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313章 林染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林绘锦蹲下身捡起地上的竹笛,指尖浸润着雨水的冰凉,她似是还闻到了竹子的淡淡清香:“公子,这竹笛是你掉的?”

    “是!”云辞听到林绘锦的声音似是松了一口气:“不知道老板娘可不可以跑一趟,将竹笛还给在下?”

    林绘锦看了看四周,二楼只有云辞的一个房间还亮着灯。

    握着冰凉的竹笛,犹豫了一下,便开口道:“好,你等一下。”

    “老板娘,这么晚了,你还没有睡。是不是我吵到你了!”林绘锦原本想把笛子放在门上就走的,但是等她上来的时候,云辞已经打开门,站在了门框里。

    “没有。”林绘锦摇了摇头,将竹笛还给云辞。

    “我未婚妻她怕雷声,我只好吹笛子安抚她。刚才一滴雨水落入我手中,我这才没有拿稳笛子,劳烦老板娘你跑一趟了。”云辞接过竹笛,缠绕着纱布的手细细的擦拭掉竹笛上的水泽。

    似是很爱惜这根竹笛,但是这根竹笛一看就是新做的。

    林绘锦听了只觉心中微微一酸,脸上却依旧露出一抹笑颜:“没事,公子你早点儿休息,我下去了。”

    “老板娘,你喝酒了?”正在林绘锦转身离开的时候,云辞却是轻嗅了下鼻子,淡淡笑道:“似乎喝的不少,那老板娘下楼的时候小心点。”

    喝酒!我靠,林绘锦一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她是喝了酒的。喝了酒就不能吃安眠的药物了。

    这样很容易中毒的!

    况且她还喝了不少的酒,而为了让自己多睡一会儿,她还特意加多了一点儿量。

    “完了……”林绘锦说完,便立刻快速的冲下楼梯。

    “老板娘,你怎么了?”云辞听出了林绘锦语气中的不对劲,又见她那么着急的下楼,犹豫了一下,便也跟着走下了楼。

    “呕……”林绘锦下了楼,连伞也顾不上撑,便直接跑到墙角边,开始干呕起来。

    虽然这毒死不了人,但是却是会很难受的。

    云辞听着林绘锦呕吐的声音,似乎她很难受。

    “老板娘,你没事吧?”云辞走到林绘锦身旁,清新的雨水味道夹杂着从胃部吐出来的葡萄酒味道,味道有些冲。

    林绘锦蹲在地上,用手指扣着自己的喉咙,让刚喝进去的药全部吐出来。

    那一瞬间是说不出来的难受,感觉喉部在剧烈的灼烧一般。

    这吐出来的不仅仅有汤药,有酒,还有她已经消化的午饭。

    即便有绵绵的细雨冲刷着,可是味道却也十分的难闻,比腐朽的尸体还要的令人作呕,再加上吐在地上的那堆东西……

    让林绘锦又再次吐了……

    可是却还是伸出手,让云辞走,她当然不想让云辞闻到这作呕,难闻的味道了。

    “我没事……”林绘锦说完又再次张开嘴,弯着腰,干呕起来,胃部就好似被伸进一个火钳在里面不停的翻滚搅动着。

    “吐完就会好受点了。”云辞只是以为林绘锦喝了太多的酒,醉了。所以才会这样的,便在旁出声安抚着。

    林绘锦依然弯着腰,一边冲着云辞摇着手,一边难受的说道:“我没事,公子,你走吧……”

    也不知道是因为体内的酒精又开始发酵了,还是因为那难闻恶心的味道,让林绘锦的脑袋一片昏沉,十分的难过。

    云辞虽然看不见,但是却也可以感觉到林绘锦的难受,甚至能够感受她单薄的背脊正微微的发着抖。

    “你有什么心事吗?为什么要喝这么多的酒!”云辞边说着,边伸出了手轻拍着林绘锦的后背。

    云辞这一句话无疑不是戳中了林绘锦的心事,让本就被酒精和呕吐折磨的林绘锦,心情越发的难受起来,心口又酸又疼,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

    明明他都有了未婚妻了,又为什么要跑过来问她有没有事,又这么温柔的拍着她的背。

    这让林绘锦的脑袋很乱,仿佛要炸开一般,也更是十分的烦躁,想要迅速的脱离这种状态,不想要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林绘锦咬着牙,一下就用力的挥开了云辞的手,大声的喊道:“走啊……”

    云辞愣了一下,绵绵的细雨淅淅沥沥的落在他墨染的青丝和清风雾月的容颜上,汇聚成一滴滴水顺着流畅的棱角滴落下来。

    “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云辞又启开唇温温浅浅的问道。

    林绘锦听后只用力的抓住自己的胸口,她现在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她本身就是这样的想法。

    让她很想将情绪宣泄出来。

    告诉他,她喜欢他!

