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222章 欲擒故纵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南宫冽放下手中的调羹,与白瓷的碗发出一声清脆的碰撞声,在这间安静的屋中格外的入耳。

    双目如潭的眸子深似海,语调颇沉,似是一下一下的敲打在林绘锦的心中:“梨花,我知晓你的心思!”

    这让林绘锦莫名的感觉到一种沉重的感觉。

    “那等我什么时候身边只有你一个女人了,我便在娶你!”南宫冽话音刚落,修长挺拔的身姿便站起了身,将手中的红豆花生粥碗搁置了楠木桌上,身姿孤冷的走了出去。

    “王爷,你这算什么?不愿娶我,也不愿放了我!”等林绘锦反应过来的时候南宫冽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眼前。

    候在门外的桂嬷嬷瞧着南宫冽的面容一片冷峻,全然不似方才那般眉眼温煦。

    神情依旧没有什么波动,连带着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倒是那两个丫鬟显然是被这般冷若冰霜的南宫冽吓了一跳,这前一秒还清雅温和的衣履少年,怎么出来后周身便缠绕着一层冰冷,竟是要比这外边未融化的雪还要冷上几分。

    南宫冽这骤然大变的态度,让林绘锦的心里越发的慌乱了。

    他那一句:梨花,我知晓你的心思。

    仿若真的将她真正的心思洞察到了一番。

    他不愿将她送走,只得迎娶林婉月,可是她却又不愿他身边有其他的女人。

    这不摆明着是逼他放她走吗?

    桂嬷嬷领着两个丫鬟走了进来,轻撇了一眼放在桌上还热乎的板栗和的未吃完的粥,那站得笔直的身姿,倒是没有一丝恭敬之意。

    “姑娘,若是想要欲擒故纵的话,这样是不是有些过了?”话语平淡,声调却是如落石一般,脆亮的敲打入林绘锦的耳。

    林绘锦抬起眸望向桂嬷嬷,却见桂嬷嬷一贯平静的眸中却生出了几分锋利。

    “桂嬷嬷是觉得我在欲擒故纵?”

    “昨天姑娘走后,公子便将主院砸了。”桂嬷嬷继续道:“姑娘睡下之后,公子来了好几次都没有进去,最后一次足足在门前站足了半个时辰……”

    昨夜下了雪,今日正是化冻的时候,自是要比往日更冷上几分,窗外是一片银装素裹的荒芜。

    而屋里虽燃烧着火炉,可是却还是让林婉月冷得牙直打颤。

    “爹,王爷真是这么说的?”

    林丞相清瘦的身姿透露着一种稍有的凌厉威压,脸色亦是一片阴沉:“是,在避暑山庄的事,王爷全都跟我说了,只要你点头,王爷自会到左太尉府上说明,让左太尉来退婚!”

    林婉月坐在榻上的手紧紧的捏紧,刚刚才愈合好的伤口,便再次被残忍的揭开,让她一张小脸痛得煞白。

    许久才抬起那双受惊的杏眸道:“爹,我想去问问我娘!”

    林丞相脸上是一片严肃,眉头也是紧锁着,落在林婉月身上的眼神满是探究:“爹只想知道,真的是绘锦让你去王爷房中的吗?”

    声调很平缓,可是却透露着作为父亲的一种威视。  这让林婉月的心不由的慌了,眼眶中却是滴出几滴晶莹透彻的泪水来:“难道爹是在怀疑婉月,是婉月穿着姐姐的衣服跑到王爷的床上去的吗?爹,你明知道姐姐不愿意嫁给王爷,一直都费尽心思的想

    要离开王爷……难道就因为娘的事情,婉月在爹面前就这么不堪吗?”

    林丞相望着林婉月泪水盈盈,凄楚委屈的模样,深吸了一口气走了出去。

    到了晚间,林绘锦用完了晚膳,便在梳洗房洗了个热水澡。  桂嬷嬷拿来了一件料子极薄极滑的抹胸裙,裙摆只拖曳到膝盖处,露出一截细白滑腻的小腿。外罩一袭质地柔软、领口大开的外裳,穿在身上,不仅很好的勾勒出她柔曼、绰约的身姿,更是透露出丝

    丝的诱惑与妖媚。

    林绘锦自是明白这样的衣物在现代便是一种情趣用品,是用来讨好南宫冽的。

    “这衣服姑娘穿不穿,全看姑娘的意思!”桂嬷嬷的话语依旧平淡,眸中的那分凌厉已经不见了。

    “他今晚不会来,而且他也不会喜欢我穿成这样!”林绘锦直接性的脱口而出。

    穿上摆放在另外一边的衣服,便走了出去。

    火炉上放着几块橘子皮,熏的满屋都是一阵清香。

    南宫冽没发话,她便依旧住在小院当中。

    不过桂嬷嬷也没亏待她,屋子里放了好几个火炉,就连床上的被辱、枕头也命人重新更换、添加了。

    自是没有那晚冷如冰窖了,林绘锦躺在床上,想着桂嬷嬷早上与她说的话。

    她在他心底就那么重要吗?又为什么会那么重要?

