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220章 我疼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王爷,疼……我疼!”面对南宫冽一次次的折磨,林绘锦抓紧了手中的锦被,浑身都紧绷着,不由忍耐着声音道。

    她知道她越是这般紧张,就会越疼,可是她怕她一放松下来,南宫冽风卷残云的将她吃个干净,连渣子都不剩。

    “叫我冽!”南宫冽轻咬着林绘锦的耳垂。

    “冽,我疼!”林绘锦闭了闭眼睛,好似被迫喊出口。

    果然南宫冽的动作不在像之前那般霸道、侵占,转而温柔了很多,这让林绘锦在心里不由的长舒了一口气。

    但是紧接着便再次让林绘锦的神经紧绷起来,有些手忙脚乱的要去推伏在胸口的南宫冽:“凉,很凉,你不要这样!”

    南宫冽脸上的银色面具很冰,与她滚烫的身体触碰在一起,让她的身体下意识后缩了一下,但是她并不是怕凉,而是怕南宫冽会发现什么。

    “冽,我有些难受,什么时候可以好?”林绘锦是真的佩服南宫冽撒谎的本事,竟然说自己不举,但是这精力却是比牛还要旺盛。

    “这得问你自己啊,我吃了你当初给我研制的药!”南宫冽贴在林绘锦的耳边,粗喘着声音说道,甚至里面还带着那么一丝压抑。

    “你吃了药?”林绘锦眸色一惊。

    “这下你知道什么叫做自食恶果了吧?”南宫冽邪肆的笑着。

    “你以后不要这样了,对你的腰不好!”林绘锦这么做只是想要让南宫冽快点儿结束而已。

    他是名武将,行军负重,平时的操练,一个不小心就会让他的腰受伤,现在他又吃了她的药……南宫冽猛然听到林绘锦的话,心思不由一动,脉脉的暖流在他体内迅速的扩散、流动。随后在林绘锦的唇上亲了一下,低沉的嗓音暖如春风:“梨花,我在欺负你,你却还关心我的身体。这世上只有你会对

    我说这样的话了。”

    那双望着林绘锦的黑眸,璀璨而又情深:“刚才我骗你的,我没吃。你在忍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南宫冽真的说到做到,事后还起身拿来了热毛巾帮林绘锦擦洗身体。

    林绘锦已经被南宫冽折腾的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双腿更是一阵酸软,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便任由着南宫冽去。

    桂嬷嬷领着丫鬟进来给南宫冽更衣的时候,屋里残留的旖旎、暧昧气息让桂嬷嬷一下便明白了。

    在点燃了屋内的两根蜡烛后,林绘锦和南宫冽的贴身衣物随意的挂在床沿,有些的还被扔在了地上。

    这一幕自是看得这些未经训练过的丫鬟,面红耳赤。

    桂嬷嬷的神色依旧平静无波,低垂着眉眼,恭敬的唤了一声:“公子,该起床了!”

    这一次先醒的是林绘锦,或许南宫冽是真的累了,昨晚的体力活全是他一个人出的,因此没有丝毫苏醒的痕迹。

    林绘锦揉了揉眼睛,轻推了一下身旁的南宫冽:“王爷……”

    南宫冽搂着她的手便也动了动,直到这个时候林绘锦才发现自己浑身是赤果的,而南宫冽亦也一样。脸色不由微微的一红,朝里面挪动了一分。

    “嗯?”南宫冽亲嗯了一声,声音半醒半睡。

    “王爷,你该上朝了!”林绘锦又说了一声,同时将自己身上的锦被裹紧。

    南宫冽听了淡如远山的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大手一捞便又将林绘锦捞到了怀中,胸前的绵软紧贴在南宫冽滚烫的胸膛上。

    “我腰有些酸,你帮我揉揉!”南宫冽半眯着眼睛,在林绘锦耳边低吟着声音道。

    这让林绘锦的脸色更红了,像是涂了胭脂一般,不由悄咪咪的望了一眼桂嬷嬷和侍奉的两个丫鬟。

    见她们都低垂着眉眼,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似乎并没有听到南宫冽说的那句话。

    “王爷,你再不快点的话,早朝就要迟到了!”

    “到时候让马车赶快点儿就是!”

