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285章 我走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知道绘锦小姐是不是比她还要喜欢王爷!

    这句话就如同一根针般深深的扎进云辞的胸口,将他刚刚愈合的伤口再次挑开。

    这世界上最大的伤痛就是,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吧!

    风轻轻的吹在云辞的耳边,将他勾勒在耳边的墨发吹散下来。

    “我知道了……”沉默了许久云辞才再次开口,淡雅如雾的双眸中是一片海的壮阔:“我会娶她的!”

    这声音很轻,很淡,就如果刚刚吹过他耳边的风一般。

    一晃眼便不见了,可是那阵风确实来过。

    那五个字看似是那么的简单,但是却没人知道这五个字究竟意味着什么。

    他终究还是向这个世界妥协了,成为了那个他最不想成为的人。

    他不娶她也会娶别人,但是唯独娶不到他想要的人,所以他娶谁都一样。

    不离有些惊讶的抬起头看向云辞,似是很意外云辞竟然会爽快的答应。

    “南音小姐听到这句话,一定十分的高兴。”不离回答道。

    云辞却是没有在说话,而是掀起裙袍朝军营附近的一处小溪走去。

    “王爷,如果你想要沐浴的话,那奴才……”不离见这样连忙在云辞身后说道。

    云辞的身影却在这时一下停住了,转过身看着不离启口道:“原来你也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不离想了想,继而便立刻想到今天是什么日子,是云辞获得重生的日子,也是南宫冽的忌日。

    说完云辞便转身离去,那挺拔、俊雅的身姿在夜色中显得是那么的悲伤和孤寂。

    不离想要跟上去,但是却还是止住了脚步。

    或许他更愿意单独的待一会儿,与南宫冽说会儿话。

    潺潺的溪水声在耳边静静的流淌,皎洁的月光倾泻在溪水中,犹如在溪水上罩上了一层银光。

    他刚认识南宫冽的时候,每晚南宫冽就特别喜欢到小溪边,看着天上的月亮。

    他问他是不是喜欢月亮,南宫冽说他不喜欢。

    他每晚来小溪边看月亮,只是听人说月亮可以将一个人的相思之情传达给另外一个人。

    所以他不是在看月亮,而是在想念一个人。也希望那个人知道他在想她。

    然而他回到京城后,发现林绘锦是不喜欢看月亮的,所有月亮无法帮他传达他的相思之情。

    而林绘锦也不会知道有一个人一直都在另一个遥远的地方想他。

    “对不起,答应你的事情,我没办法帮你完成了。”云辞盘腿坐在礁石上,手中捏着一杯酒杯,而另外一只酒杯则注满了酒放在地上。  “因为我马上就要回朝旭国了,不能在用你的身份留在祈天国了。”云辞看着摆在地上的那只酒杯缓缓启口道:“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名留青史,让所有人都记得今天是你的忌日。不会在像今日这

    般,让你过得如此的孤单,冷清。”

    云辞说完便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眸色中迅速的闪过一抹决绝,随即便从怀中拿出了那枚圆锭子。

    在月光下,那枚圆锭子像是被镀上了一层银色的光芒一般,微微的闪耀着光芒。

    随后云辞便用随身携带的匕首,挖开了礁石下面的泥土,随后将这枚圆锭子用一块儿布包裹着,埋入了土壤中。  “这是她的东西,我觉得我留在身边不合适。但是你应该很在意,所以我先将这东西留在这,等到明年的今天,我在将这枚圆锭子与你一块儿葬入皇陵当中。”云辞将圆锭子子掩埋好之后,便拿起地上

    的酒杯,将里面的酒倒在了土壤中。

    月色是那么的美却又是那么的寂寥,倾泻在云辞的身上时便又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哀伤,却又带着几分冷意。

    云辞又与南宫冽喝了几杯酒,说了一些话之后,刚准备离开,便听到周围传来了一些动静。

    像是女子垫着脚踩在石块上发出的声响。

    云辞循声望去,便看到草丛中走出一身姿绰约的女子,一只手拿着火折子,一只手拎着一个木桶,来到溪水旁打水。

    这柔楺轻曼的身姿,他看得好似有些熟悉。

    但是那个念头却只是在脑中一闪而过,怎么可能是她?

