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753章 有些担心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第753章 有些担心

    身为皇帝,最看重的权势便是兵权了,南宫冽现在名声太盛,深的百姓的爱戴,这虽然是一件好事,但同时也是一件坏事。

    毕竟古往今来,因为功高盖主而被皇上猜忌怀疑,最后身首异处的例子实在是数不胜数,真正的聪明人,并非是在自己得了名声和建立了功勋之后,仗着自己的功劳迟迟不肯交兵符,从而被人怨恨上,而是该在一早便主动懂事的将兵符奉上。

    这样,既不会让皇上心中不快,同时还能在百姓的心中树立一个好形象,没有居功自傲,而是依旧平易近人。

    果然,在看见南宫轩主动递过来的虎形兵符之后,皇上脸上的笑容便更深了:“真的好皇儿,快起来。”

    南宫冽顺势被皇上扶起,恭敬的站在皇上的身边。

    而皇上也是眉眼皆是笑意,声音威严道:“阿冽这三年在边境受了不少惊吓的苦,但都是在为我祈天国做奉献,如今他战胜归来,朕心甚慰,决定要让祈天国的百姓也跟着一同高兴,减免三月税收,并且大赦天下!”

    随着皇上的声音落下之后,外面还未来得及走远的百姓们纷纷跪在地上叩拜皇上圣恩,其他一同陪同的臣子们更是暗中相互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信息。

    “走,皇儿!”

    “朕替你准备好了宴会,待会回宫你便稍作休息之后便来接受群臣庆贺!”

    皇上招呼着南宫冽进宫。

    原本皇子在成年之后就该晋封分府出去住的,南宫轩便是如此,但因为南宫冽在当初离京去辽城的时候还没有封号,这三年也是一直都没有回来,便只能先行住在宫中。

    皇上的心中所有所思,难得南宫冽如此懂事让他省心,还替祈天国建立了这么大的战功,那他也应当让南宫冽住的舒服一些,有何要求,只要不过分都可以满足!

    一干朝臣中,林丞相同样身在其中,看着这般优秀出众的南宫冽,一时之间只觉得心中感慨,不知道究竟该说什么好!

    原本他才应该是林绘锦的未婚夫的,可惜当时的林绘锦看补上南宫冽,这门婚事还作罢了……

    现在的林丞相,依旧不求南宫冽能再度喜欢林绘锦,甚至再度向当年那般对林绘锦好了,他唯一的期盼就是,南宫冽可千万不要记仇,更不要来找林绘锦的麻烦,这便万事大吉了!

    相府。

    林丞相随着皇上迎接南宫冽回来,有些劳累。

    不想刚回到了家,林管家便上前汇报了白日里在相府中发生的一切。

    林绘锦是江河的这个身份,就算是在相府也很少有人知道,其中便不包括林管家,所以在林管家的眼中,便只当成了是真的容枫在外面结实的江河带回来府上然后碰巧和南宫轩起了冲突到底!

    可是林丞相却听得心惊胆战,原以为过了这么多年南宫轩应该已经放弃了在纠缠林绘锦的,不想他不但没有放弃,反而越演越烈?

    纠缠的更凶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

    林丞相脸上顿时愁云惨淡,原以为那个南宫冽回京,林绘锦便已经有些危险了,不像还有个南宫轩这个隐患!

    林绘锦不过是一介弱女子罢了,她所求的只是想要嫁个好男人,然而安心在家相夫教子,但不想命运忐忑,竟然先后遇到这两位说一不二的主。

    林丞相之前还以为林绘锦依旧在外出游历,他还有些庆幸,庆幸林绘锦不在府中,也就尽量的可以减少摩擦了,就算是南宫冽想要找麻烦,秋后算账,当事人不在他也是无计可施!

    但是现在……

    林绘锦竟然回来了!

    孽缘啊!

    林丞相顾不得听林管家接下来的话,而是转身直接去了林绘锦的院子,有些话他一定要提前和林绘锦说,他得让林绘锦早做准备才行!

    “老爷……老爷……”林管家在背后看的一头雾水,不知道林丞相这般着急是为什么,但还是没有上前去追问,现在林夫人式微,整日待在自己的院子里面不敢出来,而二小姐林婉月又很是听大小姐的话,这个家断然不是从前的那个样子了,他得学会夹着尾巴做人!

    林管家摇头无奈,随后便继续忙活着自己的事情了!

    “绘锦……绘锦呢!?”

    翠屏和崔喜服侍着林绘锦沐浴更衣之后便一直都守在门外,见到林丞相急匆匆的而来忙不迭的上前行礼:“老爷好!”

    林丞相却急于见林绘锦,清瘦的脸庞目光些许担忧。

    “绘锦呢?”

