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230章 长街繁华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不少孩童望着天空,开心的大叫着。

    众人的脸上也都洋溢着喜庆而又幸福的笑容。  林绘锦坐在梨花木雕刻镂空窗边,撑着脑袋看着在夜空中绽放的烟花,今天是除夕,京城解除了夜禁,此时最繁华的长街上定是热闹非凡,鞭炮声和小贩的叫卖声,让沉寂了一整个冬天的京城终于有

    了一丝活力。

    细细算来,她来到这个异世快有一年的时间了。

    南宫冽是她醒来第一个见到的人,但却是没有想到,他们之前竟然结下了那样的孽缘。

    她被迫接受着原主的记忆,成为了原主的背锅侠。

    她从刚开始的抵触,到最后选择弥补原主之前所欠南宫冽的,以减轻心中的那份亏欠。

    然而她始终都没把自己当成林绘锦,她做的这一切不过都是因为她占用了原主的身体,自然就要接受她原先的过去。

    她一直都想做自己,没有仇、没有恨、也更是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关系将她牵扯住。

    可是只要她一天留在京城,一天面对着南宫冽。

    她就没有办法好好的做自己。

    这里所有的人都将她当成林绘锦,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是!

    如今她以梨花的身份留在南宫冽的身边,南宫冽对她很好,这种好足以让整个世间的女人心动。

    但是她不敢动,因为她从小到大就不喜欢掌控不了的东西。

    南宫冽越是对她好,越是在意她,她就越是排斥、越是谨慎。

    因为她分不清南宫冽对她的好是发自内心的,还是在她面前做的一场戏。

    好几次她都想直接质问南宫冽,甚至直接告诉他的身份。

    但是她不敢,因为一旦她开口了,她就永远都走不了。

    即便南宫冽已经取消了和她的婚约,但是那又怎样,以他现在的权势和地位,他想要在重新将她娶回王府,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有的时候她想要赌一把,赌南宫冽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真的。

    可是想起南宫冽曾经对她说过的话,她之前对南宫冽做的事。

    这怎么可能是真的呢?

    哪怕是曾经最亲密的情侣,因为一方出轨,另外一方即便说是原谅了,可是两人之间的裂痕已经产生了,根本回不到曾经的。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也就是最不可能、最天真的那种。

    那就是南宫冽一直都认为她是梨花,从未怀疑过她的身份!

    哈,那要是这种的话,南宫冽陷得越深,等到他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他就会越发的愤怒。

    就像一位父亲发现养育、疼爱了十年的女儿,竟然不是自己亲生的。

    那种情感上的爆发,几乎能让人崩溃。

    与其这样,她倒宁愿南宫冽是知道她真实身份了,故意装作不知道,然后为她编织一张爱情的网,让她不断沉沦下去,等到了他收网的时候,她的死期也就到了。  “小云,我刚听到福叔说,长街那边好热闹啊,整个长街上都挂满了各色的灯笼,特别的热闹……我好想去长街玩啊,我在家的时候,每年过年都会和弟弟跑到街上玩的。”一个丫鬟的声音透过墙壁,传

    入到林绘锦的耳中。从刚开始的兴奋到最后的失落。  “行了,我们既然做了奴婢,就不要在想那些事情了。只得期望公子赶紧给姑娘一个名分吧,等姑娘真正成了主子,我们这些下人也就可以跟着姑娘出去玩了。”另外一名叫做小云的丫鬟望着天空,语

    气中充满着期望。

    主子不离开这座别院,那她们这些做小人的自然也要跟着待在别院中。

    “好像公子是个王爷,还是声名显赫的邪爷,听说明年初夏就要迎娶丞相府的二小姐了……”

    “谁允许你们在这嘀嘀咕咕的,讨论主子们的事的?”桂嬷嬷冷厉的声音骤然传来,直吓得在外面守夜的两个丫鬟立刻跪下身来。

    “嬷嬷,饶命,饶命,奴婢们不敢了!”

    “给我掌嘴!若是有下次直接割了你们的舌头。”桂嬷嬷却是毫不留情。宫里出来的老人,尤其还是贵妃身边的人,最是痛恨的便是背后嚼舌根的奴才。

    这要是在宫里,这两个丫鬟咋就被拖出去杖毙了。

    “桂嬷嬷,大过年的何必动这么大气!”一道清润的声音突然从走廊中传来,话里余音中满是扣人心弦。

    不离提着一盏风灯在前面引着路。

    一袭月白色金丝线绣云纹的锦袍穿在南宫冽身上,纤尘不染。

    摇曳的灯笼下,映衬着他如画般的身姿,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丫鬟,淡淡一笑间唇齿生花,令人有些晕眩。

