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303章 诚恳的道歉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虽然他说的话并不过分,也很客气、委婉了。

    或许别人不会觉得有什么。

    但是他那句话破坏了他在她心目中那静若安好、淡然温雅的形象了。

    所以自然就对他就没有好感了。

    就像你突然发现你温柔的爱豆竟然会说脏话一样。

    “潘姑娘?”云辞见林绘锦仍旧没有说话,便又稍稍抬高了下音调。

    这次林绘锦没去看云辞了,反倒已经发现了藏在这些诗词里面的秘密。

    “走这边。”当林绘锦将这些诗词重组之后,便立刻得出了一个线索,随后就朝右手边走去。

    云辞只当是林绘锦在认真思考答案所以才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越是到后面,关卡的难度就越难,不过对于林绘锦这个接受过古代私塾教育又必备着现代教育的人来说,这些关卡是难不倒她的。

    因此她带着云辞是一路过关斩将,丝毫不受什么阻挡,感觉要不了多久她们就能顺利的抵达许愿树了。

    而这期间云辞和林绘锦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周围的气氛也十分的安静。

    唯有云辞手中盲杖敲打在地面发出的“笃笃”声响。

    “咔嚓”一声铁器碰撞的声响,林绘锦成功的找到门的钥匙,小小的铁箱子除了放着打开门的钥匙之外,还放着两个用红丝线绣的荷包。

    荷包里面放着的则是一些果脯、糖果。

    应该就是主办方送给玩家的一些小礼物。

    “给你。”即然有两个林绘锦自然而然就将另外一个荷包递给了云辞。

    “不了潘姑娘,即然这钥匙是潘姑娘找到的,那礼品应该归潘姑娘所有。”云辞俊美出尘的面容微微动了一下,随即掀开绯色的唇,淡声道。

    林绘锦挑了挑眉:“说的也对。”

    之后就毫不客气的将两个荷包都收下了。

    而接下来林绘锦自然而然就收获了更多的荷包,不一会儿就将腰间给挂满了。

    然而很快林绘锦就发现,这后面的关卡难度虽然没有提升,可是却并不是在考智力了,而是需要两个人通力合作才能通关了。

    云辞仍旧沉默的跟在林绘锦的身后,除了能够通过林绘锦的脚步声以及手中的盲杖辨别路之外,便什么都发现不了了。

    而现在林绘锦却是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一根根木柱,开始犯了难。

    这很显然是需要双方两个人,互帮互助的踩着这些木柱走过去的。

    但是问题就是云辞他看不见啊……

    他看不见他就没办法辨别两根柱子之间的距离以及方向了。

    这一脚踩空掉下去,虽然没啥事,下面是流淌的溪水,但是衣服湿了也不太好过。

    于是林绘锦就简单的跟云辞说了一下。

    云辞听后却是将手中的盲杖递给林绘锦:“麻烦姑娘用这跟盲杖量一下柱子与柱子之间的距离,之后在告诉在下,从这里到对面一共需要经过几根柱子。”

    林绘锦按照云辞说的一一做了,当将结果告诉云辞之后。

    云辞握住手中的盲杖,对着林绘锦淡笑道:“有劳姑娘了。”说完脚尖一点,芝兰玉树的身姿便如一只轻盈的鸟儿一般,弧度优美的飞跃到了对面。

    你真特么是好样的。

    亏她还担心他要怎么过去呢?结果他倒好直接一踮脚就自己飞过去了。

    “潘姑娘,在下在这等你,你小心一些。”紧接着云辞转过身,嗓音清浅的对着林绘锦道。

    mmp,他是不是以为面前就是几根树桩,下面是浅浅的水洼啊?他知不知道这几根柱子离下面的溪水有多高?

    他知不知道这是需要两个人互帮互助,才能通过的游戏?

    现在他自个儿过去了,把她撂在这边。

    还让她过来的时候小心点儿!

    林绘锦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与其一个不小心踩空掉下去,倒不如直接踩着水直接走过去了。

    于是林绘锦就坐下身,脱下鞋袜,掀起裙摆,撸高裤脚,露出一双纤细笔直白皙的小腿,试了下水的深度之后,便拎着鞋,小心的趟着水走过去了。

    云辞听到了水声,似乎知道林绘锦干什么了。

    薄唇轻动了一下,想要说什么,但是还是默默的转过了身去。

    虽然说是春日了,但是晚上的溪水却还是很凉的,直到林绘锦重新穿上鞋袜,双脚这才慢慢恢复了点温度。

    尽管林绘锦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却是憋了一团火。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生气,明明他们两个人不过是贫水相逢而已,人家帮她是情分,不帮也是本分。

    可是她心中就是很不爽,在到达下一个关卡的时候,林绘锦的唇角便露出一抹邪笑,故作为难的道:“这扇门要我们将这上面的字读一遍,但是我不认识这些字啊,这些字好像是……骨古文。”

    字体一直都在不断的演化,骨古文是五十年前通用的字体,现在用的字体则比骨古文的比划简介一些。

    “在下认识骨古文。”

    “可是你又看不见!”林绘锦为难的说道:“那不如这样,我用簪子写在你的手上,你来念如何?”

