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752章 无视你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第752章 无视你

    夜寒将林管家纠缠住,而几乎是片刻的功夫,南宫轩便直接大跨步的出现在了林绘锦和容枫的面前,说出来的话也是咬牙切齿:“之前数次登门求见江神医都没有机会,不想今日却是能在丞相府遇见,当真是好缘分啊!”

    南宫轩狭长的丹凤眼杀意凛然,江河竟敢勾结相府陷害于自己,还是在男人尊严的那方面,从南宫轩认出了江河的身份之后,心中便已经起了杀意!

    不想江河在面对盛怒的南宫轩却半分慌张都没有,而是继续专心的替容枫把脉问诊。

    本就在怒气中的南宫轩还被无视,心中更加气愤。

    “你我无冤无仇,你却胆敢心存歹念陷害于我?”

    “当真是觉得我南宫轩不敢对你动手不是?”

    长剑瞬间被南宫轩拔出,指向江河的勃颈处,容枫脸色阴沉,陡然上前用剑抵住南宫轩的剑锋:“晋王殿下这是何意?”

    “无缘无故的闯入我丞相府,还想要在丞相府杀人?是当真在欺辱我相府无人吗?”

    相比较两人的针锋相对,林绘锦明显要淡定的多了,一般真正想要杀人,便会直接就在见到对方的时候就出手,一击毙命,而不是说这些莫须有的话来吓唬人,无病呻吟也是这个道理。

    南宫轩的性格林绘锦很是了解,死要面子活受罪,也不知道他心里究竟是怎么看待自己江河这个身份和林丞相的关系的,等到那时……不管南宫轩心里怎么想,林绘锦都能确定的一点是……

    南宫轩还想要治疗自己身上的隐患,那就还有用得着自己的地方,自己就不会死。

    他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在虚张声势的想要威胁自己罢了!

    想通这一点的林绘锦便越发淡定起来,面对摆在自己面前的两柄长剑,她却是安然的从随身携带着的药箱中拿出来毛笔和宣纸,簌簌的写着可以让刀剑伤势的病人恢复元气的方子。

    并且还一边写着药方一边说道:“林少爷的身子强健,不过是之前受过重伤耗损了元气还迟迟都没有补回来才会这样觉得偶尔乏力,只需要按照我的方子认真抓药服用,三个月后便会彻底改变,万不用太担心。”

    “另外还有林少爷所问的失忆的这件事情。”

    林绘锦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在下也算是见识惯了诸多的病症,也算是对医术略有小成,可唯独这失忆一件,却是不能用寻常的药物来解决了,一般这种情况都只能听天由命。”

    “但在下却是有一点建议的,命由天定,有时候失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或许你丢失的,都是一些不好的记忆,所以不只是外界受伤的原因,也有可能是你自己本身便是想要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而是珍惜现在!”

    “只要现在过的幸福,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说不定现在的生活才是真正天意想要给你的美好生活!”

    林绘锦神色淡然的收回自己的药箱,而容枫也是收回了自己手中的长剑,认真的将林绘锦替他写的方子收好,眸光暗淡道:“我知道了,多谢神医。”

    有些事情林绘锦虽然一直都未说出口,但却是心里清楚的,容枫一直都想要找回自己失去的记忆,毕竟人若是没了记忆,便会对自己从前一无所知,并且一片空白。

    哪怕现在的相府的生活很好,但是容枫却依旧想要找回曾经自己丢失的记忆。

    林绘锦一直都看在心里,也记在心上没有说出来,这次借着南宫轩这个合适的机会,对着容枫坦然,真真假假,的确是在和容枫做戏,但是说话的内容却是酝酿了很久给容枫听的。

    “不必客气!”

    林绘锦怅然笑道:“本就是在下该感谢林少爷的救命之恩的,否则在下怕早已经身首异处了!是在下应当感谢才是!”

    两人就这般将南宫轩无视,可却让南宫轩心中的怒气消散了许多,更是被林绘锦和容枫的话给绕的云里雾里的。

    这……

    两个人难道不是从前就认识的吗?

    怎么听着两个人的话信息量那么大,什么失忆?

    什么救命之恩?

    就在南宫轩狐疑的眼神注视之下,林绘锦缓缓转身,眉心紧蹙的看着箭弩拔张的南宫轩:“请问这位是……?”

    任何的反击都不如在别人气愤到不能自己的时候,你来了一句请问你是更加气人了!

    任由南宫轩如何吵闹生气,在江河的面前都只当做是不认识南宫轩,就好像是在告诉他,他在自己的眼中那些举动都不过是像跳梁小丑一般,毫无存在感,更让南宫轩抓狂!

    “阁下如此没有礼貌,当真是叫人反感!”

