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210章 你终究是舍不得的

第210章 你终究是舍不得的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周大人听后却是重重的拍了一下惊堂木:“大胆,王爷乃是皇上亲封的正二品邪王,至今未婚配,府上连一个妾室都没有,怎么会强迫你做王爷的外室?”

    周大人说完之后便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南宫冽。

    这要不是邪王亲自带过来的人,他肯定就直接将这个女子赶出去了,就她这个模样,大街上一抓一大把,还是个寡妇,邪王怎么可能强迫她做外室呢?

    说是这个女子勾引王爷未遂,他倒是相信的。

    “这是他的玉佩!”林绘锦将藏在怀中的麒麟纹玉佩给拿了出来,上面还残留着她怀中的温度。

    周大人一看惊了,甚至连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赶忙看了一眼身旁的南宫冽。

    他很想问,这玉佩是不是这个女子偷的。

    然而南宫冽却是轻点了下头,承认了!

    这一下倒是让周大人难办了。

    “王爷,那这梨花说的都是事实?”周大人弓着身,一脸恭敬、小心的问着。

    南宫冽却是摇了摇头:“不是,她的相公早就死了两年了,另外一个根本就不是她的相公,所以不存在本王道德沦丧这一说。其他的本王认!”

    “怎么不是?那明明就是,整个桃之村的村民都可以给我作证的!”林绘锦立刻反驳道。

    “那你可有媒人?里正作证,可曾拜过堂,就连洞房都没入,又怎么能是你的丈夫呢!”南宫冽看着林绘锦,语气平静而又轻和的说着。

    “对,都没拜过堂,成过亲,又怎么能说那个人是你的丈夫呢?你又怎么能诬告王爷道德沦丧呢?”周大人也只有在面对林绘锦的时候,语气才敢稍微硬气一点儿,但是却也还是带着恭维的意思。

    林绘锦便知道是这个样子,也不在做挣扎了:“那他强占良家妇女怎么说?”

    周大人再次望向南宫冽,脸上露出为难:“王爷,梨花姑娘说的……应该不是事实吧?”

    “是事实!”南宫冽这个罪倒是认得十分干脆。

    这下可是让周大人犯了难,这……这要怎么判啊!

    “梨花,王爷可是正二品邪王,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嫁入邪王府,王爷看上你了,那是你莫大的荣幸,你应该高高兴兴的跟着王爷回去做妾才对!”周大人只好转而开始劝起林绘锦来了。  林绘锦却是挺直了腰板:“我们小老百姓没有纳妾的概念,只有娶妻。我爹就想我嫁给一个勤快、顾家,对我好的汉子做妻。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我就是想以后安安心心的给别人做妻,我才不要给他做

    妾!”

    林绘锦这一句话怼得直接让周大人哑口无言,更是肺都要气炸了。

    这女子怎么一根筋,不开窍啊,嫁给威风堂堂的王爷做妾不比嫁给普通人做妻要好上千百倍啊!

    这要是他女儿说出这样的话,他绝对把她的腿给打断,不对,他没女儿!

    “那……那你这是想要怎么样?总不能让王爷娶你做王妃吧?”只是一个山村里的村姑,还是一个寡妇,再加上这样的容貌,严格来说是给王爷端夜壶都不配的。

    可是谁让王爷看上他了呢!他真的好想知道王爷究竟看上她那点了?

    “我不要他娶我,我只求大人给我做主,还我清白,让我离开京城,回我的桃之村!”林绘锦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坚定,随后便偷偷的看了一眼南宫冽脸上的表情。

    “这……?”周大人这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王爷看上她了,但是她又不愿意,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倒也很好的判,但是对方是王爷。

    他总不能真的这样判吧?那他第二天的乌纱帽就保不住了。

    “那你就先给本官说说,王爷是怎么强占你的?你当时又是如何反抗的!”周大人只好硬着头皮接着审下去。

    林绘锦仔细想了下,若是将梨花生辰那晚的事情说出来,怕是这个昏官,肯定认为是她勾引他的。

    所以便直接将这段给跳过了。

    “那日晚上王爷过来,问我愿不愿意给他做妾,我说不愿意,然后王爷不顾我的反抗,就对我用了强!”

    周大人听完林绘锦说的话,感觉真的没有在审下去的必要了。

    然而坐在一边的南宫冽始终都不说话,他只好接着审。

    “那你可有反抗?”

    “我当然有,但是我一个弱女子哪是他一个战神王爷的对手啊!”

    “所以,你最后就妥协了!”