    但是她仅存的理智告诉她,她不能!

    因此她只能选择另外一个极端,那就是用力的将他推开,推得远远的。

    让他不要在出现在她面前了。

    “滚啊……”林绘锦似是要将所有的情绪全都宣泄这两个字中。

    在这寂静的雨夜中十分的大,但是却被一同想起的雷声给遮挡住了。

    容枫赶到院子中时便看到林绘锦蹲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和披散的头发全都被雨水淋湿了,连脸上的妆容也都被雨水晕染掉了。

    她的神情和眼神是那么痛苦,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狼狈过。

    立刻冲过去保住林绘锦的身体:“你怎么了?”

    林绘锦见到容枫来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顺势就倒在了容枫的怀中,声音虚弱而难受道:“我难受……”

    “带我去看大夫……”

    容枫看了一眼面前的云辞之后,便拦腰抱住林绘锦冲出了门外。

    云辞缓缓的站起身,鼻尖还萦绕着酒精的味道,同时还有一股刺鼻的中药味。

    冰凉的雨水顺着眉骨滑落到他的眼睛中,好似让他看到了那块板着红丝带的许愿牌上,林绘锦写下的那七个字:你是年少的欢喜!

    容枫抱着林绘锦来到了芙蓉镇唯一的宋大夫家。

    林绘锦将自己的情况跟宋大夫说了之后,宋大夫给林绘锦服用了一些解酒的药物,这才让林绘锦的病情好转了些。

    兴许是体内残留的安眠药物起了作用,林绘锦有点儿困了,很想要睡觉。

    容枫要将林绘锦抱回去睡,但是林绘锦摇了摇头,轻声道:“这里清净点。”

    她不想回呦呦民宿去睡。

    “你衣服湿了,那我回去给你拿些干净的衣服和被褥过来。”容枫看着林绘锦那巴掌般大的小脸,在烛光下透着苍白之意。薄如蝉翼的睫羽上沾染上一片湿泽……

    容枫伸出手将她眼角的冰凉勾去……

    好看的桃花眸如一弯缓缓流动的活水,时而幽深,时而凝重。

    要离开他的是你,现在喜欢他的又是你!

    云辞霜色的身影站在摇红的烛影下听到门外传来的声响,便立刻抬起头,朝前方望去。

    容枫看了一眼云辞就朝林绘锦的房间走去,但是刚走了几步,垂在身侧的手不由握紧了,随即便朝云辞快速的走去。

    紧接着一拳就打到了云辞旁边的门框上,那骨头与木头撞击的声响,在云辞耳边炸响。

    他仍旧静若安然的站在原地,眉头都不曾轻皱一下,慢慢侧过脸看着容枫:“在下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在下只是让她帮在下捡下笛子,之后在下只是好心跟了上去……”

    “我姐姐一到下雨天睡眠就不好。所以她才会喝那么多的酒帮助睡眠,之后不管用,才会去吃安眠的药物。”容枫一字一句的说着:“喝完酒在吃药是会中毒的!”

    “要不是因为你在那吹笛子,让她睡不着,她根本不会去吃药。也更是不会忘记她刚刚喝了酒。”容枫再次开口道,话语中俨然带着一抹狠意。

    “对不起,在下不知道这些。”云辞眉宇轻皱了一下:“她……现在没事吧?”

    容枫没在说活,直接转过身离开了。

    或许是因为淋了雨水,又一直穿着湿衣服,所以林绘锦就这样生病了,发起了高烧。

    但是也并不严重,可林绘锦并不想回呦呦名宿,就在宋大夫的医馆中养着病。

    她大部分的时间就是趴在窗台上看着宋大夫给病人治病、配药。

    春末夏初的季节,孩子是最容易生病的,但是这些孩子却往往哭闹着,不愿意喝那些苦涩的药,而她就趴在窗台上,给这些孩子讲童话故事,哄他们喝药!

    每天晏大夫都会到一家茶楼给云辞换药,这天一向安静无话的云辞突然开口问了:“林染,你给她的身份通牒是叫林染对吗?”

    晏大夫换药的手突然顿了顿,之后便平稳着语气道:“是,主子你都知道了?”

    “她现在在宋氏医馆中养病!”云辞又再次开口道。

    晏大夫的瞳孔迅速的收缩了一下,随即便打开了南边的窗户,这扇窗户正对着宋氏医馆,从二楼望去,能够将宋氏医馆中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

    但是他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林绘锦的身影。

    “那个在给孩子讲故事的人就是她!”云辞清淡如水的声音再次落入到晏大夫的耳中。  果真看到两三个孩童围在窗台前,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有些虚弱的趴在窗台上,笑容有些无力的给这些孩童讲着故事。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