    “公子,是奴婢管理不当,这才让这两个丫鬟在背后议论公子和姑娘的事情。”桂嬷嬷冲着南宫冽微微福了福身。

    “这件事便算了吧,别往外传就行。”南宫冽启口间,又清甜的酒香从他唇中四散开来,与他身上的沉香混合在一起很是好闻。

    随后抬脚便朝房间走去。

    这边不离则从怀中掏出一个沉甸甸的荷包,交到桂嬷嬷的手中:“桂嬷嬷,这是给别院奴才的喜钱,桂嬷嬷打赏下去之后,便潜了他们出去玩吧。今晚公子和姑娘都不回别院住。”

    桂嬷嬷微微颔首接过装有银两的荷包:“奴婢替这些丫鬟奴才谢过公子。”

    “还有这是公子特意给桂嬷嬷的!”不离笑着将一个描金朱红的小方盒交给桂嬷嬷。

    打开一看,里面赫然是一只上等人参,价格不菲。

    桂嬷嬷神色未变,坦然而平静的接过这个小方盒:“奴婢谢过公子的好意。”

    屋里的林绘锦听到南宫冽的声音后,便将窗户关上了,从而坐在塌上,盖上被子,吃着桂嬷嬷为她准备的点心。

    “你不是参加宫宴的吗?怎么突然回来了?”林绘锦见到南宫冽走进来,惊讶的问道。

    “宫宴哪有陪着你有意思。走吧,我带你去长街玩。”南宫冽对着塌上的林绘锦微微一笑。

    长街中灯火辉煌,各色精美的灯笼高挂,崭新的对联和窗花贴在门上和窗户上,再加上那不时传来的鞭炮声,异常的喜庆和热闹。

    南宫冽牵着林绘锦的手穿过繁华的长街,街边的小贩卖着各种的吃食和精巧的玩具,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光是看那热气腾腾的白色烟雾就让人食欲大开,再加上那鲜艳夺目的颜色,更是在这寒冬中给人带来一丝温暖。

    “你要带我去哪儿啊?”林绘锦见南宫冽拉着她,不像是走马观花的看看,好像是有目的性的。  “带你去套圈啊,西楼下有一个套圈的摊子,占地面积很大,东西也很多。”南宫冽给林绘锦暖着小手,低下头神色很是自然的说着,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漾在唇角的笑意忽而微小的顿了顿,接着

    笑意越发深邃:“我过来时看到有很多姑娘围在那玩,我想你应该喜欢。”

    林绘锦晨曦露珠般的眼睛晶亮的看着南宫冽,他眉眼青俊,脸部线条极为的流畅,从侧面看去甚为的绝美。

    五官虽普通,但是却难掩他身上那股清雅和郎艳独绝的气质。

    “是吗?”林绘锦轻点了一下头,脸上有好奇的神采。

    他终究还是知道她的身份了,在广陵的时候她看到套圈子的摊贩,觉得好奇便要玩,但是她死活都套不中。

    而他就冷漠的站在旁边看着,没有要帮她的意思。

    第二次的时候,是他主动提出要给她套圈,那个时候他们的关系也缓和了一些!

    或许就是那一次之后,南宫冽就记在了心理,这是一种潜意识的行为,估计等到南宫冽说出来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所以才会在最后加上那么一句话。

    西楼下果真摆了一个很大的摊子,老板也有好几个,都很忙碌的捡着没有套中的竹圈子。

    也正如南宫冽所说,围在这边玩的大多数是姑娘,因为这地上摆的全都是姑娘家喜欢的东西。

    而其他围在这边的人自然是姑娘的家属亦或者恋慕姑娘的公子,当然更多的则是丫鬟陪着。

    南宫冽仗着身高的优势,轻而易举便挤到了最前面,地上的东西琳琅满目,甚至好些都价格不菲,而在最中间竟然放着的是永安号的胭脂,所以这才惹得不少富家小姐前来玩乐。

    可惜那个位置放的太过刁钻,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人能够套中。

    林绘锦扫视了一眼,却在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而那个人显然早已经是看到她了,朝她身上射来的目光带着深深的嫉恨。

    如一把锋利的刀般恨不得一块一块将她身上的刀剜下来。

    今年的宫宴林丞相称病没有参加,而她这个本有资格跟着父亲进宫的人,自然也就去不成了。

    于是林婉月便和林婉然两人带着丫鬟出来游玩。

    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梨花,最重要的是她身边还站着一个人,这个人一直都握着她的手,小心的呵护着她。  她一开始还以为认错了人,毕竟那个站在梨花身边的男人气质和王爷截然不同,前者洒脱中带着一些清雅,而后者则是霸气凌然。可是细细想来,那个男人的身段却是和王爷相似的,并且能够与梨花举止这般亲密的,就只能有一种可能,这个男人就是王爷!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