    这特么审的什么啊,这不妥协,难道是想要她自杀吗?

    “我当然没有,可是我的力气又敌不过他!”林绘锦反驳。

    “那之后王爷就……强占了你的身子是吧?”周大人虽然不是一个昏官,但是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当然知道要如何的避重就轻,就王爷的责任按在梨花的头上。

    只要这女子说是,那他就会让这女子拿出证据来,没有证据,那他就不认!

    林绘锦愣了一下,有些气愤的道:“他没碰我,就是抱着我睡了一晚!”

    周大人一听这话,便再次拍了一下惊堂木:“既然王爷只是抱着你睡了一晚,并没有碰你的身体,又怎么能叫强占你呢?你这是诬告,你知道诬告当朝皇子是什么罪吗?是死罪!”  “周大人,不用在意这些细节,你就按照祈天国的律法来办吧!”正在林绘锦准备反驳的时候,南宫冽却在这个时候启开口,声音极为的清淡,漆黑的眸色中是一片平静和深邃,让人分辨不出他眸中的

    情绪。

    这下不仅周大人愣住了,就连林绘锦也愣住了。

    他这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是要放她走。

    “王爷……这?”周大人满脸的为难,一双平眉深深的皱成了一个“川”字。

    “就按照本王强抢民女这条罪来办!”南宫冽说完,便低敛下眸光,右手轻抚着左手的小拇指:“按照律法这条罪要怎么判?”

    南宫冽越是这般平静,倒是让林绘锦越发的不安起来。

    “王……王爷!”周大人的腿开始抖起来了。

    “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南宫冽声音淡冷的说着:“若是要收监的话,还劳烦周大人你每日早点儿把牢门打开,让本王去上朝,不然父皇那边没法交代!”

    林绘锦越发弄不懂南宫冽了,他这是打算来真的了?

    周大人头上的冷汗直冒,他要是真将王爷给关进去了,怕是他的人头都直接不保了。

    “你听不懂本王说的话吗?”见周大人许久都没有动作,南宫冽便再次开口,声音分外的冷沉、摄人。

    直让周大人不敢再有任何的犹豫,咽了咽几口口水道:“按照律法,理应先打十大板,然后在收监看守三月!”

    周大人说完这句话,都快哭了!

    “那就先打吧!”南宫冽话语懒洋洋的,显得毫不在意,随即便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俨然一副要接受仗打的样子。

    这可是把周大人和林绘锦两个人给吓坏了。

    就连不离的神色也微微的有些变化,冲着林绘锦示意着眼色。

    “王爷,下官不敢!”周大人直接双腿一软便跪了下来。

    “你不敢,本王就杀了你!”南宫冽走到堂下,与林绘锦并且站在一块儿,但是却并未去看林绘锦。

    衙役们拿来了刑具,南宫冽很是干脆的趴在了长凳上,然而手持着仗棍衙役却是没一个敢动手的。

    “今日的事本王不会追究,打吧!”南宫冽的声音淡淡:“若是你们不打,本王便以包庇罪犯的缘由将周府衙以及相干人等发配边疆充军!”

    这打了乌纱帽是保不住了,不打吧,又要发配充军。

    周大人哭丧着一张脸,刚准备跪在林绘锦面前祈求林绘锦高抬贵手,但是却是被南宫冽的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只得抱着必死的决心下令。

    衙役们握着仗棍的手早已出了一层的汗,他们这打的不是别人啊,是堂堂的邪王啊!

    可是他们却又不得不从……

    正待衙役们打下去的时候,林绘锦立刻叫道:“算了,算了,我不告了!”

    这下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周大人激动的直双手合十,嘴里直念着佛祖保佑。

    “真的不告了?”南宫冽站起身,轻抿的双唇缓缓的露出一抹笑意来,像是一抹涟漪在水中轻轻荡漾。

    “告了,你也不会放我走!”林绘锦低垂着头,小声的说着。

    “只要你刚才没出声,我肯定会放你走!”南宫冽掀开薄唇,语气分外的坚定,随后便将林绘锦轻搂入怀:“机会我给你了,这下是你自己选择不走的。”

    我靠,早知道,她就让衙役打下去了!

    反正他一个练武出身的人,打那十大板又没什么。

    只是南宫冽刚才那反常而又坚定的态度,真的让她内心挺矛盾的。

    “你终究是舍不得的!”南宫冽对于这个结果很是满意,如墨的眸光如水般温柔的看着林绘锦,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临走时,不离走到周大人的跟前,笑得很是神秘:“周大人,你知道该怎么做吧?王爷可不想这件事传出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