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308章 原来是我想多了

第308章 原来是我想多了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不是有丫鬟吗?外面还有侍卫呢?”云辞步伐微微朝后退了一步,与南音保持了一段距离。

    “云辞我真的怕……我怕她会回来,然后你就不要我了……”南音波水溶溶的眸光看向云辞,嗓音中满是可怜而无助。

    她自然指的是林绘锦!

    云辞轻抿着唇,沉默了一会儿:“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了?”  “我不是今天才想,而是一直都在想,无时无刻的都在想,要是她再回来了,我该怎么办?云辞,你要娶她为妃,我没有关系,我就怕,你会不要我!”南音楚楚动人的眸子在烛光的照耀下闪烁着不安

    的光芒,抓住云辞衣角的手也越发的紧了。

    她是怕,她很想要云辞陪着她,但是却并不是因为这件事。

    “南音,不要乱想!”云辞如玉般华美的面容是一片沉默,淡淡出声安慰着南音:“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

    “云辞,可我还是很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心会慌成这个样子,你今晚陪陪我好不好?”南音将头埋在云辞的怀中,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又是一阵沉默,云辞薄削的唇轻抿着。

    随后便从唇中缓缓的吐出这一句话:“好,我今晚去你房里陪你。”

    有了这句话之后南音就分外的安心和开心了。

    “但是你以后不要在这样胡思乱想了。”云辞紧接着又开口道。

    夜色寂静,挂在房门上的风铃偶尔会发出一两声的“叮咚”脆响,窗外的满城灯火也被一片浓稠的墨取代。

    南音安静的睡在床上,一脸的甜蜜和安心。

    而坐在床沿的云辞见南音已经睡着了,便慢慢的从南音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刚准备起身离开。

    耳力灵敏的云辞便听到从隔壁房间传来的细微动静,好似是挪动桌椅以及走路的声音。

    南音和云辞的房间是挨着的,因此这传来动静的房间,便自然是云辞的那间房间。

    自从林绘锦确定南音认识容枫之后,林绘锦便想要从这房间中找到一些线索。

    但是这房间的主人在让出这间房间的时候就已经让侍从将自己的东西搬去了别的房间。

    林绘锦翻动了一圈自然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因此林绘锦便只好放弃,打着哈欠开始思考今晚她要怎么睡。

    幸好橱柜里有多余的棉被,而床上又有两个枕头,林绘锦便打算直接打地铺睡在地上。

    在林绘锦铺好被子,去拿床上的另一个枕头时,却是有几张白纸从枕头中掉落下来。

    林绘锦捡起地上的白纸,纸上的字迹苍劲有力,力透纸背,但是可能因为云辞看不见的缘故,所以字写的并不整齐。

    林绘锦走到烛光下,看着纸上的内容,语句晦涩难懂,就像是高中课本里的古言文一样。

    上面的字,她全认识,但是全都结合起来之后,林绘锦就有些难懂了。

    林绘锦一个一个的念着,念了好几遍都没有什么头绪。但是却也能大概猜出这房间中的主人身份不简单。

    这上面的内容应该是叙述某一件公务或者政事。

    并且还只是打的一个草稿!

    这不仅仅是林绘锦本人了,就是原主都没有接触到这一块儿,因此林绘锦蹲在椅子上,费劲的一个字一个字的翻译着。

    然而站在墙边的云辞,却是将林绘锦的声音清晰的听入到耳中。

    而当林绘锦完整的念出他批阅折子时打的草稿时,脸上的神色骤然便变了。

    这是林绘锦的声音!

    很显然林绘锦在来到楼兰国之后,便刻意的去学习当地人的语音,语调和说话的方式。

    当地人的语速比较快,说话也比较简洁,因此他才没有听出她的声音。

    但是当她认真的念这些诗句的时候,她便会不由自主的切回到她自己的声音。

    这世上有很多声音相似的人,就比如细雨,她的声音和林绘锦的声音完全一模一样。

    可是细雨的语调、语速以及说话的方式都与林绘锦不一样。

    细雨从小就被当做瘦马训练,因此语调一直都柔柔和和的,像是春天的细雨一般,没有多少的力度。

    但是林绘锦是丞相府的千金大小姐,语调轻缓却又透露着骨子中的一种自信与沉静。柔中透着刚,刚中又透着婉……

    与细雨是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当她一字一字的念出纸上的内容,并且连续重复了好几遍之后,他就越发的确定她就是林绘锦了。

    云辞立在白色的墙壁前,橘黄色的烛光将他芝兰玉树的身影长长的拖曳在地上,显得分外的陡峭和孤寂。

    原来他真的太高估她了。

    从她离开他之后,有关他的一切消息她都不知道!

