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332章 为什么要进我的房间

第332章 为什么要进我的房间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林绘锦没有多想,吃完饭,刷完锅,磨蹭磨蹭一会儿,就想干脆在睡一个午觉过去。

    但是转念一想,她这个午觉一旦睡着了,那起码是要到下午三四点钟这个样子。

    而容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因此即便林绘锦并不太想去,但是为了能够让云辞在仅剩的几天中将汉语拼音学好,把这个人情还给他。

    林绘锦还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去了。

    她走到客栈的时候,抬头便看到南音和她的丫鬟站在客栈的阳台上,很是认真的研究着纸上的内容。

    一个丫鬟就皱着眉头说:“小姐这个真的好难啊。什么声母,韵母的,完全弄不清呢!不过公子也真的好聪明,听几遍就学会了。”

    南音的眉头也轻轻的皱着,她自认她的脑袋还是聪明的,学东西还是很快的,但是或许因为这是她从未接触过的东西,也更是她从未认识过的。

    就像一个天书一般,让她觉得有些为难。

    刚才云辞教了她几个字母,她就有些不知所踪了,总觉得这些字母写起来怎么那么奇怪。

    因为在她固有的认知中在接受这样一个全新的事务,所以她就觉得有些难了。  “公子从小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学一遍就记住了,这是当然。但是我也不能让公子失望,我必须要在公子吃完午膳前,将这些字母全都背会。”南音说完,嘴巴却还

    是喃喃的念了起来,似是在轻声背着汉语拼音。

    站在客栈阳台底下的林绘锦可谓是将南音和她丫鬟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果然云辞是在骗她的。

    他怎么就那么喜欢骗她?亏她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她还为他难受呢!

    结果……

    林绘锦的用力的攥紧自己的手指,每呼吸一口气就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针扎一般,刺痛刺痛的。

    她以为他已经变了呢,变得像她看到的那样温良、俭让,待人如沐春风。

    然而事实上他骨子里还是哪个霸道,强势的南宫冽。他还是会按照他的想法去做事,根本听不见别人的解释。

    而她还试图他能够明白,改变心意,四天过后真的回到朝旭国。

    从此天涯一方,不在往来。

    云辞,你究竟想怎么样,就这么想让她跟着他回朝旭国吗?

    就这么的想要从她身上拿回曾经他丢弃的自尊吗?

    来满足你那种不平衡的心理吗?

    林绘锦越想,那根针就扎的越发的深,让她疼得不能呼吸。

    她在门外一直站了许久,一直让自己的脑袋稍微清醒一点儿才走进客栈。

    如果不是她的理智一直在控制她的话,她真的很想冲到云辞的面前,质问他究竟想要怎么样,想要和他将话全都摊开来说出来。

    大不了这一次彻底的撕破脸皮,从此成为冤家。

    这样将心事憋在心里,并且明明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她却还要装作不知道。

    这真的太难受了。

    可是她不能这样去做,她只有容枫两个人,而在这个芙蓉镇,他不知道有多少的侍从。若是将云辞惹急了,直接将她打晕给绑到朝旭国。

    那她就真的再也别想离开朝旭国的皇宫了。

    所以,她只能拼命的控制住自己,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想想自己究竟要怎么办。

    怎样用正确的方法摆脱云辞。

    一个女孩子知道一个男孩子故意追她只是因为想羞辱她,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不去理那个男孩子,或许男孩子自然而然就放弃了。

    但是显然云辞不是那么会轻易放弃的人。

    他既然能够制作让他和她单独在一起的事情,那他下次就能制作出一场英雄救美。

    他打了那么多年的战,兵法可是熟练于心,然而兵法不仅仅适用在战场,在感情上也十分的受用。

    所以那个女孩子最应该做的就是那个男孩子真的喜欢她。

    显然这很难!

    但是她也没打算让云辞喜欢她。云辞可以哄骗她,那她为什么不可以反过来再去哄骗她。

    云辞不就是想要她喜欢他吗?那她就让他知道她喜欢他好了。

    顺便也让他重新定义一下暧昧这个词究竟是什么意思!

    林绘锦走上二楼,侍从便让她在另一间房间等下,云辞在用完午膳之后有午睡的习惯,还有一会儿云辞就会醒了。

    之后还让人送来了一些瓜果甜品,侍从从后林绘锦就朝云辞的房间看去。

    发现他门前并没有侍从守候,并且刚才那位侍从经过云辞的房间时,还特意放慢了脚步。

    林绘锦想起两年前云辞在避暑山庄休憩的时候,不离就跟她说过,云辞午睡不喜欢别人守在他身边。

    因此林绘锦便探出一颗小脑袋,确定南音还在阳台背着汉语拼音,而走廊上没有其他人之后,便悄声的走到云辞房间门前,小心翼翼的推开一条门缝。

    挂在门上的风铃便也随之轻声的响了起来。

    透过门缝她看到梨花雕木的床上散落着层层的纱幔,在春风的吹拂下,像是海浪一般,柔软的飘浮而起。

    隐隐约约的看到床上睡着一个人影。

    林绘锦将门又往里推了推,直接就走了进去,当关上门的时候,那挂在门上的风铃再次响动起来。

    但是林绘锦完全没有一点儿担心和紧张的感觉。

    因为她知道云辞已经醒了,就像两年前避暑山庄一样,从她走进云辞的房间那一刻起,云辞就已经醒了。

    然后当她靠近的时候,他便抓住了她的手……  所以她很是坦然的走到床前,掀开波浪状的淡色纱幔,看到云辞这次是侧着身睡的,一头泼墨发的长发如云般倾撒在枕面上。那如流水一般流畅、温润的侧颜,就像

