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755章 不说这件事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第755章 不说这件事

    皇上的脸色不太好,即便夜色深沉,却依旧能看到他那铁青着的脸色:“阿冽,咱们先不说这件事情了。”

    也不知道南宫冽听没有听说林绘锦和南宫轩的亲事的波折,但想来也是会知情的,即便林绘锦现在已经和南宫轩没有关系了,但是毕竟她曾经是南宫轩的王妃,一个女人如何能做的了两个王爷的王妃?

    尤其是这两人还是亲兄弟!

    再加上现在林绘锦还是和离的身份,便更不能做南宫冽的正妃了,南宫冽还是应该迟早打消这个念头才是。

    林绘锦在人群后面默不作声,但是林丞相却听得胆战心惊,心中更是后悔,当时为什么要听林绘锦的话将她带来宴会,就应该让绘锦躲在家中避一避风头的,果然,邪王殿下心中还是无法彻底放下,并且依旧耿耿于怀。

    “父皇,儿臣有件事情想要向您请求,您曾经说只要儿臣能平定辽城叛乱,得胜归来的之后便答应儿臣一个要求,在举行宴会之前,父皇也说了想要给儿臣一个恩典赏赐,现在,儿臣便想要父皇兑现曾经的承诺!”

    说话间,南宫冽已经半跪在皇上的面前:“还请皇上成全儿臣与绘锦的婚事!”

    嘶——

    南宫冽话音落下之后,在场的人不由得响起了倒抽凉气的声音,许多人更是震惊的瞪大双眸,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南宫冽竟然会这么直白的说,想要皇上赐婚,让他和林绘锦成亲?!?

    南宫冽这是疯了不成!

    还是他在辽城艰苦作战的这三年并不知道京城中发生的变化,不知道林绘锦已经嫁过南宫轩又和南宫轩和离?

    所以他才会那么痴情的急着求皇上来对象当年的承诺!

    对,一定是这样的!

    那群世家千金的心都跟着碎了不说,更有些人是不服气林绘锦的,其中便是要以沈太师的女儿沈娇儿最甚。

    顾不得在场还有其他的达官显贵在,沈娇儿急切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邪王殿下,您不要被那个女人骗了啊!”

    “她根本就配不上您!”

    “您不知道,在您在辽城的那三年的时间里,她嫁过人了!她已经嫁过人了啊!”

    沈娇儿话音一出,沈太师的心都跟着一颤,害怕的不行,想要拉住沈娇儿,可惜却是怎么样也拦不住她的嘴:“邪王殿下恕罪,皇上恕罪,小女年纪尚小,不懂得礼数,无心冒犯!”

    “阿冽,这件事情有些隐情,还未来得及同你说……”林皇后装模作样的上前:“可沈千金的话说的却是真的,你还是……不要如此执拗了吧!”

    虽然嫁给的是她的亲生儿子,可是她是皇后,母仪天下的皇后,这宫中所有皇子的嫡母,便是装模作样的开口也不会有人敢说她们什么。

    尤其是,林皇后心中对林绘锦早就有了杀意,如今看着南宫冽因为林绘锦而和皇上争吵意见不和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她便等坐收渔利就可以了!

    不想南宫冽却是颔首,声音固执坚持到:“儿臣知道,但是父皇,儿臣并不介意。”

    “只要绘锦愿意同嫁给儿臣,那儿臣便是什么时候都愿意迎娶绘锦过门!”

    “儿臣不求奉上,不求高官厚禄,只有这么个心愿,在辽城数次在战场生死的时候,便是这个念头一直都在支撑着儿臣,才能让儿臣活着回来,还请父皇成全儿臣这一片痴心,答允儿臣!”

    嘶——

    原本南宫冽说要迎娶林绘锦的话就已经够震撼的了,可是现在,南宫冽竟然说他知道林绘锦嫁过人,他不但知道,还不介意!

    疯了疯了!

    这一定是她们出现了幻觉了,要么就是听错了!

