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178章 我不是故意的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你们若是不着急的话,可以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的时间救我的人一定能找到我!”南宫冽紧接着又继续说道。

    林绘锦点了点头:“没事,有你这句话,我也安心了!”

    说完林绘锦便站起身走了出去。

    他亲口说她送给他的那枚圆锭子很重要,究竟是那枚圆锭子重要,还是只是因为那枚圆锭子是她送给他的?

    林绘锦想了一下之后便决定不再想了。

    找出几味药材之后,便捣碎成粉末,在兑入一点儿热水之后,粉末便成了粘稠状。

    “这个涂抹上去之后,你不要说话,也不要吞咽口水!”林绘锦净完了手,便用小拇指沾了药膏然后小心的涂抹在南宫冽得了口腔溃烂的地方。

    南宫冽轻眨了眼睛,便沉静的看着离自己只有咫尺距离的女子。

    她因为常年在外劳作的原因,皮肤有些黑,五官很普通,不管是分开看,还是合在一起看,都没有任何的特色,属于那种看了一眼就能立刻忘记的类型。

    可以说她是他这么多年见过的最丑的一个女子了。

    但是南宫冽却觉得这张脸看着很舒服,有一种从未安心的感觉!

    任何的女人只要靠近他都会下意识的进入戒备状态,可是只有她,不会让他有这样的感觉。

    “等你伤口结疤了,你能坐起来了,我就帮你洗一下头发,顺便给你重新换一套干净的被褥,你睡在上面也舒服!”林绘锦一边认真的给南宫冽嘴中涂抹着药,一边很自然的对着南宫冽说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南宫冽受伤的原因,以往他身上的那股凌厉气势一点儿都没有,反倒言语之中皆是温润之色,没有任何的棱角!

    这个时候容枫走了进来,看到南宫冽正一瞬不瞬的看着面前的林绘锦。

    下意识的握了下拳头,像是怕南宫冽看出什么一般。

    抓起桌上的一块儿毛巾就直接给盖到了南宫冽的眼睛上。

    “不准你看!”做完这一切之后,容枫还不忘加了这一句幼稚而又认真的话语。

    林绘锦在心里真是想笑,不过南宫冽也没有什么反应。

    这要是在之前,怕是南宫冽的眼神能够直接将容枫给杀死吧!

    “你真的看到了?”灶房中,林绘锦用筷子沾了点儿水写在木板上问道。

    “是,公告上贴了一张通缉一树梨花的人!”容枫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看来,南宫冽是真的遇到大麻烦了!

    千月按照当初她说的,让她回去!

    “王爷身为战神,武功肯定高强,可是为什么王爷却能被伤成这样?就好似毫无还手之力一般!”紧接着容枫又在木板上写下了这么一段话。

    是啊,南宫冽可是战无不胜的战神,曾经几次涉险,遭人围困,南宫冽都能够平安脱险,而千月的身手也十分的敏捷。

    为什么南宫冽会被人伤成这个样子呢?

    在嵩山的时候,南宫冽又究竟经历了什么?

    她究竟要不要回京城去找千月,弄清楚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情况?

    “容枫,朝廷封锁了消息,而王爷自然也不会跟我说,所以你回一趟京城,问问我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吧?”林绘锦左思右想,最后觉得还是这个是权宜之计。

    “可是……”容枫略有迟疑,这回京城,一来一去就算是骑马至少也要个十几天。

    这期间要是再有人来搜查怎么办?

    而且南宫冽被伤成那样,绝对不是普通的刺客所为,很有可能是皇上下的令。

    林绘锦却是不容容枫在多做解释,正巧,宋大叔在城里做活,正缺个干体力活的。

    便让容枫第二天借着这个理由离开了。

    容枫这一走,砍柴、拎水、做饭,再加上照顾南宫冽着实让林绘锦觉得时间不够。

    晚上给南宫冽擦洗完身体之后,林绘锦这才拎了一桶热水回自己屋里梳洗。

    舒服的将身体泡在那温暖渺渺的热水中,仿佛将这一天的疲乏都解除了。

    全身每根毛孔都尽情的舒展开来,尽情的享受着。

    就在水渐凉后,林绘锦这才伸手去拿放在板凳上的衣物,结果却是摸了个空。

    她这才想起来,她忘记拿换洗衣物了。

    而随之林绘锦又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因为这几天的天气都不好,所以她都是洗完澡之后,便直接将换下来的衣服泡在盆里,然后就着干净的井水一并洗完了去晾晒的。

    这下可好了,她的衣服放在南宫冽的房间,换下来的衣物又浸了水,不能穿了。

    “相公……”林绘锦出口的时候还特意的停顿了一下,就怕叫成了容枫。

    结果,回应林绘锦的只有夜凉如水的寂然。

    林绘锦这才想起来,容枫早就在早上的时候跟着宋大叔去城里了。

    眼下这屋子只有她和南宫冽两个人!

