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179章 梨花姑娘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她发丝间的清香却残留在他的鼻息间,那是一股混合着青草泥土的山野清新香味儿,其中还缠绕着一缕淡淡的药香。

    这和他每天在枕头前闻到的味道极像。

    不过随着时日的推长,那山野清新药香味已经淡去了,远没有刚才那般的浓郁。

    这个味道自是没有女子身上涂抹的胭脂水粉好闻。

    可是他却独爱这种清新、怡人的味道。

    这雨一下就是一整天,好在容枫之前上山砍得柴很多,一时半会儿还不愁没柴烧。

    但是南宫冽却是别再想吃什么鱼汤了。

    林绘锦将切好的南瓜放在锅里蒸熟,然后与小麦面和在一起,还加了两颗鸡蛋,做成了南瓜馒头。

    然后端到了房里和南宫冽两人一人一碗白米粥,不对,是南宫冽吃白米粥,她是糙米粥。

    这顿饭对于林绘锦倒是省心很多,反正南宫冽的手能动,就一手给他塞了一个南瓜馒头,让他自己吃。

    至于白米粥就先放在一边,等凉了之后,便拿出一根她自制的竹吸管,自己吸。

    她则端着碗坐在一边,将腌制的咸菜咬得“嘎嘣,嘎嘣”脆响。

    两个人都很安静的吃着午饭,谁也没打扰谁,唯有外面的雨声滴滴答答的,在这安静的环境中很是好听。

    南宫冽轻咬了一口南瓜馒头,虽然馒头的造型并不好看,但是唇齿间却满是软糯和香甜的味道,让他不由的细细品尝起来。

    与生俱来的那种高贵和优雅,让南宫冽即便是躺在床上,吃着南瓜馒头,可是却一点儿都不影响他好看的吃相。

    “梨花姑娘,你丈夫呢?”最终是南宫冽率先打破了沉静,但是目光却依旧落在手上的南瓜馒头上,唇角的弧度微微漾开。

    “昨天早上跟着村里的宋大叔去城里干活了!”林绘锦回道。

    “你有给他做桂花糕吃吗?”南宫冽却是说了这么一句。

    林绘锦还真是奇怪,那么多的话南宫冽怎么就偏偏记住了这一个桂花糕。

    “没有,那边是按日结算工钱的,他要是想吃的话,可以自己去买!”她倒是想做啊,可是哪里有时间:“你怎么问这个?”

    南宫冽轻漾了漾唇角,摇了摇头,便继续吃着南瓜馒头。

    到了晚上的时候雨已经淅淅沥沥的,温度却是一连下降了十几度,吹在脸上的风,就像是带着一把刀子一般,仿佛一夜进入了冬季。

    林绘锦还没来得及准备过冬的物件,家里一共也就两床棉被。

    一床在南宫冽的床上,一床则在她身上盖着。

    此时她全身蜷缩在一起,凉凉的寒意从她的汗毛孔里钻进去,直让她冷的牙齿直打颤。

    这让她突然想起她和南宫冽一起回丞相府的那天晚上。

    春寒陡峭的夜晚,寒凉入骨,她一个人缩在墙角,那种滋味实在不好受!

    可是林绘锦还是翻身下了床,将带着她余温的被子折起来,然后喝了一大口热水之后,便敲开了南宫冽的房门。

    “这天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这么冷!”林绘锦边说着便将折好的被子盖到南宫冽的身上。

    南宫冽身上的被子比她的还要薄,他肯定比她还要的冷。

    南宫冽睁开眼睛,看着林绘锦脸色如常的将被子盖到他的身上,空气中那股清新而又混合着淡淡药香的味道便浓郁的钻入到他的鼻息间。

    不用说,这是林绘锦盖的被子,好似上面还残留着她身上的余温。

    他虽然从小长在皇家,可是他也知道穷人家的日子是什么样的。

    “那你盖什么?”南宫冽看着林绘锦,嗓音温泽的问道。

    “我那边屋里还有被子呢!”林绘锦早已经想好了怎么回答。

    南宫冽从被子里伸出了手,探进去,果真被子上还残留着一抹温热的温度。

    南宫冽再次抬眸望向林绘锦,微弱的烛光将她的脸影影绰绰的映现在夜色中,她站立在他床前的身子,很是纤细,却又柔软似水。

    他从未想过,这世上会有一个女子会甘愿忍受着寒冷,将仅剩的一床被辱让给他。

    而这个女子却是一个素未相识的人,还是别人的妻子!

    “梨花姑娘,你不必担心我受凉,将被子拿回去吧!越到后半夜,便会越冷!”南宫冽黑沉的眸子闪烁着一抹流光,像是夜幕刚刚将领的星辰。

    “我真的还有一床新的被子,没拿出来盖!”林绘锦不愿意拿走。

    她不是担心南宫冽的身体会受凉,而是他承受的痛苦已经够多了,不想在让他忍受这慢慢的寒凉而已。

    南宫冽轻偏了下头:“那你将那床新被子抱过来让我看一下如何?”