    “禀告老爷,小姐连夜赶路很是劳累,一回来之后便沐浴睡下了。”翠屏躬身回答。

    若是换了寻常时间,林丞相必然不会继续打扰,而是会吩咐翠屏和崔喜好好的照顾林绘锦,让林绘锦多睡一会儿,可是现在情况不同,哪怕知道林绘锦很累,也必须要打扰她休息了。

    “你去,将小姐喊起来,我有很要紧的事情要同你们小姐说!”林丞相眸光凝重。

    翠屏和崔喜相互对视一眼,皆是从林丞相那凝重的眼光中瞧出来事情的严重性,相互对视交换了眼神之后,便向着林丞相点头:“好的,老爷您稍等,奴婢这就去叫小姐起身!”

    翠屏很快的跑进去,不一会儿便听到了屋内的声响,林绘锦顶着惺忪的睡眼,茫然的看着林丞相:“爹爹,怎么了?”

    “有什么要紧事吗?”

    “邪王殿下回来了。”林丞相眉心紧锁,吞吐着的问出口:“绘锦,你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不然你……再外出游历一段时间?”

    虽然这样有些难为情,但是却是实实在在的为林绘锦着想的,等着再过一段时间,看清楚南宫冽的立场和打算之后再回来,便也能回来的放心了:“或者做些其他的事情也行。”

    在听到邪王这几个字的时候,林绘锦的睡意倒是散了很多,并且眸光严肃的看着林丞相:“的确是要做一些事情的,但是却并非要离开!”

    “爹爹,女儿想要在京中选一处店铺开一间药铺彻底安定下来!”

    “这……”

    林绘锦说完话之后,林丞相愣在原地,不明白林绘锦心中想的到底是什么。

    之前他不想让林绘锦走的太远的时候,林绘锦说什么也要四方游历,还不停的在劝说,可是现在,林丞相愿意让林绘锦远走的时候,林绘锦反而不愿意走了……

    难不成是他们父女之间的沟通起了代沟不成?

    知道林丞相是在真的替自己着想,林绘锦莞尔笑了笑:“爹爹,女儿知道爹爹是在替女儿着想,但是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躲的了一时却躲不过一辈子,倘若邪王殿下是真的存了心思回来要找我的麻烦的,那便是我躲在了天边也会被找出来,只是时间早晚的差别,毕竟……他都能在辽城那样危机的情况下隐忍三年,何况是在这太平盛世中等待个一年半载的呢!”

    林绘锦耐心的林丞相做分析。

    “所以女儿不躲。”

    “但女儿想要留在京城中安定下来也并非是因为他的缘故,没人能影响到女儿,女儿所做的决定都是因为自己,先前因为经验不足,想要多些见识和历练,所以便四方游历,可是这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女儿已经积攒了许多的经验,还治好了很多的病人,如此一来,便不需要在到处行走,将时间浪费在赶路或者即将赶路之上了,现在女儿只想节省时间,用医术去造福更多的人……”

    用医术,去治好云辞!

    林绘锦目光真挚,说的认真,林丞相一时哑然,看着如此坚定的林绘锦,也不知道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罢了,你既然自己心中都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去做,那便随便你吧,只是绘锦,你要记得,无论到了什么时候,爹爹都站在你身后,都会毫无保留的帮你的,这样便足够了!”林丞相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女儿大了,有了自己的注意和想法了,身为父母,能做的不是去过分的干涉儿女的想法,而是站在他们的身后,尽最大的可能去帮助他们,这样便足够了!

    林绘锦心中阵阵暖流划过:“谢谢爹!”

    “放心吧,我想邪王殿下不会那么小气还同女儿计较着的,女儿不会有事的,也会好好的照顾自己的!”

    南宫冽是个很好的人,并不会像林丞相担心的那般来找她麻烦,之所以会从那个懦弱无能的三皇子突然转变成了百战百胜的战胜,也是因为背后有着云辞的帮忙,这点别人不知道,林绘锦还是很清楚的,可惜云辞的身份需要保密,不能直接同林丞相讲,这样隐瞒让林绘锦觉得有些惭愧。

    “对了爹爹,你说邪王殿下已经回来了,那皇上可是有何吩咐的?”

    邪王班师回朝,接受封赏,皇上应当会在皇宫中设宴犒劳南宫冽的,顺便再帮他选一个王妃!

    记忆中的前世就这样!

    林丞相点点头:“的确是,今夜便是有个庆功宴,皇上还为此特别邀请了京城中三品大员家中贵女前去应邀赴宴呢。”

    话音落下之后,林丞相便心疼的目光看着林绘锦:“绘锦,你若是不想去的话,爹爹帮你……”

    爹爹帮你推掉。

    林丞相后面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林绘锦摇头拒绝了:“不!”