    沈娇儿红着眼眶:“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她有哪点好,都已经嫁过人了你竟然还要!”

    从南宫冽在战场上崭露头角的时候,沈娇儿便听了京城茶楼中的说出先生说了不少版本的南宫冽的飒爽英姿,从此在心中也是将南宫冽深深的印在了心里,看做未来夫君的人选。

    凭借着她太师之女的身份,再加上样貌性情,哪一点不是在京城少女中的翘楚!

    在听到皇上要大摆宴席替南宫冽接风洗尘的时候,沈娇儿心中雀跃的快要飞了起来,因为,大家都清楚这宴会可并非只是接风洗尘那么简单,而是皇上打算要替南宫冽选妃!

    沈娇儿是抱着希望势在必得的,方才也是在台上卖力的表演着,可是不想,她那么努力,还不如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南宫冽甚至从头到尾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却还对那个不贞不洁的林绘锦念念不忘?

    甚至连功名利禄都不要,就只要一个林绘锦!?

    这样她如何接受?

    不只是钱娇儿接受不了,便是在场其他的世家千金也是接受不了的!打击着实太大了!

    “啊啊……”

    沈娇儿的话还未说完,便瞧见了虚空飞过来一只茶杯,分毫不差的落在自己的头上红漆木圆柱上,若是再下面三分,便是要直直的嵌在自己的额头了!

    只见南宫冽脸色阴沉的厉害,周身的气势更是凛冽中带着一股杀意,这三年的时间里他在辽城并非是过家家,他所有的战功都是用血和满身的伤痕换来的,周身也是不自觉的带着一股嗜血的杀意。

    沈娇儿吓得花枝烂颤,其他的千金也是不由得心头一紧。

    “这样的话,本王不想在听见第二次!”

    “绘锦如何不是你们可以随便评论的,倘若再让本王听到有谁胆敢构陷绘锦的名声,便是女人本王也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低沉的声音微微有些沙哑,却在这黑夜中格外的清楚。

    皇上忙出来打圆场:“阿冽,这件事情先日后再说,咱们今日便是特意为你接风洗尘的。”

    “眼下看着时辰也差不多了,各位大臣各自用完膳之后便回去休息吧,不要耽误了明日的早朝!”

    饭菜才刚端上桌,还有很多人屁股还未坐稳呢,便听到了皇上的逐客令,哪里是什么时辰差不多,但是大家都清楚,不敢忤逆皇上,也不敢在去面对盛怒的邪王殿下,谁也不差这一顿晚膳,哪里还能有心思真的留下来吃饭,巴不得快点离开现场,免得惹火烧身呢!

    “是,陛下和皇后娘娘也早些休息,臣等随后便告退!”

    齐刷刷的一干大臣行礼。

    只是沈娇儿却还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儿来,人也变得痴痴傻傻的,上一刻还在说说笑笑,下一刻便突然开始痛哭流涕。

    “为什么呢!”

    “那个林绘锦有什么好,为什么邪王殿下会喜欢她呢!不就是长得好看吗?”

    “可是爹爹,女儿长得也不赖啊!”

    沈太师大汗淋漓,却还舍不得责怪自己的女儿:“娇儿听话,先随爹爹回去,爹爹疼你,沈家疼你!”

    见到众位大臣迅速的离开,皇上的脸色也是彻底沉了下来,怒目直视着南宫冽:“阿冽,你随朕来一趟!”

