上视觉上的冲击,不离生生的忍了好几次要吐的冲动,硬是强撑着跟着南宫冽走到了林绘锦的身后。

    老实说,他在辽城见到的尸体,不说有千,至少也有上百了,什么残酷的、令人心颤的他没有见过?

    他真不是害怕那爬满蛆虫的尸体,而是腐烂和恶心的味道在同一时间冲击着他的神经。

    让他的胃部一阵翻腾!

    南宫冽眸色半眯就这样站在林绘锦的不远处,看着她从随身携带的小包裹中,拿出一个牛皮制作的手套,动作熟练而又从容的带上。

    看这样子,她不仅要看这具尸体,而且还要动手去检查这具尸体。

    不离真的是被林绘锦这样的举动给震惊到了,正当林绘锦用套着手套的手去触碰尸体的时候。

    不离也顾不上恶心了,隔着一层手帕喊道:“大小姐……”

    但是林绘锦并没有回头,双手先是触碰了秋冬的脖颈,然后又在秋冬的身上寻找着刀伤,等确定了秋冬的死因之后。

    林绘锦便又从包裹中拿出了一个镊子,从秋冬的手指甲上,以及头发上,捏出了一些碎步之类的东西。

    南宫冽就这样静静的站在林绘锦的身后,看着她认真而又从容坚定的在秋冬身上寻找着蛛丝马迹。

    手法说不上有多熟练,但是可以看得出她至少是有些仵作常识的!

    林绘锦做完这一切之后,便站起身,带着那些采集到的东西走了出来,转过身的时候,很平静的看了一眼南宫冽。

    而南宫冽亦也是用一双无澜却深不可测的眼神看着林绘锦。

    “王爷,麻烦你将秋冬烧了吧?我想把秋冬的骨灰带回去,重新找个地方安葬。”等走到尸臭并不浓郁的地方后,林绘锦这才将脸上的口罩取了下来,与此同时还将最终含着的一片薄荷叶给吐了出来。

    聒噪的蝉鸣声与林绘锦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是谁都可以听得出她的心情很堵。

    春夏吐完了之后,便瘫软在一边抱着膝盖痛哭着。

    南宫冽古城深山般的眸子在林绘锦的脸上扫视了几眼,仿佛是要将林绘锦整个人给看穿一般。

    “秋冬是怎么死的?”

    “被掐死的!”秋冬身上没有伤口,只有一些挣扎所受的伤口,而她也用银针探过,胃部没有毒。

    南宫冽背负将手上的手帕交给一旁的不离,气势凌然的走到林绘锦的身旁,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你包裹里都装了什么?”

    “能够查明凶手是谁的证据!”林绘锦回答道。

    “你打算靠着这些证据,将凶手绳之以法?”南宫冽继续问道。

    “是!”林绘锦点头道。

    “你有多少把握?”南宫冽再一次问道。

    “百分之百的把握!”林绘锦语气坚定的回答道。

    南宫冽幽深的眸光朝林绘锦手上的包裹瞥了一眼,随即便从林绘锦的身旁:“上马车吧?”

    这不是征询的语气,而是命令!

    直到这个时候林绘锦新月出岫的眉才轻挑了一下。

    她知道,南宫冽已经在开始怀疑了……

    她今日这番奇怪的行为,别说是南宫冽,怕是站在两米之外的士兵都对她丞相府千金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就连他们久经沙场的士兵都对那具尸体避而远之,而她一个养在深闺之中的千金大小姐,见到尸体,不仅不害怕,甚至还大胆的用手去触碰死去多时的尸体。

    这说出去谁会相信?

    不知是因为林绘锦刚才触碰了尸体的缘故,还是南宫冽懒得再去扮演深情,自己上了马车之后,就没有再去管林绘锦。

    林绘锦进去之后坐在距离南宫冽稍远一点儿的位置旁,就这样在南宫冽的注目下,很是淡定的将穿在外面一层的衣裙给脱掉,随后从窗口扔了出去。

    一开始南宫冽以为林绘锦将自己包裹得这么严实,是害怕太阳会将她晒黑,但是现在看来,她一切都是早有准备。

    她很清楚腐烂的尸体会有臭味,所以她嘴中含了一片新鲜的薄荷叶,用来降低尸体的恶臭,甚至为了防止身上也会沾染上恶臭,她还特意的又穿上了一层衣服。

    如果不是曾经经常与尸体打交道的人,根本不可能会知道这些!

    并且这些内容也不是书本上所能学习到的。

    “你今天暴露的马脚太多了,你知道吗?”南宫冽色淡如水的唇缓缓的掀开,声音淡冷如一块儿放入水中的寒冰:“你的主子没有告诉你,要你好好的隐藏你的身份吗?”

    “王爷,你刚才也不是看到了吗?我脸上没有易容面具?”刚才南宫冽突然的靠近,就是想要再确认她脸上有没有易容面具的。

    “你主子既然派你到本王的身边,自然就会想到你会与本王走得十分亲近,你用的不是易容面具,而是易容药水!”南宫冽的声调依旧不紧不慢的,但是看向林绘锦的眼神却是如鹰般锋利。

    “真的林绘锦在哪儿?”

    林绘锦靠在软垫上,摇了摇头:“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易容药水这种东西,这要怎么用?是喝的吗?”

    “不要在本王面前装傻!”南宫冽鹰利的眸子突然多了一抹狠意:“她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

    “王爷,我承认我刚才的行为,的确很不符合我的身份,可是我是真的林绘锦!有谁会那么笨,会在你面前暴露她自己身份的事情呢?”林绘锦平静的反问道。

    “那你告诉本王,你为什么会做出这么奇怪的举动?”南宫冽敛起眸光,一束锋利的寒光便朝林绘锦射来,那样的眼神是林绘锦从来没有见过的,就犹如是刚从战场上厮杀回来的一般恐怖。  “王爷,我的行为很奇怪吗?”林绘锦反问道。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