    是一块儿精雕细琢的美玉一般,让人忍不住伸出手去触摸这块上好的美玉。  而林绘锦也确实是这么做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真的很惊叹这世上为什么会有这么斐然无暇的五官,皮肤细腻、干净的看不到一丝毛孔,就好像是经过牛奶滋润

    过的一般。

    但是最为重要的是,他的容貌一点儿都不阴柔,反而处处透露着大气和温雅。

    这是最为难得的。

    不像现代的那些小鲜肉,好看是好看,但是却总有点儿女生像,少了男子该有的阳刚和那种气魄。

    但是云辞不一样,他雄浑的气势之下却又藏着抹温润。

    清风雾月的容貌下,却拥有着绝代的风华,经过岁月的沉淀之后,越发的流光溢彩。

    她只是单纯的想要看看云辞的容貌是不是真的,而摸上去又与普通人有什么区别。

    当她的指尖快要触碰到他的脸庞时,她的手握蓦然被云辞给握住了。

    她只是略微心惊了一下,紧接着便是格外的平静。

    看吧,云辞已经醒了。

    她敢打赌云辞一定会将她误认为是南音!

    云辞握住南音的手腕之后,便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上尽管还蒙着一层白布,但是通过神情,他刚睡醒的容颜,似是有些不悦。

    他松开林绘锦的手,抬起那莹白似葱段的手揉了揉太阳穴,声音透着一丝清冷:“南音,我不喜欢午睡的时候被人打扰,下次别这样了。”

    随后云辞便起身,走了出去。

    林绘锦站在原地,看着云辞离去的背影。

    貌似他刚才的样子,有些起床气……

    云辞一边捏着眉心,一边朝阳台的方向走去,想要让刚睡醒的思绪清醒一下,却暮然听到南音和丫鬟的说话声,而且是那么的清晰!

    这让云辞一下站在了原地,犹如一盆水迅速的将他身体还未苏醒的器官全都浇醒。

    刚才那个进到他屋子里的人不是南音。

    然而他握到的却明明是一个女人纤细的皓腕,难道……那个进到他房间里的是林绘锦?

    云辞立刻就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和煦清凉的风从窗外传进来,而房间里却已经没有林绘锦的身影了。

    “公子,你醒了。呦呦名宿的老板娘已经在屋里等公子你了。”景瑜走进来原本是想要叫醒云辞的,却发现云辞早已经醒了。

    “她什么时候来的?”云辞开口问道。

    “来了有一会儿。”景瑜回答道:“当时公子应该还在午睡着。”

    “我知道了。”云辞轻声道。随即便闭了闭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是她自己亲口说的,她不会与其他的女人共侍一夫。

    可是她又为什么要趁着他睡觉的时候跑到他的房间里,而且还想抚摸他的脸……

    这分明是喜欢一个人的表现,并且还是那种喜欢却不能拥有的感情。

    他刚刚才做了放弃的决定,可是现在她却又让他的心乱了起来,甚至还浮现了一丝希望。

    林绘锦,你究竟想要折磨我的心到什么时候?

    林绘锦坐在椅子上,吃着新鲜上市的荔枝,看着云辞一身月白色长袍,芝兰玉树的走了进来。

    门框仿若一幅画,在他他进来的时候,就已关不住他的风姿绰约。

    “不好意思,让老板娘你久等了。”云辞漾起唇角一抹浅笑,歉意的说道。  “没关系,是我来早了。”林绘锦用手绢擦了擦手,又喝了一杯茶说道:“对了,你的未婚妻不是说要和你一起学的吗?我刚才来的时候,也听到她在阳台背汉语拼音呢

    。”

    “还有四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所以我想尽快学会,等我学会了,在路上教她也一样的。”云辞回答道。

    “这样啊,那我们赶快开始吧。”林绘锦喝完茶便坐到了桌子前。

    “在开始前,我能问姑娘你一个问题吗?”云辞也走到桌前,撩起身上的白袍走下,清风雾月的面容看向林绘锦。

    “什么问题?”

    “为什么姑娘要在我午睡的时候进到我的房间?”云辞略微停顿了一下,便话语清晰,嗓音清越的问道。声调不高不低,正正好的落入到林绘锦的耳中。  云辞说完之后,便安静的等着林绘锦的答案。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