    书房内。

    皇上面色凝重的位于上首,而南宫冽则是在一旁恭敬的站着,丝毫看不出半分的权臣的骄傲。

    “阿冽,朕知道,朕在林绘锦这件事情上是很对不起你,当初朕本来也是打算要将林绘锦许配给你的,可是这门亲事毕竟没有颁下圣旨宣布,也便是没有坐实,最要紧的事情是,是那林绘锦的心思根本就不在你的身上,是她求了林丞相来朕的面前说情,要朕成全她和轩儿。”

    皇上虽然不是个好皇上,但却是个好帝王,在他的心中最在乎的便是江山,也便对这些皇子没有太多的喜欢和偏袒,向来是谁的作用最大,皇上便偏心于谁,现在南宫冽战功赫赫,并且还主动的将兵符交给自己,让自己放心,皇上在很大的程度上已经向南宫冽靠拢。

    之所以这么生气,也是因为那林绘锦实在是不值得南宫冽如此记挂。

    她若是真的和南宫轩互生情愫,恩爱异常也就罢了,谁想到当时她们闹得那么凶,就算是对不起南宫冽也依旧要成亲在一起,结果真的成亲之后却没能好好的珍惜,才过了几个月便请旨和离。

    将婚姻大事看成儿戏一般的女人,现在竟然还要嫁给南宫冽,不行!

    断然不行的!

    “朕知道你很是痴情,很是喜欢那林绘锦,但她不知道,朕也知道,是朕做的不好,朕愿意弥补,这满京城的世家千金,只要你喜欢,无论是谁,朕都可以成全你,甚至你想要再多两个侧妃也行!”

    堂堂的正一品邪王,迎娶几门妃子过门并不过分。

    不想无论皇上怎样劝说,南宫冽的心中都固执的要命:“父皇。”

    “儿臣真的不在乎绘锦曾经嫁过人,那时候的她年轻不懂事,难免会被奸人误导做了错误的选择,然而现在三年过去了,我们都各自成熟进步了不少,是能知晓以后的路该如何去选择了!”

    “况且儿臣从懂事时候起就开始喜欢她,一直这么多年都不曾改变过,也不想改变过!”

    南宫冽墨眸深沉,说的虔诚:“感情这家事情上本就没有什么值得和不值得,只看喜欢还是不喜欢!”

    “父皇,儿臣喜欢林绘锦,便会包容她的一切,只要她也愿意回到儿臣的怀抱之中,儿臣愿意过往不究!更愿意至此和绘锦避世隐居,从此不过问任何世间的事情。”

    面对如此痴情的南宫冽,皇上一时语塞不知道究竟该说什么好!

    按理说,现在的林绘锦虽然是和离过的女人,但毕竟也是代嫁闺中,若是南宫冽想要将林绘锦纳进王府也不是不行,想到这,皇上便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言语上做了些许的退让:“这样吧,你若是实在喜欢,便让那林绘锦给你做侧妃,你再从其他的大臣家中选一个正妃出来。”

    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否则凭借林绘锦的身份,是断然不配嫁给南宫冽的。

    不想南宫冽却执拗的不肯退让,连带着声音也跟着严肃了起来:“父皇,儿臣只喜欢绘锦一个人,除了绘锦之外,其他的女人儿臣一个都不想要,儿臣的王妃只能有一个,那便是绘锦,还请父皇成全!”

    南宫冽跪在了皇上的面前。

    “你!”

    皇上怒目的从座位上站起身,手指颤抖着的指着南宫冽:“你究竟是被那林绘锦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已经鬼迷心窍到了如此的程度?!”

    “若不是她,你会去辽城受了三年的苦?还多次九死一生?”

    “还有你那张脸,原本好好的脸,是怎么样被毁?”

    “在你生死一线的时候,林绘锦却恳求朕要将她许配给老五?难道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你都忘记了?”

    皇上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南宫冽,朝中的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了他的耳目,只不过要看皇上到底是想管还是不想管罢了,从前南宫冽庸诺不成器,而南宫轩却是年轻有为,精明才干,所以皇上才会纵容和答应南宫轩迎娶林绘锦的要求。

    但是现在时过境迁了,南宫冽要比南宫轩更为出众!

    皇上也便不能偏心的南宫轩太多了!

    南宫冽垂眸抿唇不语,可他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

    不管外面的人如何评论林绘锦,不管皇上如何劝说,都没人能改变的了他的心意,在他的心中,就只有迎娶林绘锦这一个念头,甚至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算是失去所有他现在唾手可得的荣耀也心甘情愿!

