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175章 竟然是他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或许是因为这两个简单的字,让林绘锦放低了心中的警惕,从篮子中取出携带的水壶慢慢的朝那个人靠近。

    “你要喝水吗?”在林绘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很清晰的看到那双黑沉黑沉的眸子中绽放出一抹微弱的光,而随之他的喉咙也吞咽了几下。

    他身上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想要喝到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于是林绘锦便打开壶盖,将壶嘴对到了那个人的嘴边。

    而那个人也张开了嘴喝了起来,喝的有些急促,看样子是真的很渴,直到将林绘锦剩下的半壶水喝完,这才停下来。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回村里找人救你!”林绘锦见到对方真的一点儿伤害她的意思都没有,警惕便也就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不用!”而这个人却是张了张口,用那虚弱却又十分坚定的语气说道。

    林绘锦瞪大了眼睛,觉得有些疑惑,然而也就在这时,林绘锦发现在那凌乱,沾染着血迹的发丝下,他脸上好似有什么东西闪烁了一抹银色的光。

    随之林绘锦便轻轻的拨开了那个人脸上的发丝。

    登时,林绘锦眸孔距离的收缩了一下,拿着水壶的手都微微的发着抖。

    竟然是他,南宫冽!

    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竟然还伤成了这个样子!

    他可是战无不胜的邪王啊,究竟是谁将他弄成了这个样子?

    林绘锦只觉得心口好像被人什么东西狠狠的砸了一下。

    没有想到再次相见,南宫冽竟然会变成这样!

    这是老天在给她弥补他的机会吗?

    “你身上的伤很重,你一直待在这里会死的!”林绘锦尽量改变自己说话的声音和腔调,用着桃之村的土话对着南宫冽说着。

    眼睛却是落在南宫冽身上的伤口上,这些伤口很深,有的是刀剑所伤,也有的像是被尖利的石头刮伤的。

    这要是换成别人早就因为失血过多死了,但是南宫冽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法子止住了血,可是他能做的也只是这些而已。

    而这也只是她看到的伤口而已,看不到的还不知道还有多少呢!

    “那个,可以给我吗?”南宫冽的目光却是轻轻转动了一下,望向了林绘锦散落在地的桂花。

    林绘锦听到这,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她的喉咙口一般,迅速的站起身,捡起地上的篮子就走出了洞口。

    等林绘锦再次回来的时候,她是背着一个采药的竹篓子回来的。

    手上还抱着一个用来腌菜的坛子,当然这里面装着的不是腌菜,而是热水!

    林绘锦先是从竹篓里拿出昨晚吃剩下的鱼汤,又在旁边点燃了一根蜡烛,对着烛光,将鱼刺从鱼肉中挑出来,然后一勺一勺的喂给南宫冽吃。

    吃完之后,林绘锦便拿过一块儿干净的毛巾,沾了沾热水便要给南宫冽擦洗着身上的伤口。

    南宫冽也没有拒绝,只是当林绘锦解开南宫冽身上的衣物看到那身上的伤口时,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究竟是谁这么狠毒,要治南宫冽于死地。

    几乎她能叫出名的兵器都出现在了南宫冽的身上。

    有的伤口因为没有及时清理掉里面的尘土而无法愈合,而有的伤口因为太深太长,根本无法自愈,甚至还发炎、出脓了。

    林绘锦将带来的热水全部用掉之后,也只是大略的将南宫冽身上的伤口清理了一下而已。

    随后林绘锦又用嘴嚼烂带来的药材,挨个的敷在南宫冽的伤口上,然后在用干净的布匹包扎上。

    她清楚这么做只能让南宫冽的伤势不在蔓延而已!

    “你叫什么?”昨晚这一切之后,南宫冽便轻启没有血色的唇,细若蚊声的问道。

    林绘锦看着南宫冽,犹豫了一下,动了动嘴唇。

    “就叫梨花吗?”南宫冽有些无力的半眯着,声音也越来越小,但是思路却还是很清晰的。

    林绘锦微微征愣了一下,随即眨了几下眼眸,一抹不安迅速的从眸底划过:“你怎么知道?”

    “刚才有个人这样叫你的!”哪怕只是动一下嘴唇,对于南宫冽也有些困难。

    林绘锦听到这,这才从心中悄悄的松了口气。

    “你走吧,会有人来救我的!”南宫冽闭了一下眼眸,似是在恢复一些力气。

    “真的会有人来救你吗?”林绘锦有些迟疑的说着。

    “会!”这一次南宫冽的声音越发的小了,很显然他需要休息,非常的需要。

    他说的人应该是千月他们吧!