    林绘锦佯装成愠怒的模样看着容枫:“林少爷,在下是看在您对在下有着救命之恩才特意到府上来对您进行诊治,可没想到您府上竟然有人不欢迎在下,如此,在下便不多做打扰了!”

    林绘锦甩袖要离开,却是被容枫及时的拦下,容枫也是眉目警惕的看着南宫轩:“江神医,您别误会,这个人并非是我府上的人,他的看法态度也和我们相府无关,我是诚心邀请您在相府中小住一段时间的。”

    “晋王殿下,您到底是何意思?数次纠缠于我相府,没完没了,是非要等着我父亲回来,亲自撵人您才肯走吗?还是要我父亲面见皇上,恳求皇上下一道圣旨,命令您从今以后都不要再踏入我相府,才算完?”容枫同样声如寒雪的看着南宫轩。

    即便南宫轩是晋王,是皇上亲生的皇子,可相府却是林丞相的私人内宅,就算是告到了皇上的面前,南宫轩依旧讨不到好处,反而还会被其他的文官检举。

    堂堂一介皇子,在和离之后却数次骚扰前妻的府邸为所欲为,太嚣张了!

    和离的懿旨可是太后亲自首肯颁发的,南宫轩如此,也算是不将太后放在眼中!

    “放肆!你这是什么语气同本王说话!”

    “容枫,你不要觉得林丞相认你为义子了,你便是真的将自己当成了林家的少爷!和本王作对,你还没有那个资格!”南宫轩脸色涨红,他竟然被人嫌弃到了这个程度了吗?

    而且,江河和相府从前是不认识的?

    “你们是刚认识的?”南宫轩的重点依旧是在江河的身上!

    “这好像和您没有关系吧?”

    林绘锦不悦的蹙眉,但是看着容枫的时候脸色却是缓和了很多的:“既然不是林少爷府上的人,那先前是江河的不是了,江河在这里给您道歉。”

    “不必客气,是我相府管教下人不严,随便的将人放了进来,这才冲撞了江大夫,江大夫不要见怪就好。”容枫亦是对着江河客气道:“江大夫连日赶路,怕是只觉得劳累,在下这便吩咐人带江大夫下去好生休息,有什么事情日后再说。”

    “好!”

    江河点头,立刻随着府内的奴婢下去。

    可南宫轩却想要纠缠着江河。

    从前没机会罢了,如今正好在相府遇到了,便是说什么都不能再这么随便放江河离开了,不管江河是从前和相府相识,还是最近才认识的容枫,南宫轩的重点便是让江河医治好自己身上的隐疾!

    “站住!”

    “你不能走!”

    南宫轩收起长剑,追在了林绘锦的身后,而容枫也紧随其后,挡在了林绘锦的面前:“晋王殿下!不要觉得相府没有办法对你动手,你便能如此肆无忌惮!”

    南宫轩却无暇同容枫浪费时间:“你让开,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我要找的是江河!”

    “江河是我相府的宾客,如何能让你在相府对我们的宾客动手?”

    南宫轩气势汹汹而容枫也半分不让。

    三人便这般相互对峙了起来,一时之间气氛很是凝重!

    林绘锦只觉得厌恶头疼,冷眸盯着南宫轩:“找我?”

    “找我做什么?”

    “给你治病还是要你命?”

    林绘锦是真的生气了,男人可以要面子好自尊,但是却不能死皮赖脸的纠缠,又是南宫轩太没有眼力价儿了,明知道江河此时是不想要理会他,却还要纠缠着不放,非要别人去医治他?

    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林绘锦声音冰冷,眸若冰霜,这般语气将南宫轩吓了一跳,一时语塞。

    大夫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人无奈的职业了。

    若是别的知根知底的,南宫轩或许还能用权势来做一番威胁,若是不医治,那便要拿他家人的性命来做威胁云云,可惜……这个江河是神秘莫测出现的,没人知道他的家世背景,更没人知道他最在乎的是什么,他还是个大夫,真的逼急了,江河乱用药,到时候可就不是治病而是要了命了的!

    南宫轩瞳孔微缩,伸出去的长剑是收回来也不是,刺出去也不是,就这么纠结的停在半空中,而林绘锦则是声音压抑着怒意:“或许在别人的眼中,您可能是尊敬的晋王殿下,但是在我江河的眼中你不过是普通人罢了,和其他的病人一样,甚至……你还不如其他的病人!”

    “其他的病人起码是有礼貌的,不像是你这种拿着剑指在我的头上,今日我江河便将话放在这里了,我心情不好,就是不治,要么你把我一剑杀了,要么你就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林绘锦甩袖,向着客房走去,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口中念叨着吐槽:“真是没有教养,不知道这样的人是怎么能成为皇上最宠幸的皇子的。”

    仗着自己的身份高就可以为所欲为是吗?

