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176章 一种习惯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似乎对于痛苦,他早已养成了一种忍耐的习惯。

    消完毒,林绘锦便捏着一根被她弄弯的银针,给南宫冽缝制着身上的伤口。

    这缝制伤口可不像是缝制衣服那么简单,极为的考验人的腕力!

    林绘锦身为一名男科医生,少说也缝制了上千次的伤口,尽管缝制的地方不一样,但是林绘锦好歹是有经验的,只是时间从未这么长过。

    不到一会儿细密的汗水便从林绘锦的额头流了出来。

    站在一旁的容枫便拿出帕子给林绘锦擦拭着汗水。

    然后林绘锦便继续缝制着。

    等帮南宫冽缝制好伤口后,林绘锦的手腕直接都抬不起来了,而后背更是一阵酸疼,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

    她能做的都做了,就看着南宫冽自己能不能挺过这一关了。

    可是南宫冽一连昏睡了两天都没有任何苏醒的痕迹,尽管身上的烧已经退下去了一些。

    这让林绘锦越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了!

    难不成她第一次给南宫冽清理伤口的时候,还反倒将他的伤势弄得更严重了!

    “大小姐,这不是你的原因,是王爷自己的原因!”容枫看着躺在床上的南宫冽说道:“就像一个人习惯了黑暗,可是他却在这个时候见到了光明,等到他再次回到黑暗的时候,他便无法忍受了!”

    这么说之前南宫冽一直都凭借着超强的求生欲活着,如果没有遇到她之前,他是可以挺过来的。

    但是她却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带给了他一抹希望,让他不必在强撑得那么辛苦,然后他身上的病痛便一下战胜了他的意志,接着他便变得如此脆弱起来……

    “原来是这样!”林绘锦看着昏睡中的南宫冽话语喃喃的说着。

    眸色中不免多多少少的流露出一抹心疼的成分,胸口也变得有些不好受起来。

    南宫冽看上去坚不可摧,可是其实他的内心比谁都脆弱。

    他只有他一个人,背后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的支柱,他除了坚强下去,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之外,没有其他的选择!

    “你去睡一会儿吧,我在这里看着,要是他醒了,我便立刻告诉大小姐你!”容枫端着熬好的药走进来对着林绘锦说道。

    林绘锦却是疲惫的摇摇头:“没关系,我趴在这里睡一样的。”

    接过容枫端过来的药,林绘锦便用勺子一口一口的给南宫冽喂进去。

    容枫见这样,便低低的说了一句:“希望王爷能够大小姐你的心!”

    林绘锦却是回过头冲着容枫微微一笑:“他不需要明白,这是我应该做的。因为我是他的未婚妻!”

    这最后一句显然在容枫的心中掀起了不少的波澜,随后便一声不吭的走了出去。

    独自坐在院门口的门槛上,抬着头望向晴朗的天空,此时正有一派大雁排列着的整齐的队形从容枫的眼前飞过。

    忽而觉得脑子有些乱,并且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从他心中涌现出来。

    那种感觉很复杂。

    但是容枫却清楚的知道,这种感觉不是他应该有的。

    大小姐是王爷的未婚妻,她对王爷这样,本就是应该的。

    他又怎么会有一种……不希望大小姐这样对待王爷的感觉呢?

    容枫坐在门槛上摸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那种感觉是怎么突然就冒出来的。

    “母后,儿臣好冷,水都结冰了,你抱抱儿臣!”林绘锦刚打了热水走进来,便听到南宫冽紧皱着眉头,嘴中喃喃自语的说着梦话。

    “母后,为什么你的身体这么凉?为什么儿臣越来越冷了?”南宫冽昏昏沉沉的话语传入林绘锦的耳中。

    他的神情从未如此的脆弱过,就像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一般,那么的无措和不安。

    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南宫冽的母妃就是冬天去世的,南宫冽在那飘雪的冬夜整整跪了三天。

    一个月后,南宫冽来见她,眼睛高肿着,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圈,站在风中,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吹跑,他站在她小小的人面前,说:他没有母亲了!

    那个时候她还小,并不懂得悲伤和亲人离世的痛楚,只是睁着一双水濛濛的眼睛告诉他说:“我也没有母亲了,我从小就没有母亲!”