    云辞觉得也只有这个办法,只是很奇怪骨古文是五十年前用的文字了,虽然有些地方还在用,但是来参加春日宴的都是年轻人,他们中极少有人认识骨古文的。

    为什么还要求年初骨古文写的诗句?

    林绘锦拔下头上的一根木簪,借着昏暗的光线,便在云辞的手上写着:暗梅幽闻花,卧枝伤恨底遥闻卧似水,易透达春绿。岸似绿,岸似透绿,岸似透黛绿。

    林绘锦写一个字云辞就念一个字,他的声音很是好听,并且发音标准,咬字清晰,再加上那富有磁性的嗓音,念起诗来当真是一个享受。

    然后云翠一边念,林绘锦一边已经憋不住笑意了。

    那是一首陆游的诗,语句也都很优美,但是这些字的谐音连起来就成了地地道道的山东话:俺没有文化,我智商很低,要问我是谁,一头大蠢驴,俺是驴,俺是头驴,俺是头大蠢驴。

    “门没有开,可能需要你连贯起来念一遍吧。”林绘锦脸上已经堆满了笑意,但是却还是不得不用平静、认真的语调对云辞说道。

    云辞当然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林绘锦在骂他,从字面上来看是没有任何意思的。

    因此就按照林绘锦说的,将整首诗连贯起来念了一遍。

    那边林绘锦在艰难的咬着唇,不让自己笑出声来,但是那双水眸早已弯成了一道明月。

    看着云辞那一副认真而又一本正经的样子,林绘锦就越发的想笑。

    当然云辞也不是一个傻子,感觉到林绘锦在旁边忍着笑,随后就反应了过来,念诗的话语一下戛然而止。

    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倒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样子:“姑娘,你写诗骂在下?”

    “没有啊,我都是按照墙上写的。”林绘锦开始装无辜:“一笔一画都没有少,不信你自己看嘛!”

    “那不若姑娘念一遍?”云辞唇角依旧勾勒着浅浅的弧度。

    “我又没你那么好的记性,念一遍就能记得了。不如你在多念几遍,说不定我就能念出来了。”林绘锦还在那装傻充愣。

    反正骂了他一下,她心里好受多了。

    “刚才在下自己一个人过去,将姑娘一个人丢下,潘姑娘是记恨在下?”云辞神色依旧是淡淡的,浅浅的涟漪在他的唇角缓缓荡漾着。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非亲非故的,我为什么要记恨你啊!”原来他也知道那样不好啊?

    “在下并非有意,以为姑娘能够过去的,在下在这里给姑娘道歉。”云辞微微弯了弯身体,诚恳的给林绘锦道歉。

    这倒是让林绘锦觉得自己有些小心眼了:“公子,你真的想多了。这诗真不是我写的,是你自己误会了。”这诗确实不是她写的!  “姑娘,我们萍水相逢,上次你在客栈与我说的一番话,让在下受益匪浅,在下也十分感激。只是在下今日是与在下未婚妻一同来的。姑娘你也不希望你的未婚夫与别的女人在一块,言语过于亲近吧?

    所以还希望姑娘能够谅解在下。”云辞虽然看不见林绘锦脸上的表情,但是这一路上他还是能够感觉到的。

    本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亦或者什么都不在意,却是没有想到他的心思竟然这么细腻!也很是设身处地的为他的未婚妻考虑。

    果然别人的男朋友从来没让她失望过。  “你说的没错,但是你也没必要太过那么敏感,认为别人摔跤是为了故意接近你吧?”即然对方都如此诚恳的跟她说了,那她当然也就开诚布公的跟他好好谈谈了:“我告诉你,我喜欢一个人会正大光明

    的去喜欢,绝不会搞这些小动作来引起对方的注意。”

    “这件事确实是在下敏感了,误会了姑娘。是在下的过错,姑娘写诗骂在下骂得没错。”不是他敏感,而是这样的事情他真的碰到太多了,以前他孤身一人,对于这些小姑娘的心思,倒也没那么在意。  但是他现在有了未婚妻,尤其是对方在明知道他有了未婚妻的情况下,还故意花费心思的接近他,就会让他有些反感了。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