    “爹爹女儿要去,女儿也想见识一下三皇子现在的飒爽风姿,毕竟他现在能有这样一番成就,女儿是打从心底替他高兴的,他也算是完成了他自己当年的心愿了!”

    林绘锦对南宫冽没有爱,亦没有恨,有的只是愧疚,虽然这不世功勋有着云辞背后的功劳,但肯定也是有着南宫冽的努力的,林绘锦是打从心底里替他高兴。

    三年未见,林绘锦更想去看看,云辞和南宫冽将要用什么样的身份在京城中生活。

    “好吧。”

    林丞相又叹了一口气:“那你先去准备一下吧,爹爹在大堂等你!”

    总不能就这么睡眼惺忪的过去,反倒是成了别人眼中的笑话。

    这三年的时间里,随着南宫冽不断的在辽城立下战功,京城中的百姓们除了敬佩南宫冽的成就之外,更多的是在讨论林绘锦和等着看热闹。

    毕竟……

    三年前的南宫冽是那样的对林绘锦痴心,恨不得将心都掏给林绘锦,可惜林绘锦却是怎么样也对南宫冽喜欢不上来,不但如此,还欺骗南宫冽,而风水轮流转。

    现在林绘锦和南宫冽两人简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林绘锦从曾经众多人追捧的相府千金,变成了和南宫轩和离过的弃妇,孤身一人待在相府之中,已经整整三年的时间不曾见过林绘锦的身影了,这样的两个人……

    很多人在背地里嘲笑着林绘锦,嘲笑她看男人的眼光当真是不行,抛弃了那么优秀的南宫冽,而选择花心成性的南宫轩,现在就算是被抛弃了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反正三人成虎,流言本就是越传越凶,甚至有很多人都在猜测,林绘锦是将自己关在相府中日日抹泪后悔呢!

    更很多人等着她出现尽情的看着她狼狈的模样看笑话!

    林绘锦转身,清澈的双眸目光澄亮,她的确是要好好的准备一下才行,给那些这三年来一直都在嘲笑自己的人狠狠的打脸!

    夜色如墨,银色的月亮悬挂枝头。

    皇宫之中到处点燃了灯火,烛火明亮照的黑夜宛若白昼一般,而南宫冽已经脱下战袍,换上了一身墨色绣竹纹的锦袍,依旧不改眉宇间的威严,在人群的簇拥之下,缓缓的走入场列座,半截银色面具在烛火的照应下越发清冷孤傲。

    南宫冽甫一出场,便吸引了众多前来赴宴的妙龄少女的目光注意,甚至人群中微微响起了倒抽凉气的声音。

    “好帅啊!”

    “那就是传说中的邪王吗!”

    “虽然他毁了容貌,可是侧脸看起来还是那样的赏心悦目,真不知道这样的男人会有哪家的千金命好嫁给他做王妃呢!”

    人群之相继响起了低声的议论,女子说话的声音中难掩倾慕。

    “你还不知道吧,三年前邪王殿下曾经喜欢的是相府的千金林大小姐的,只是林大小姐眼光不好,不喜欢邪王殿下,而是喜欢晋王,不想刚成亲两人便和离的,不过……”

    “说是和离,究竟是不是被休了,谁又能说的好呢!”

    七嘴八舌的议论中,更不乏对林绘锦的贬低。

    从古至今便都是这样,在一段感情的失败之后,被批判的从来都是女方,而男人那里,最多落下个花心的词语,便再没有其他的罪孽。

    众人在表达自己对南宫冽的崇拜之余,更多的是对林绘锦的贬低,不知道都是存了什么心态去诋毁林绘锦,可能在她们的心中,不管当初林绘锦有没有和南宫冽在一起,都被她们当成了情敌。

    而中伤情敌,就会被南宫冽高看一眼似得。

    南宫冽刀削一般的薄唇微微的抿着,将四周那些女子的议论声音听在耳中,一双寒江月夜的双眸却是目光沉着,并未多说,微微蹙着的眉心拧作一团,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而就在南宫冽落座之后不久,宴会上便再度响起了一片哗然。

    “你们快看,那位美人是谁啊!”

    “我的天啊,是哪家的千金啊,怎么从前在京城中不曾见到过那姑娘呢!”