    林绘锦站在床旁,撅了撅嘴巴,最后索性道:“反正我盖一床被子也是冷,不该被子也还是冷,倒不如让你盖上,也少一个人挨冻!”

    “哎呀,反正你就别跟我客气了,我也不是什么圣人,无私奉献,你身体快点儿好起来,我就能早点儿拿到银子。”林绘锦索性用这个理由搪塞过去。

    刚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却突然一阵急促而又猛烈的敲门声,不……是砸门声。

    “开门,开门,快开门!”粗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这半夜三更的听到这种敲门声,林绘锦不由的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而南宫冽原本柔和的眸子便在此时泛起了一抹冷意。

    “啪”的一声,紧闭的大门直接被人踹开了,外面的风雨声便一下传入了进来。

    林绘锦立刻上前就要将房门给关上,可是却已经来不及了。

    一身风雨沾着寒意的人影便毫不费力的将房门给推开了,第一眼便看到林绘锦那纤细、柔曼的身姿,本来被雨水打湿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抹淫笑:“大哥,这有个女人啊,身段还不错!”

    随后细小的眼睛便落在林绘锦胸前!

    林绘锦立刻朝后退了一步,厉喝道:“你们什么人?出去!”

    “哟,看不出来这小娘子的性子挺烈的啊!”被叫做大哥的人挤到了跟前,不怀好意的眸光在林绘锦的身上贪婪的扫视了好几眼。

    林绘锦一边朝后退着,这两个人身穿着蓑衣,脚上穿着的是黑色的沉靴,腰间各挂着一把刀。

    看这身打扮,不是朝廷中的人,倒像是土匪。

    正当大哥一步步的朝林绘锦靠近,伸手想要摸上林绘锦脸时,林绘锦直接一巴掌挥开了,眸色阴沉、冰冷。

    “呀,还敢打老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满脸横肉的大哥边说着,便将身上的蓑衣脱了下来,一只手刚准备去拽林绘锦的头发,却被一只茶杯结结实实的打个正着。

    碎裂的茶杯霎时便在大哥的手上化开了一道小口子,沁出一丝鲜血。

    “别碰她!”声音低沉而又冷厉,南宫冽挣扎着起身,银色面具那双黑沉的眸子,冷摄的看着闯进来的两个人,竟是让人生出了一丝胆怯之意。

    可是待两人看到南宫冽身上还受着伤,自是没把他放在了眼里。

    “你说不让老子不碰老子就不碰了,老子不仅要碰,还要当着你的面上她!”大哥目怒凶光,另外一只手直接就去撕林绘锦的衣服。

    而林绘锦也不甘示弱,两手直接就去抓土匪的脸,抬起一脚就朝土匪的裤。裆踢去。

    土匪大哥这下是真的被惹怒了,掐住林绘锦的脖颈就朝地上摔去。

    可是林绘锦却是挣扎的厉害,指甲狠狠的掐进肉里,让土匪大哥疼得龇牙咧嘴,更是想用两只手去扣土匪的眼珠子。

    那股狠劲儿是两个土匪从未见过的。

    “啪”的一声,土匪头子恼怒的直接一巴掌扇在林绘锦的脸上,登时让林绘锦左边脸都发麻了,鲜红的血顺着嘴角流下来。

    “你他妈敢碰我一下,老娘让你断子绝孙,不信你就试试!”林绘锦恶狠狠的对着土匪说道,那赤红微张的双瞳狠历无比。

    “啪”的一声,土匪头子抬手又给了林绘锦一巴掌,而林绘锦则也毫不示弱的呸了一口唾沫在土匪头子的脸上。

    “妈的,老子还不信搞不定你个女人,等老子爽完了之后,就带回寨子里让其他兄弟也爽爽!”土匪头子凶狠的看着林绘锦,阴狠的嗓音说着:“二蛋,过来帮忙!”

    被叫做二蛋的人,立刻走上前,将林绘锦不住乱蹬的腿给按住。

    而随之“啪啦”一声,土匪头子便捂着后脑勺,痛叫了一声。

    “放开她!”南宫冽冷沉的声音一直一顿道,那黑沉的眸光中是一片寒冽,犹如一场狂风暴雨即将来临。

    整个人扶着床栏,艰难的从床上站了起来,精壮、裸露的胸膛上缠绕着一层又一层的纱布,而上面隐隐的泛着一抹越来越鲜艳的鲜血。

    土匪头子看了一眼南宫冽,直觉他全身的凌厉、逼人气势骇人,脸上银色的面具在烛光的反射下泛出令人惊骇的光芒。  说真的土匪头子心里有些发憷,索性便直接拔出腰上的刀,便朝南宫冽砍去:“妈的,老子先杀了你,在去快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