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203章 我不愿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屋子里又陷入到一片沉默当中,小不离在这个时候挑开了暖帘,外面的风声便也随之钻了进来,隐隐的好似还夹杂着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

    林绘锦那个心是一阵纠结啊,如果她说不愿,究竟后面会有什么后果?

    不就是南宫冽再也不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了吗?

    而这不就是她想要的吗?

    可是千月那眼神,分明是让她说愿啊!

    林绘锦放在被子中的手矛盾的揪着,眼角的余光也朝千月看去。

    南宫冽慢慢转过身时,正好瞥见林绘锦这一抹余光。

    “我……不愿!”林绘锦深呼吸最终还是说出了这句话,她觉得这句话虽然很难开口,但是说出来之后就轻松很多了。

    接下来就等着南宫冽会怎么做吧。

    然而南宫冽也没有她想象中生气、恼怒,转而轻漾起唇边的一抹浅笑的弧度,低沉的嗓音淡淡的,很平静:“好,我知道了,梨花姑娘。”

    “夜深了,你早些休息!”

    南宫冽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淡然的转过身,走出了房门。

    不离望了一眼床上的林绘锦之后便也跟了上去。

    千月却是在南宫冽走后,转过身冷漠无比的对林绘锦道:“我以为你会识时务点,但是看来你是下定了死决心要离开王爷。既然这样你好自为之吧,最好期望你的身份永远不要被王爷发现,不然……”

    “你那三个字足以将王爷对你的好感和感激全都毁于一旦,因为这是你第二次践踏王爷的尊严了,王爷只会更加的恨你!”千月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如鬼魅一般消失在林绘锦的眼前。

    南宫冽的脚步很快,不离揣着手一路小跑的跟在南宫冽的身后。

    裂骨寒风吹在的脸上,像是要将人的皮肤生生的剐下一层。

    忽而南宫冽停下脚步,让后面紧跟着的不离险些撞上去。

    “王……王爷,怎么了?”不离有些疑惑的看着南宫冽。

    “本王的披风忘记拿了。”

    “那奴才回去给你拿!”

    然而话音刚落南宫冽已经率先提起步走了回去。

    林绘锦依旧蜷缩在床上,似是在发着呆。

    然而她脑中却是一直都在回忆千月刚才对她说的话。

    她觉得千月真的有些奇怪!

    他一直都在帮她!

    而且看她那样的眼神,分明是想要她答应王爷。

    难道他是希望她能够利用梨花的身份和王爷重修于好吗?

    真是开玩笑,南宫冽要是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恐怕第一个反应就是,她又欺骗了他吧!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南宫冽那高大有些冷峻的身影便重又出现在了林绘锦的面前,而不离还未进来,门便被南宫冽给关上了。

    “宫冽大哥……你,怎么又回来了?”林绘锦看着南宫冽的眼神,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看似平静的眼神中却暗潮涌动,像极了暴风雨来临的前夜。

    “我披风落在这了。”南宫冽朝林绘锦走来。

    林绘锦看了看盖在身上的墨色绒毛披风,便伸出一只手准备去拿,但是南宫冽却是一步走上前,直接连带着披风和包裹在林绘锦身上的棉被都一块儿掀了起来,随之整个身体便压了上去。

    “宫冽大哥,你这是干什么?”林绘锦显然十分的吃惊,立刻挣扎着道。

    “干什么?你被我亲过,抱过,还被我搂在怀中睡了一晚,你跟我说你不愿?”南宫冽低沉、压迫的声音从喉咙中吐出,似是字字都带着隐忍的愤怒。

    “宫冽大哥,明明是你喝醉了,你说过你不会逼我的!”林绘锦也没有想到南宫冽竟然会突然反悔,冰凉的双手用力的推着面前的南宫冽,然而她那绵软之力,却是撼动不了半分。  “喝醉的是你,那天晚上我很清醒,是你主动伸出手与我掌心相扣,是你贴在我耳边,柔声的唤我冽,也是你在我心头拨下那一根弦。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先主动的,可是事后你却告诉我,就当一切都没