    然而这军营中怎么会有女人?他没听说有将领是带了家眷来的。

    那她又是从哪里来的。

    云辞从树下走出来,便见那女子蹲在地上,用瓢舀水装入身旁的木桶中。

    在舀水的同时,这女子还抬起头警惕着四周,似是像是怕被人发现她一般。

    云辞就这样站在女子的身后,双眼微眯的看着眼前蹲在石块上的女子,月色朦胧下,她的背影真的和她很像,是每一处,每一个西街,甚至是动作都很像。

    当女子装了大半桶水,刚一转身便冷不丁的看到身后突然站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没有脸的人,当即就吓得她大叫起来,脸上满是惊恐和慌张的神色。

    连手上的火折子都被丢到了地上……

    好不容易舀的大半桶水也更是被倾撒到了地上。

    细雨的脑袋是一片空白,第一个反应就是跑……

    而当云辞看到细雨的脸时,眸孔迅速的放大。

    看着她从自己身旁惊慌失措的逃离,云辞并没有挪动一下脚步,依旧身姿笔直的站在原地,一切显得都是那么的平静。

    是她又如何?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云辞深吸了一口气,轻眨了一下眼瞳,似是在隐忍着什么。

    但是下一秒,他还是追了上去……

    “啊……你放开我。”细雨慌不择路的朝自己的营帐跑去,但是自己的手臂却一下被人抓住,人也一下被带到了那个人的面前。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细雨也看清了对方不是没有脸,而是脸上戴着一张银色的面具。

    细雨一下就反应过来面前的人是谁,但是眸色中的害怕却没有消失,很是惊慌的唤了声:“王爷,对不起,我……”

    晏先生交代过她,不允许她出营帐一步,也更是不允许她与任何人接触。

    但是她因为从小爱干净惯了,每天都要洗澡,所以她才会偷偷的趁着夜色去溪边打水洗澡。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面容,一切都好似是在做梦一般,是那么的不真实。

    云辞微眯着眸子,伸出手轻抚上细雨的脸颊,滑腻似酥的肌肤,触感是那么的真实。不像是带了易容面具,或者涂抹了易容液!

    “是你?”云辞喃喃的从最嘴中吐出这两个字,他深沉如海的眸光中是一片复杂。

    细雨以为云辞知道她就是那个在宴席上冒充林绘锦的人,便立刻点了点头:“是,是我。”

    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云辞的眸光便越发的复杂了。

    他已经将她放下了,可是结果她竟然又回来了,还是她从来都没有走过?

    她一直都在,只是晏大夫和不离一直都瞒着他。

    “你不是走了吗?又回来做什么?”云辞那双古城深山般的瞳眸看着面前的细雨,里面是一片复杂和幽深。

    可是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却是很淡,很轻。不带有任何的感情。

    就如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对她说话的语气。

    细雨一下就明白过来,原来王爷是将她当成林绘锦了。

    也对她长着一张和林绘锦一模一样的面容,就连林绘锦的亲生父亲都分不清。

    “王爷,我……”细雨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但是呼吸中却还带着几分急促,话还没有说完。

    云辞便垂下了手,转过身冷漠道:“你立刻离开这里,以后不要在让我看到你。”一刹那的柔情在他心中划过,但是紧接着便是更深的坚定和决绝。

    他不想在这样一直下去了,他累了。

    要么林绘锦永远离开他,要么就一辈子留在他身边。

    说完云辞便转身朝来时的路走去。

    细雨知道王爷这句话并不是对她说的,而是对林绘锦。

    因此也没有说话,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之后,见云辞走远了,便想重新回溪边将水给打回来。

    “我不是让你走的吗?跟着我做什么?”云辞没走多远,便发觉她跟了上来。这让他有些恼火,便一下停住了脚步,冷然的转过身对着细雨说道。

    “我……我是想……”细雨以为云辞已经走远了,因此云辞的冷冽的声音再次在她面前响起时,让她吓了一跳,一不小心就踩到了地上的一截木棍,身体就这样不由自主的朝云辞扑了过去。

    云辞几乎是出于不能和下意识的动作,伸出手就接住了细雨。

    而细雨便也直接就扑倒在了云辞的怀中。

    “你是想让我送你走吗?”细雨扑进他怀中的那一刹那,云辞便听到了盾破裂的声音,他狠狠的深吸了一口气,眸中的复杂变得越发的复杂起来。

    “王爷,不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细雨有些慌张的想要从云辞的怀中离开,可是却发现云辞并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你究竟走还是不走?”云辞低下眸,看着怀中的细雨道。

    他总是一次一次的在给她机会,本以为那是最后一次,可是没有想到,他又给了她一次。  “我,我走,我走……”云辞越是将她当成林绘锦,她就越是害怕,也更是不敢说出自己的身份。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