    在别人的面前,或许都会争先捧着南宫轩,但是在她江河身份的面前,她可不想还委屈自己去迁就南宫轩,当真逼急了,林绘锦不敢一口毒药毒死南宫轩,但是无牵无挂的江河是敢的!

    话落,林绘锦转身离开,而这一次,南宫轩却没有追上去继续纠缠。

    容枫见林绘锦彻底离开,脸上表情缓和几分,但依旧是沉着目光冷眼瞥着南宫轩:“晋王殿下还不走?”

    南宫轩脸色铁青:“容枫,你别太过分了!”

    “我是来找林绘锦的,和你无关。”

    “哦。”容枫轻蔑了答应了一声:“我姐姐不在。”

    “你要找就去外面找,说不定运气好就会在哪个城池偶遇我姐姐,别在丞相府撒泼。”这些年容枫也跟着林绘锦学习了不少应对那些泼皮无赖的办法,对付南宫轩这样的,到还有用武之地。

    “林管家,好好的看好房门,若是再管不好,随便什么人都放进来内院,别怪父亲回来同你发火!”

    说完,容枫也转身离开,彻底关上房门,将烂摊子甩在了林管家的头上,林管家好想哭,却不敢哭,看着就要杀了人的南宫轩,他是左右为难……一头是林丞相的吩咐,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南宫轩进门撒野,另一面却是权势滔天的晋王殿下,他怎么赶人啊?

    “晋王殿下,您看……”

    林管家揣着小心翼翼,真心怀念当年林夫人管家的时候,若是林夫人还在管家,这得罪人的事情就不用他亲自来办了。

    “哼!”

    好在,这一次的南宫轩到没有继续没皮没脸的赖在丞相府,冷眼怒火中烧的看着林绘锦和容枫离去的背影,甩袖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王爷,咱们就这么走了?”

    夜寒顶着压力,先前就建议过南宫轩要不然就彻底放弃林绘锦得了,不想南宫轩却非要坚持,现在南宫轩被相府的人甩了好大的脸色之后又离开,图什么?

    南宫轩脸色青紫,厉眸瞥着夜寒,将他要说的话给盯了回去:“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那个该死的容枫,还有江河……”

    “本王一定要他们好看!”

    南宫轩咬牙切齿,他拿林绘锦和林丞相没办法也就算了,毕竟这两个人一个是得太后庇护,又常年见不到影子的女人,而另一个则是朝中被皇上依仗的重臣,可是容枫这个……不知身份来历被相府捡回来的义子,竟然也敢骑到自己的头上?

    南宫轩是万万不能容忍的。

    还有那个江河……

    仗着自己的医术高超,竟然敢数次的为难自己,等着他利用他治好身上的隐疾之后,就是他的死期,还有林绘锦……

    有本事她就一辈子不回来!

    否则一旦等她露面,南宫轩就势必要将她抓回到晋王府,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她都是用来威胁南宫冽的借口!

    南宫轩发誓,一定要让这些戏弄,看不起自己的人付出代价!

    “你去,命人做掉容枫,本王不想要在京城中再次看他的身影!”

    南宫轩负手而立,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微眯。

    夜寒浑身一震,似乎感受到了南宫轩的杀意,神经也跟着紧绷起来:“是!”

    “遵命!”

    南宫轩话音落下。

    丞相府外面的街道却突然人群喧闹了起来,很多的百姓从院子中跑了出来,脸上的表情兴奋激动,好像是遇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好事一般:“怎么了?”

    “出了什么事情?”

    “去看看!”

    夜寒拱手,身影很快的消失在了视线之内,不一会儿便脸色复杂的出现在了南宫轩的面前。

    “怎么了?”南宫轩狐疑的看着夜寒,不知道他这样纠结的原因是因为什么,前面发生什么事情了竟能让夜寒为难,不想夜寒纠结了片刻之后,尴尬的看着南宫轩。

    “回禀王爷,前面……前面是……”

    “邪王殿下回来了……”

    邪王殿下……

    南宫轩心头一紧,是啊,如今他现在已经不再是从前祈天国那个毫无存在感的窝囊三皇子了,而是百姓心中人人敬仰的战神邪王!

    竟然回来的这么快……

    早先皇上的圣旨才颁布了没两天,就算是要收兵准备也是最多七日才能回来的,怎么会如此迅速?!?

    凯旋而归,班师回朝可并非是一句话说说的那么简单,毕竟辽城驻守了那么多的士兵,想要赶路也并非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唯一的可能便是,那个南宫冽早有准备,只不过是一直都在等待着皇上封赏犒劳的圣旨罢了!