    林绘锦经过一番思想挣扎之后,便背着背篓出去找了一些干软的树叶,铺在地上,然后又拿出一块儿事先准备好的布铺在了地上。

    “我扶你躺下来吧!”

    南宫冽睁开了眼,看着林绘锦制造出来的“简陋”床,摇了摇头。

    “可是你这样靠在墙上,不利于伤口恢复!”

    南宫冽只是虚弱的眨着纤长、浓密的睫羽不说话。

    他是怕他躺下来之后,他就没有办法在坐起来自己找食物,自己找水喝了吧!

    想到这林绘锦便将布一撕两半,一半将捡来的干软树叶包裹起来,制作成一个靠垫,垫在南宫冽的腰后,让他可以更舒服一下。

    而另一半则直接盖在了南宫冽的身上。

    等林绘锦从山洞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容枫更是在村里找了许久。

    看到林绘锦回来时,脸上是一片焦急。

    “大小姐,你去哪里了?”容枫的话语中满是担心:“这么晚了,你还跑去上山采药了吗?”

    林绘锦却是摇了摇头,看着容枫说道:“我见到王爷了!”

    容枫的眸色迅速的一变,紧接着林绘锦又说道:“但是王爷并没有认出我!”

    “他受伤了,受了很严重的伤,若不是他脸上的银色面具,我都没有将他给认出来!”林绘锦继续说着,似乎是在下着什么决心。

    “我现在去收拾一下屋子,等全村的人都睡下了,你便帮我将他带回来!”林绘锦的语气十分的坚定,也更是不容人反驳。

    “大小姐……?”容枫对于林绘锦的命令从来都没有违抗过,更是不会多问一句。

    但是这一次容枫却是说道:“你好不容易从王爷的手中逃出来,你将他带回来,难道就不怕王爷认出你吗?”

    “认出来就认出来吧,反正我不可能将他一个人丢在荒山野岭里!”林绘锦说这话的时候,单薄、柔弱的身体站得笔直,自有一股坚韧的气质从体内散发出来。

    她欠了南宫冽那么多,这一次正是她可以弥补心中愧疚的时候。

    即便被南宫冽认出了她又如何?至少她问心无愧了!

    “大小姐,上次来搜寻的士兵很有可能还会再来一次!”容枫又接着说道,语气中又多了一分谨慎。

    他并不是不想救南宫冽,而是他觉得,林绘锦好不容易从南宫冽的手中逃出来,要是大小姐被南宫冽认出来,再被带回去的话,那林绘锦现在所受的苦和罪岂不是全都成了白费?

    “我们可以将王爷藏在暗道中!”烛光下,林绘锦如水般的眸微微的闪耀着一簇异常明亮的光芒。

    容枫想了想,随后低着头道:“好,一切都听大小姐的!”

    当林绘锦趁着夜黑的时候再次来到这个洞口的时候,却发现南宫冽紧闭着双眸,没有一丝反应。

    林绘锦立刻上前摸了摸南宫冽的额头,滚烫的吓人,全身都软绵的没有一丝力气,陷入昏睡中。

    这是病菌侵入人体后的正常反应,就看南宫冽自身的抵抗力能不能抵抗过去了。

    而她也敢打赌,南宫冽之前发烧的时候,全靠着强烈的求生欲硬挺着过去了。

    当林绘锦将南宫冽扶上容枫的背时,一块儿类似于银锭子的东西从南宫冽的手中掉落了下来。

    林绘锦捡起来一看,脸色不由的变了变,心也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般。

    这枚圆锭子,是她当时刚认识南宫冽时送给他的。

    最初的时候他们的关系还是挺好的……

    只是没有想到,这枚圆锭子竟然留到了现在,并且一直都被他随身携带着!

    对于南宫冽来说,那个时候的回忆是最美好的吧!

    他深爱着那个时候的她,却恨着如今的她!

    林绘锦不明白,为什么她帮他清理了伤口之后,南宫冽的状况发反倒更差了。

    这一整夜,南宫冽都没有任何的意识,处于昏睡的状态。

    而这一夜,林绘锦自然是忙得没有合眼。

    在给南宫冽的伤口进行深度清创之后,便开始给南宫冽治疗伤口。

    当林绘锦将酒倒在南宫冽的伤口消毒时,南宫冽本来昏睡的容颜这才露出一抹痛苦之色。

    林绘锦很想将南宫冽脸上的银色面具揭下来看看他脸上有没有受伤。

    可是南宫冽脸上的银色面具却像是被什么东西黏在皮肤上了一般,她没有办法取下来。  消毒的过程中是非常痛苦的,尤其南宫冽身上这么多伤,她看到南宫冽眉头皱得极深,唇却一直紧抿着,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好似是在极力忍着这种痛苦。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