    也更是从未对他的身份和容貌好奇过。

    但凡她要稍微的想去了解一下他,她怎么可能认不出他就是云辞呢?

    云辞真是想笑,他一直都觉得不管怎样林绘锦应该会好奇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会在离开后留意他的一些消息。

    但是他真的想多了,也把她想得太好了!

    云辞颀长如玉的身姿在烛光下立了很久,很久……

    那一瞬间他涌上了一种感觉,之前他对她所做的以及所说的,都是麻绳拎豆腐,白搭!

    第二日晨曦景瑜便敲开了云辞的房门,将一块刻着林绘锦笔迹的木牌交到云辞的手中:“公子全都是按照上面的字迹刻的,一毫不差。”

    云辞接过那块刻着林绘锦笔迹的木牌,大拇指缓缓的在那些字迹上划过,细细的摸过那一撇一奈。

    其实他心中还存着一丝希望的,他希望那个人不是林绘锦。

    只是声音和林绘锦恰巧相似罢了。

    但是世上的声音可以相似,可是一个人的笔迹却是独一无二的。

    这是林绘锦的笔迹无疑,她……就是林绘锦!

    云辞摸着木牌的手倏地一下用劲,那一块木牌便在云辞的掌心碎成了几半。

    “拿去扔了吧。”云辞将碎裂的木牌放在桌上,声音很淡的对着景瑜说道。

    “是。”景瑜伸手去拿桌上碎裂的木牌。

    紧接着云辞又开口道:“你在帮我去做一件事……”

    “叮铃铃”风从窗户的缝隙中吹进来,让挂在门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

    容枫慢慢的睁开眼睛,流光绚烂的眸光在桃花眸中缓缓流转着,看着眼前这陌生的环境,清隽妍美的面容便露出一抹茫然。

    随即一扭头便看到了睡在地上睡得正香的林绘锦。

    “绘锦……”容枫刚坐起身,便觉得脑袋十分的涨疼,好似被上万根银针扎过一般。

    “绘锦小姐……”容枫下了床蹲在林绘锦身旁。

    林绘锦轻皱了一下眉头,似是十分的困,轻哼了几下就扭过头继续睡。

    容枫见这样不染而红的双唇便轻勾出一抹桃灼的笑容:“绘锦小姐,这是什么地方?”

    “别吵……”林绘锦是真的很困了,直接翻过了身,继续睡。

    容枫蹲在旁边,歪着脑袋看着林绘锦霸道而又可爱的睡姿,妖冶的眸光中荡漾出一波又一波如玉一般的温柔之色。

    随后容枫便弯下腰将睡得像小懒猫的林绘锦给抱到了床上,林绘锦还有些不乐意的在容枫怀里哼了哼,但是一放到舒服的床上时就老实了。

    “潘姑娘,请问你醒了吗?”早膳的时间过去了一半,都没有见林绘锦从房间中出来,云辞便让侍从去敲林绘锦的门。

    而开门的则是容枫。

    侍从站在门外愣了一下,随即便道:“公子你醒了?我家公子让我来叫你们去下面用早膳。”

    这个时候林绘锦也被敲门的声音给吵醒了,睁开了一只眼,朝门的方向望去。

    “好,替我谢谢你家公子。”容枫朝楼下的方向看了看,便见一白衣胜雪,清贵无方的男子与一娴静淑雅的女子坐在窗边用着早膳。

    他朝楼下看的时候,那眼睛缠绕着白布的男子也微微的仰起头,朝他的方向看来。

    林绘锦从床上坐起来,打着哈欠,俨然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反应也有些迟钝。

    容枫在床边站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小枫你醒了?你什么时候醒的?我怎么不知道?”林绘锦抬着一颗小脑袋,揉着眼睛兴奋的问着,随之便又奇怪的道:“奇怪,我怎么睡到床上了?”

    “我早上醒来的时候把你抱上床的。”容枫低垂下眸,声音低沉的说道。

    林绘锦又愣了一会儿,似是在反应容枫说的话。

    “容枫你记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了?”林绘锦立刻问道,眼神中带着一丝期翼。

    容枫认真的想了一下:“我只记得和你说这话,我的头就突然开始疼起来了,像是要炸开一般,十分的难受,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你有没有想起一点儿以前的事情?”林绘锦紧接着问道。觉得不可能啊,他昨天都说出了一个叫做南音的人,应该记起来了一些事情才对。

    容枫一脸茫然的摇摇头:“没有,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但是好几次明明觉得快起来了,但是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你知不知道你昨天叫了了一个叫做南音的名字,还说她骗你。你一点儿映像都没有?”可能是因为容枫刚刚醒过来,或许过几天容枫就能够想起来了。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