    该死!

    当初怂恿南宫冽去辽城参军,不但没能要了他的性命,还歪打正着的让南宫冽立下了不世功勋,南宫轩这也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说话间,繁华的街道上便挤满了出去迎接邪王麾下三军的百姓们,更多的人,是想要亲自见识一下邪王的风采,南宫冽,曾经祈天国默默无闻的三皇子,只是用了三年的时间便将边关年年侵犯的敌国歼灭干净,并且就连盘桓百年的蛮夷也甘心俯首称臣,邪王在位一日,便一日不再来犯,年年朝贺,甘心成为祈天国的附属,大大小小的战役数百次,却从未输过……

    更是创造了单枪匹马独闯敌国万人军营,砍下敌国将军首领头颅全身而退的奇迹。

    这样的人,不只是让边境各国闻风丧胆,更是成了祈天国百姓心中的战神!

    百姓们都想要去领略战神的风采,南宫轩脸色难看,只是片刻功夫,他便向着那人群中走去,眉头紧锁的凝望着站马上那抹英姿飒爽的身影,纯白色的马威风凛凛,而南宫冽则是一身墨色锦绣战袍,橘色的太阳光柔和的洒落在他脸上半枚银色面具之上,镀了一层淡淡的光华,而那双月夜寒江的双眸中,也仿佛蕴藏着一股毁天灭地的气势,睥睨的望着涌动的人群。

    周身自然的散发着一股雄浑又威风凛凛的王者之势,所经之地,百姓无不跪下高呼邪王的名号,唯独……有个人是例外!

    南宫轩满是怒意的站在原地,厉眸目光盯在南宫冽的身上,近乎是在同时,南宫冽也在人群之中注意到了站的笔直的南宫轩,寒眸目光凛冽,但仅仅是一瞬间,南宫冽便收回了望着南宫轩的目光。

    现在的南宫轩,已然没有在自己的面前叫嚣的资格,不过是蝼蚁一般,自己也没有必要去和南宫轩浪费时间。

    南宫冽薄唇微微勾起一抹弧度,继续领着三军荣耀的进入皇城,徒留南宫轩自己站在原地愤怒。

    三年前,南宫冽只是带着几名随从,孤零零的前往辽城。

    三年后,南宫冽却率领三军,带着满身的功勋风光的回到了京城,还成为祈天国百姓们心中的信仰,做到了这些,便是不用南宫冽再多说半句,便足够让南宫轩辗转难眠了。

    战马行走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便绕过了相府的大门前。

    南宫轩愤恨离去,而相府内,刚刚洗漱梳妆完毕的林绘锦却是目光怅然的望着那人群之中的三军,目光满是激动,回来了……这次是真的回来了!

    只是前世的记忆中,是南宫冽不幸身死,而云辞顶替南宫冽的身份回京的,可是这一世,南宫冽已经被救好了,那么云辞和南宫冽将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

    林绘锦倒是有些好奇。

    按耐住心中的激动,林绘锦转身回到了自己的闺房,她实在是……太累了!

    先回去好好的睡一觉,随后再去寻一处合适的位置,药铺也是该开张打起名声的时候了!

    南宫冽一路都在众人的朝拜之下进入到皇城,而此时皇上也领着一干朝臣站在城墙外早早的前来迎接战神归来。

    远远望去,便能瞧见这一番壮观的场景,能让皇帝亲自出金銮殿迎接的,南宫冽也算是个传奇和神话了。

    南宫冽见到人群中那一抹黄色的身影,从战马上下来,起身跪在了皇上的面前,墨色的锦绣战袍被微风轻轻吹动,英姿无限:“给皇上请安!”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南宫冽拱手,略微粗狂的声音却有着带着威严。

    而另一头,人群中的皇上早已经笑得合不拢嘴,脚步上前,直接扶在了南宫冽的双手前:“阿冽,你回来了!”

    “你终于回来了!”

    显然的,皇上对于这位替自己征战四方的皇子的归来,心中也是激动期盼的,毕竟辽城边境不安,可是头等问题,祈天国的先祖都没能彻底平息下来,如今到了他这一代却彻底解决了,将来就算是魂归黄泉,到了地下见到列祖列宗的时候,也能觉得很有底气,还有将来史书工笔上,也将会记载他这样的成就,如何能不高兴?

    尤其是,带给他这样辉煌的,还是他自己的亲生儿子,皇上心里便更加与有荣焉了!

    “劳烦皇上记挂,微臣竟足足三年才回来!”

    南宫冽微微颔首,声音恭敬,同时更是双手将兵符奉上到了皇上的面前:“如今三军已经功成圆满,微臣再留着也无用,还请皇上将这兵符收下,以慰臣心!”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