    林绘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水越来越凉了,总是坐在水里也不是个事,便只好起身用一件轻薄的被子将自己包裹住。

    反正这么晚了,南宫冽也应该睡了!

    林绘锦没有点灯,摸着黑就走进了南宫冽的屋内,夜色浓稠如墨,窗外更是一点儿月光都没有,黑沉黑沉的,倒像是又要下雨了一般。

    林绘锦一路摸索着来到衣柜跟前,打开了衣柜,很容易的便从里面摸出了上衣和长裤,但是贴身的内衣却是不知道被林绘锦放到了什么地方。

    林绘锦只得蹲下身,往衣柜里继续摸索着。

    夜里这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自然让南宫冽掀开了半眯的眼睛,看到蹲在窗下在衣柜中摸索的林绘锦,嗓音轻轻浅浅的道:“点上灯找吧!”

    传入林绘锦的耳中就犹如静谧的夜色中传来的一曲轻扬笛音。

    “你还没睡啊?”林绘锦先是征愣了一下,继而从善如流的道。

    南宫冽抿着唇没有回答,他几乎绝大部分时间都在休憩,现下自然是睡不着的。

    这个时候林绘锦也终于从角落中找到了她的贴身肚兜。

    一站起身,原本蹲在窗外的一只野猫,突然炸跳开来,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这着实让毫无准备的林绘锦吓了一跳。

    条件反射的朝后退了一步,结果脚下就被床柱绊倒,一个后仰就摔坐到了床上。

    正好坐在南宫冽的腿上。

    林绘锦便慌乱的想要站起身,结果手忙脚乱之际再加上屋内一片漆黑,林绘锦的手也不知道按在了什么地方。

    直让南宫冽发出一声抽泣声,连带着整个身体都不由的缩了一下。

    林绘锦觉得手下的触感不对,便立刻挪开了手:“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说完便抱着衣服,惊慌的落荒而逃。

    南宫冽轻皱着眉头,捂住刚才被林绘锦压到的地方,那种疼痛就像是拇指被铁锤砸到了一般。

    林绘锦只听到他的抽泣声,却不知南宫冽的面目早已痛得扭曲在了一块儿。

    过了一会儿林绘锦穿好了衣服,悄悄的探进来一个头,对着正极力忍着痛楚的南宫冽,小心翼翼道:“你……没事吧?要不要我给你看看?”

    作为一名男科医生林绘锦自然知道男人的那个地方很脆弱,她虽然是无心的,可是就她刚才的力道,却也是够南宫冽受的了。

    “不是……是看看你长好的伤口有没有裂开!”林绘锦说完便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纠正。

    但是一直过了许久,才听到南宫冽那极低的声音传来,像是将痛楚饮入了喉:“我没事!”

    林绘锦听得出来南宫冽很痛,不过这种事情嘛,她最多能做的就是给他打盆热水让他纾解些疼痛,剩下的就是南宫冽自己挨过去。

    林绘锦又站在门边站了一会儿,直到确定南宫冽身上的痛楚减少了,这才回到自己的屋中睡觉。

    到了第二天果然又下起了雨,忽而急促忽而缓慢,雨水顺着屋顶滴落在门前的蓄水的沟渠中,发出悦耳的滴答声响。

    林绘锦和南宫冽两个人都当做昨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南宫冽闭着眼睛听着外面的雨声,从窗外透进来的昏暗暮光在南宫冽那张银色面具上淬上了几许柔光,褪去了往日的棱角和犀利,一副静若安好的模样。

    林绘锦则将调好的药膏抹在小拇指上,然后又重新涂抹在南宫冽生长口疮的地方。

    他张开的唇,线条弧度流畅完美,捏在手上柔柔软软的,带着一抹温热的湿润之意。

    若是颜色在透红一些,就更加的好看、性感了。

    这还是真是林绘锦以前没有发现的事情,当初她只觉得这双色淡如水的唇,如覆上了一层寒霜,冰冷,让人不敢靠近。

    可是如今却在她眼前泛着温温润润如玉般的色泽。

    林绘锦想到这,不由的觉得养伤中的南宫冽性子静怡、安好,就像是在春寒陡峭泥土中钻出来的一朵儿早春花,在寒露中给人一丝温暖。

    林绘锦直起身子,垂在肩后的发丝便从南宫冽的脖颈轻扫而过,撩带起一抹丝丝缕缕的痒意。  南宫冽睁开眼,林绘锦已经走了出去了。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