    有发生过?”南宫冽一字一句的在林绘锦耳边说着,将林绘锦那单薄、纤柔的身体抱得越发的紧了。

    “明明是你问我什么叫做心动的,我只是示范给你看的。而且你说过你不会逼我的,你放开我!”南宫冽的身体紧贴在她的身上,两只手牢牢的禁锢着她的腰身,让她动弹不得。

    只得攥起拳头用力的捶打着南宫冽宽厚的胸膛,被压在身下的双腿,也不停的往南宫冽身上乱蹬着。

    “我没逼你,你不愿做我的侍妾那就不做。但是你必须做我的女人!”南宫冽低沉的嗓音十分的霸道,让人不敢反驳。

    “我不要,你放手,我不要做你的女人!”林绘锦听到这句话后,挣扎的也越发的厉害了。

    但是南宫冽却是任凭林绘锦怎么捶打、怎么挣扎都无动于衷,强自的将她抱在怀中,并且腾出一只手将锦被盖在林绘锦的身上。

    然而下一秒就被林绘锦一脚踢下了床,并且趁着南宫冽臂弯松动的时候拿起一个枕头就砸在南宫冽的身上。  南宫冽咬着牙,黑沉如水的眸子紧盯着林绘锦,仿佛下一秒就要将林绘锦给生吞活剥了一般:“你不要?你凭什么说不要?那天晚上我把你抱上床你就睡着了,我生生的忍着,你知道当时我已经什么样

    了吗?我肚子疼的一夜都没有合过眼!”

    林绘锦看着南宫冽那黑沉、幽深的寒眸,轻抿了抿唇,一直不断挣扎的四肢也在这个时候稍稍的停歇下来。

    南宫冽弯腰将地上的棉被捡拾起来,盖在两个人的身上:“梨花,我告诉你,你想怎么闹,怎么说我都行,但是你现在给我把身子焐热了。你若是在敢动一下,我现在就要了你。”

    许是林绘锦知道南宫冽真的能做出来,自然不敢在闹腾了,只是将身体往床边挪了挪,但是下一秒却又被南宫冽给拉了回来,大手一捞便将林绘锦那双冰凉的小脚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暖着。

    林绘锦稍微动了一下便又被南宫冽更加用力的拉了回来。

    “宫冽大哥,我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林绘锦是真的不知道南宫冽竟然会这样。

    她还以为南宫冽走了之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呢!

    以后即便是在路上遇见了,也会装作不认识的!

    难不成那三个字真的将南宫冽给刺激到了?

    觉得自己一个堂堂的正二品邪王,却被一个寡妇接二连三的拒绝,让他很没面子!

    “你听好了,我姓南宫,名叫冽!”南宫冽的眸色隐在油黄的烛光下,里面是一片深邃和浓稠,让人看不清他眸底的真实情绪。

    “以后叫我冽!”又是一声,富有磁性的嗓音从南宫冽的喉咙中吐出。

    林绘锦简直是要崩溃了,事情怎么会弄成这样?

    不离一直都趴在门口偷听着,见里面渐渐的没有了动静,这才哈了一口气,转身走了,脸上满是无奈的笑意。

    看来这下他们这些奴才是有的罪跟着受了。

    这一夜林绘锦不知道试了多少次想要离南宫冽远点儿,但是却又都给南宫冽拽了回来。

    即便是背对着南宫冽睡,南宫冽也在身后抱着她。

    不离走进来唤南宫冽去早朝时,两个人就是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这一次南宫冽倒是没有多加停留,很快便换好了朝服,临走时还回眸深看了一眼依旧背对着他睡的林绘锦。

    又过了一会儿,在确定南宫冽已经走远了后,林绘锦便忍着冷意,动作利落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迅速的将值钱的东西收拾好之后,便裹上一条毛巾,拿着身份通牒从别院的后门走了出去。

    她是一刻都不能留在京城了,看南宫冽那样子是绝对不可能轻易放过她的。

    昨晚他想拉她手的时候,她就怕南宫冽会摸到他手腕上的那条疤痕。

    照这样下去,不用三天南宫冽就会知道她的身份了。

    外面的天还黑黑的,被冻僵的泥土与青石板混合在一起,让地面变得有些冰滑,墙角缝隙处,几根枯黄的草裹上了一层晶莹的寒霜。

    路上的行人并不多,等林绘锦一路小跑,抱着怀里的东西来到城门时,城门口已然松松散散的派了几个要出城的人。

    等轮到林绘锦的时候,林绘锦掏出身上的身份通牒以为能够轻松通关。

    结果守城的士兵却是拿着林绘锦的身份通牒,详细的看了下之后,便道:“你不能过去。”

    “为什么?”林绘锦的头上裹着厚厚的毛巾,只露出一双眼睛,一张口说话便吐出一团白雾。

    “这是上面刚下来的命令!”守城的士兵将身份通牒重新还给林绘锦,或许是因为上面有特意交代过,不能太过难为她。

    不然林绘锦在这据理力争的和守城士兵闹了一刻钟,守城士兵都没有动她一下,只是让她赶紧回去。

    南宫冽,你真特么好样的!  果真是心思缜密的战神王爷,竟然早就猜到她会出城,吩咐不让守城的士兵放行!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