    她实在想不通。

    “公子,姑娘已经歇下了!”门外传来守夜丫鬟的声音,紧接着门便被“吱呀”一声推开。

    她以为他今晚不会来,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是来了。

    夜色中,他的身影有些摇晃,随后压实的被窝被掀开,一股清甜的酒味便将林绘锦包围,她人也落入了一个宽厚、滚烫的怀抱。

    “睡了吗?”南宫冽低沉的嗓音贴在她的耳旁,气息滚烫。

    唇齿间的那股酒香便也越发浓郁了的钻进了林绘锦的鼻息。  没等她说话,他微醉的话语便再次传来:“我下午去了二王府,二皇兄的侍妾给他新生了个儿子,人小小的,软软的,身上一股子奶香味,样子可爱极了。二皇兄还有一个三岁和五岁的女儿,都长得粉

    粉嫩嫩的,不过她们都怕我,见到我就咧嘴哭了,奶娘怎么哄都不行……”  南宫冽将林绘锦整个身子圈在怀里,嘴里依旧喃喃细语:“后来陪她们玩了一会儿,堆了一个雪人,她们也没那么怕我了,还让我抱了。用晚膳的时候,那个大一点儿的孩子就坐在我腿上,那双肉呼呼

    的小手,总是想要把我脸上的面具揭下来。”

    “不过她的手那么短,又怎么够得着?”说着南宫冽竟然笑了,很清冽干净的笑。

    林绘锦一直都静静的听着南宫冽说着。在广陵的时候,他说过他很讨厌孩子,即便透过那一张银色的面具,她也能够看出他神色中的认真。

    可是南宫冽今日一回来,话里嘴里全都围绕着孩子,语气是那么轻,那么柔。即便是个三岁孩子都听得出来他想要个孩子。

    她也以为接下来他会说想要她给他生个孩子,可是他始终都没有说。

    “王爷,早上的事,你别生气了好吗?是我错了!”林绘锦轻眨着长卷的睫羽,迎上他乌黑如墨的眼瞳,他的眼里有一束微醺的光,似乎醉得不轻。

    “王爷,我让桂嬷嬷去给你煮碗醒酒汤吧?”林绘锦见南宫冽抿着唇不说话,便要起身。

    却是被南宫冽重又拉了回来,眸底虽有醉意,可是话语却是分外的清明:“梨花,你当初就不应该救我!”

    “不救我,便没有现在这么多事了!”

    林绘锦的心微微的揪着,她想要从南宫冽的眸中看出些东西来,可是他的眸光太过深邃,越看只会让她陷得越深,犹如被困的一只小兽怎么也挣扎不开。

    “王爷……”

    南宫冽嗓音沙哑,却漫上一抹悲凉:“你为什么总是想要离开我?那天我跟婉月说的话,你不都听到了吗?我是为了你才娶她,可是你转眼就跟我说,你不希望我身边有其他的女人……”

    南宫冽的话一字一句的敲击在她的心头,震得她连呼吸一窒,眸孔微缩,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

    让她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第一个反应便是心慌,她是林绘锦,不是梨花!若是让南宫冽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他会怎样?

    “对不起……我……”林绘锦的声音中透露着几许慌乱和自责,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都是我的错,以后我不说了,我也……不想了,好吗?”

    南宫冽黑眸澄亮,凝视着怀中林绘锦轻颤的眼眸,她细长的眉宇染上一抹心疼和难受,她温香软玉的身体就这样被他抱在怀中,身体的女儿香与他身上的酒味缠绕在一块儿,竟是让人有些痴迷。

    “若是你以后还想着离开我呢?”南宫冽话语是一片清明,丝毫没有一丝醉意,低沉沙哑的声音缓缓的从他薄削的唇中吐出来。

    林绘锦轻蹙了蹙眉,她其实心里真的慌到了极点儿,一双小手紧紧的攥住南宫冽的衣角,颤声道:“我真的不想了。”

    南宫冽却是拧眉注视着她,漆黑如墨的瞳眸中满是深沉和逼人的光芒,直让她浑身的每一处汗毛都轻颤着。

    “我给你生一个孩子!”林绘锦想起南宫冽方才的话,或许他刚才一直不说,就是在等着她自己说。

    这句话一出,南宫冽如墨的瞳眸中便迸射出一抹从未有过的柔和光芒来,紧蹙的眉眼也在这一刻舒朗开,就像是连续下了十几天的雨终于见到了太阳般。

    “好。”低柔清冽的嗓音在林绘锦的耳旁响起。  直到这一刻,林绘锦紧绷的身体才慢慢的松懈下来,但是她的心依然跳得很快,很乱。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