    “出去,朕现在不想看见你。”

    皇上背过身去,不愿意在看着南宫冽那恳请的模样,南宫冽剑眉紧紧的凝着,随后躬身:“儿臣告退!”

    南宫冽不再多说,转身离开,外面的夜色已经黑的浓稠。

    而在殿外宴会上的南宫轩却是神色紧张的望着林绘锦的方向!

    虽然这一场宴会是特意为南宫冽举办的,这一点让南宫轩的心中很是不痛快,但是听闻他数次求见都没有见到面的林绘锦竟然也赴约前来参加宴会!

    南宫轩便压制着心中的不痛快亲自赶来。

    好一个林绘锦!

    自己想要见她,她数次避之不见也就罢了,现在南宫冽立下战功回来,林绘锦便巴巴的主动送上门来?这是在将他当傻子耍吗?还是说她现在已经看不上自己了?

    想要另攀高枝!?!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让南宫轩心中积攒了那么久的怒气爆发。

    他命人在林绘锦的酒水中动了手脚!

    只等着林绘锦喝下之后,意识模糊不听使唤,到时候他便看准时机寻了机会将林绘锦带去寝殿内做出一番酒后乱——xing的模样,到那个时候,就算南宫冽的胸襟再宽广,相信也是接受不了的吧!

    同时还能当众打南宫冽的脸面,几乎是一石二鸟的好计策!

    然而南宫轩却是眼巴巴的盯着林绘锦许久,见到林绘锦食欲很好的吃了很多菜式和糕点,可就偏偏不肯动旁边准备的好的酒水,急的南宫轩想要自己亲手喂给林绘锦喝。

    而林绘锦的眼神却是在假装无意之间将南宫轩的反应尽收眼底。

    林绘锦记得很清楚,在梦中的前世,她也是在和南宫冽一起参加宴会的时候,误喝了被人动过手脚的酒水,结果中药,后来费了好些功夫才解开,不过那时候动手脚的人,目标是南宫冽罢了,只不过自己误打误撞的撞到了。

    可是现在……

    看着南宫轩那模样,应当是改变了主意直接奔着自己来了!

    林绘锦不经意的收起眼底的讥笑,伸手缓缓的捧起一旁的酒杯,递到了唇边,娇艳欲滴的红唇刚刚启开,便在南宫轩那期盼的眼神下,又重新的将那酒杯放在了原地,而去喝着一旁的汤水。

    她才没那么傻。

    看着南宫轩的样子就没好事,逗逗他一下还可以,林绘锦却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他演戏。

    “走吧爹爹!”林绘锦轻蔑的瞥着一旁表情变化丰富的南宫轩,亲昵的挽着林丞相的胳膊离开,徒留南宫轩一个人在原地,先是心中隐隐升起希望和期待,然后……过山车一般的跌落到谷底,最后恼羞成怒的望着林绘锦离去的背影,恨的咬牙切齿!

    “这该死的女人!”

    “本王迟早会让你在本王的身下俯首称臣!”

    马车摇摇晃晃,林绘锦刚回到丞相府便被林丞相叫去了书房。

    “绘锦,爹爹的担心并非是没有道理的,那个邪王的心思竟然还在你的身上!”

    林丞相清瘦的脸上满是担心,因为他的心中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凭借着现在邪王殿下在朝中的地位,便是皇上现在还在气头上不想答允,但不过是迟早的事情,早晚皇上都会点头!

    到那个时候,吃亏受苦的便是林绘锦了!

    所有人的心中都不相信,南宫冽会在经历了林绘锦的背叛之后,会在自己战功赫赫权势滔天的时候,愿意和林绘锦破镜重圆!

    哪怕他要迎娶林绘锦的心思是真的,但是怕迎娶到邪王府上的日子去没有那么好过,多半是想要将林绘锦禁锢在身边去折磨,让林绘锦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做后悔这两个字!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