    现在仔细想想,在南宫冽的母妃没有去世前,他对她的爱和好都是很理智的,也只不过比其他人多那么一点点,远没有之后的卑微和一味的付出和忍让。

    或许,就是因为当初她那一句懵懂的话,刺中了南宫冽的心,让南宫冽将对母亲所有的爱和依赖全都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亦或者南宫冽觉得他们两都是被世界抛弃的人,让他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所以才导致南宫冽对她那不顾后果的爱!  林绘锦放下手中的热水,便握住了南宫冽的手,想要喊他的名字,可是看到南宫冽那越来越痛苦,越来越不安的神情,林绘锦便脱下了鞋袜上了床将南宫冽抱在了怀中,轻哄着:“母后在这,母后在这

    !”

    南宫冽也渐渐的安稳起来,那紧皱的眉头也稍稍的松懈下来,但是大手却紧紧的握住林绘锦的手,像是怕林绘锦下一秒就不见了一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南宫冽再一次的陷入沉睡当中,林绘锦摸了摸南宫冽的额头,烧已经退下去了。

    估计到了明天南宫冽就能醒过来了。

    说完,林绘锦便慢慢的松开南宫冽,可是她的手却怎么也无法从南宫冽的手中抽离。

    她只得用手去一根根的将南宫冽的手指头扳开,南宫冽却在这个时候醒了。

    越发用尽的抓住林绘锦的手,浑身都处于警戒的状态,本来放松的肌肉也一下子绷紧。

    黑沉的眸子冷厉而又锋利的看着林绘锦。

    这让林绘锦吓了一跳,轻呼了一口气,对着南宫冽说道:“你醒了?”

    南宫冽的意识也慢慢的恢复过来,漆黑如墨的眸光朝四周望去,最后又重又落到了林绘锦的身上,似是在无声的询问着。

    林绘锦看着他黑沉的眸子真的觉得很惊奇,一般受了重伤的人,精神状态都是萎靡而又虚弱的,眸光自然是无光的,可是南宫冽不一样,他的眸光依旧精烁,明亮无比,直击人心。

    仿佛任何事情都击不垮他一眼。

    和刚才的脆弱和无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已经昏睡好几天了,当天晚上我回去找你后,你就发起了高烧,于是我便让我相公将你给背回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林绘锦面对南宫冽那黑沉而又精烁的眸光时,就好似在接受那个霸冷而又雄浑

    的邪王审视一般,让她下意识的掩饰自己的身份,迅速的进入到梨花的角色状态中。

    南宫冽慢慢的松开林绘锦的手腕,又看了几下林绘锦之后,便从口中轻吐出两个字:“谢谢!”

    声音依旧是虚弱的,真的很难让人想象他究竟是哪来那么大的力气的!

    林绘锦低着头揉着自己的手腕,刚准备出去。

    南宫冽的身体便又重又紧张的紧绷起来,甚至顾不上刚刚包扎好的伤口,便直接抬手在自己的身上摸索了起来。

    “你干什么?”林绘锦立刻冲过去抓住南宫冽的手,可是却还是迟了一步,包裹在伤口的白色布条上已经渗出了不少的血液。

    “我东西不见了!”那个东西似乎对南宫冽很重要,丝毫不顾及身上的伤口和肌肤撕裂的疼痛。

    林绘锦看到南宫冽这个样子,真的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赶忙将放在桌上的圆锭子塞入南宫冽的手中:“你要找的是不是这个!”

    南宫冽一看到那枚圆锭子总算松了一口气,随后便紧紧的攥在了手中,闭上眼睛轻喘着气。

    “你这个人,不就是块圆锭子吗?至于这么不要命?你看看,这包扎好的伤口全都裂开了!”林绘锦大声的斥责着,嘴上是这样说着,但是心里却是挺心疼的。

    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那圆锭子是她当初送给他的,按理说他现在那么恨她、厌恶她,即便不扔掉,但是也没有必要这么紧张、在意!

    仿佛那就是他的命一般!

    她真的感觉他有些人格分裂!

    但是南宫冽却只是攥着圆锭子,闭着眼睛不说话,默默的忍受着伤口处传来的疼痛。

    那双苍白无色的双唇紧紧抿着,他坚强而又隐忍的样子让林绘锦看了鼻子一酸。

    “梨花,梨花,下雨了,快收衣服!”三婶的声音突然在外面响起。

    林绘锦朝窗外一看,不知道在何时外面竟然飘起了小雨点。

    林绘锦便立刻站起身,跑了出去。

    衣服被淋湿了不要紧,关键是她还晾晒了不少的药材,这些都是治疗南宫冽伤口需要用的。

    南宫冽睁开眼看着林绘锦迅速离去的背影,尽管是一身的粗布麻衣,可是却仍然掩饰不住她那神清骨秀的身段。

    她的背影真的和林绘锦很像,可惜她不是绘锦!  外面除了晾晒的衣服和药材之外,还有容枫昨天从山上砍回来的柴。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