    “昨晚下雪了,今天地上全都结了冰,你还是快点儿起来吧!”林绘锦边说着,边伸出手一只从角落中拽出了一件贴身衣物塞给南宫冽。

    南宫冽听完埋在林绘锦的脖颈前,深吸了一口气:“那我回来后,你给我揉?嗯?”

    林绘锦现在只想赶紧把南宫冽弄走,便点了点头。

    南宫冽薄削的唇微微的勾出一抹浅笑,却满是情动。

    待南宫冽的马车离开别院后,桂嬷嬷便对着身后的丫鬟吩咐道:“去药馆抓点儿药,等姑娘醒了熬给姑娘喝。”

    丫鬟有些茫然:“嬷嬷,什么药?”

    “避子药!”桂嬷嬷淡淡的道。

    一贯冰冷,疏离,生人勿进的南宫冽在朝堂上少有的露出几抹笑意来,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就连在午门外等候上朝时,还与其他几位皇子和大臣闲聊了几句,尤其是在知道二皇子的小妾给他生下一个儿子后,南宫冽竟然出乎意料的询问了几句。

    这很是让众人惊讶,二皇子更是直接开口邀请南宫冽前去府中看望新生的婴孩,而南宫冽竟然也一口答应了。

    直到丞相的到来,原本面带淡笑的南宫冽这才慢慢的收敛唇角,面色变得冷凝起来。

    原本还算和谐的氛围也在这时变得微妙起来。

    当南宫冽迈开修长的长腿时,所有的人都以为南宫冽是要朝着丞相大人走去,结果却是朝后面的左太尉走去。

    这左太尉之前与南宫冽并无任何交集,当听到南宫冽说有事和他相商的时候,左太尉不免有些受宠若惊。

    不明白南宫冽所说的事是何事!

    但是不管怎样随着年关将近,今日也是官员们最后一天上朝了,明日便是休沐期了,再加上天佑祈天国,这一年来各地都没有发什么重大灾害以及战乱。

    可以说这一年是个平安年,所以在下了朝之后,各个官员的神情亦是格外的轻松,三三两两的朝广源街走去。

    几乎下了朝的官员都会选择在广源街享用早膳。尤其是天气冷了,空着肚子在朝堂上站了那么久,吃点儿热乎东西下肚分外的舒服!

    而从不在广源街用早膳的南宫冽今日却是和二皇子一块儿走进了素心斋,众位朝臣看了都不由议论纷纷。

    感觉这邪王好似在一日之间改了性子。

    有的则说邪王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高兴的事。

    桂嬷嬷看时辰也差不多了,便让厨房做了早膳送到小院去,结果却见一袭青衫,气质温雅,眉目清雅温和的少年,踏雪而来,见到桂嬷嬷微微一笑:“这些早膳便不用送过去了。”

    低沉、清润的嗓音犹如山间的清泉一般清冽,却又带着一股无言的威压。

    这不是南宫冽又是何人。

    桂嬷嬷眸色微敛,继而恭敬的道:“是,公子!”

    然而跟在身后的两个丫鬟,却是满脸惊讶,没有想到他们的公子竟然是个唇红齿白、衣履风流的翩翩公子。

    容貌虽说不上俊俏,但是气质却是甚为的清雅,说话间,眸光流光溢彩,周身闪耀着夺目的光芒。

    南宫冽便知道林绘锦这会儿还在睡,便不由的邪笑了几下,将手伸进了被窝中,原本以为她身上还未穿上衣服,却不想早已经穿好了。

    林绘锦正睡得香甜,鼻息间却传来一股清香的板栗香,酥酥软软的,分外的馋人嘴儿。

    林绘锦不由的睁开眼看了一眼,许是肚子也饿了,便启开唇咬了一口,然后闭上眼,继续睡。

    桂嬷嬷领着两个丫鬟走进来时,便看到南宫冽很是好心情的坐在床边给林绘锦剥着栗子吃,白皙如玉的指尖在土黄色板栗的衬托下格外的好看。

    “来,起来喝口粥!”南宫冽给林绘锦剥了几个板栗之后,担心带回来的皮蛋瘦肉粥凉了,便温润启口,让林绘锦起来吃。

    原本心安理得享受着这饭来张口待遇的林绘锦却是一下睁开了眼睛,她也没有思考谁会给她喂板栗吃,但是却也没有想到会是南宫冽。

    他怎么这么早就下朝了?还是她一觉就直接睡到了下午。林绘锦转过头,对上的却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但是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眸却是格外的熟悉。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