    事实证明,男人八卦起来要比女人更加强烈,并且情绪更激动,声音更大……引起了宴会上不小的躁动,而刚陪同皇上入场的一身华服的林皇后,更是当时眸底便闪过了杀意的看着来人。

    柔和的银白色月光照耀下,林绘锦明黄色的罗裙着身,翠色的丝带腰间一系,一络络的盘成发髻,玉钗松松簪起,再插上一枝金步摇,长长的珠饰颤颤垂下,在鬓间摇曳顿显那袅娜的身段,脸上未施粉黛,却清新动人,更难掩倾城清丽的容貌,美艳的让人移不开眼睛,就连那些先前在议论着林绘锦是非的闺阁小姐们的心中,也是顿时生起了嫉妒。

    为何会有这样的美人!

    美的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同样都是女人,做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

    她们的心中更想哭了,有这样的绝世美人在场,那南宫冽的目光还会放在她们的身上吗?这可是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啊!毕竟京城中向南宫冽如此身份贵重,还年轻有为的少年,又没有成家的,真的不多了,虽然他的容貌在战场征战四方的时候曾经受伤了,但是并不影响他在那些闺阁少女心中的地位和形象。

    毕竟……

    女人都喜欢英雄,都期待自己能遇到自己的英雄。

    而南宫冽就是那个最耀眼的英雄。

    原本在羡慕和倾慕的气氛之中,不知道人群之中是谁喊了一声:“那……那个人,好像是……好像是林绘锦!”

    在场的气氛突然凝固了起来,各人脸上的表情各异,更多的,是那眸子中的不可置信和震惊……

    那样不食人间烟火,仿佛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子,竟然是……竟然是那个声名狼藉的林绘锦???

    不是吧!

    因为这些年林绘锦都不曾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很多新一辈的年轻少年少女不认识她的容貌,而从前见识过林绘锦的,也都有些忘记了,只是觉得记忆中的林绘锦除了长得好看,其他地方确实一无是处的,可是现在的林绘锦!

    却是从里美到外,最让人移不开眼睛的,是她打从心底里散发着的自信的笑。

    只是一眼,便深深的闯入了众人的心中!

    “是,她真的是林绘锦!真的是相府的千金!你看她的身后可是跟着的林丞相呢!”

    人群中又有人喊了一声,便让原本寂静的场面再度热闹了起来,窃窃私语也越发的大声:“那个人真的是林绘锦吗?”

    “就算她的身后跟着林丞相,可是相府是有三位千金的,怎么能确定那人就是林绘锦呢?!”

    面对有些人的质疑,那先前认出来林绘锦身份的男子则是有些骄傲的仰起头:“我确定那个人就是林绘锦,相府的确是有着三位千金,但是剩下的两位容貌只能算的伤清秀,断然没有林大小姐如此美艳脱俗!”

    那身穿水蓝色长衫男子笃定的话也是彻底的堵住了在场其他那些质疑的嘴。

    美人就是美人,即便是隔了些岁月,可是当她一出现的时候,依旧会轻松的成为众人目光所关注的重点!

    很多男人的眼神在听到是林绘锦本尊的时候,目光中的倾慕却依旧不减,反正现在林绘锦是单身,人人都可以追求她,怪不得三年前两位皇子曾经为她起了争执,这样的绝世美人,换成在场其他的男人,怕也是会为了博红颜一笑而怒发冲冠了!

    男人和女人的想法从本质上便不一样。

    而那些女人心中的嫉妒则是更盛了!

    林绘锦不是被晋王殿下给休了吗!

    一个被休弃的女人,不是应该待在府中羞愧见人吗?

    不是应该失去生活的希望,日日以泪洗面吗?

    为什么林绘锦还能如此坦然肆意的活着?还能活的如此……出众。

    无论是精神还是状态,看起来比她们这些二八年华的少女还好,为什么林绘锦能做到如此坦然随心?!

    她们不相信眼前这样如月华般的仙子是林绘锦!

    比起林绘锦,她们更愿意相信眼前的少女是突然出现在众人视线的新人。

    毕竟……

    曾经南宫冽对林绘锦的痴情众人心中都是很清楚的,看着林绘锦这般倾城绝色,难保南宫冽不会重新心动,说到底都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尤其还是林绘锦这样倾国的美人,如此一来,她们便更没有机会嫁给心中崇拜了许久的邪王南宫冽了!

    还不如是个新人,起码这样的新人美女,是和南宫冽没有感情基础的,她们也好能自己安慰自己,给自己坚持下去的信心!

    但是要是眼前的这个女子是真的林绘锦,那她们才是真正的绝望。

    无论林绘锦如何声名狼藉,她的祈天国第一美人的名声不是浪得虚名的,还有南宫冽之前对她的痴情也不是假的!

    这就很让人绝望抓狂!

    自打进入到宴会上的时候,林绘锦眼角的余光便注意到了四面八方打量着的眼神,其中不乏嫉妒,疑惑,震惊,看戏等等一系列……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