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战神王爷请轻宠 > 第756章 表明心意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第756章 表明心意

    林丞相说什么也不能让林绘锦陷入如此的险境之中。

    相比较林丞相的担忧,林绘锦倒是神色坦然的许多,她总觉得有些奇怪。

    若是说在梦境中的前世,林绘锦的确是辜负了南宫冽,所以以致于后面的云辞装扮的南宫冽曾经做出很多伤害林绘锦的事情,可是晋升,林绘锦是特意去辽城将真正的南宫冽从鬼门关上给救回来了的!

    不说是宫劳苦功高吧!

    也能功过相抵,两个人互不相欠的!

    说是南宫冽要报复她折磨她是肯定不会的,南宫冽是个好男人,这一点林绘锦不得不承认。

    可是为何要娶她,还是云辞代替南宫冽开口,除了疑惑之外,林绘锦也只是无奈……

    在辽城的时候她都已经和南宫冽说的很清楚了,她们两个是不可能的,不管她嫁没嫁给南宫轩,也不管她和南宫轩和离没有,都和南宫冽无关!

    “爹爹,你先别担心!”

    “女儿觉得,不会像是您想的那么糟糕的,否则早在入宫的时候女儿便早已经对女儿下手了,您真的不用太担心!”

    “邪王殿下不是那种会事后报复的人!”

    林绘锦声音依旧笃定,正在她要开口再度劝说林丞相的时候,门外林管家却脚步匆匆的过来:“老爷,小姐,外面……”

    “外面邪王殿下求见!”

    邪王殿下……

    林丞相当即从座位上站起身。

    方才在宴会上才刚刚见过,南宫冽还是被皇上给呵斥了,过会儿便直接找上门来了?

    不成不成!

    定然是来者不善。

    然而林绘锦却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般,眉心紧皱的询问着林管家:“王爷的身边可有带着侍卫?”

    带着侍卫的,那便是云辞带着千了,若是没有带着侍卫的,那才是真正的南宫冽。

    林管家想了想,随后摇头:“没有,邪王殿下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并没有带任何人!”

    林绘锦心中紧绷着的弦松开,果然……现在登门的,才是真正的南宫冽,至于云辞为何会在宴会上说出那样的一番话,想来只有林绘锦亲自见一面南宫轩才能彻底的解决了!

    “爹爹,我先去见一下邪王殿下了!”

    林绘锦迅速离开。

    留着林丞相和林管家站在原地迷茫:“老爷,小姐这是……”

    小姐这是……

    被林管家的话提醒,林丞相似乎现在才反应过来林绘锦的不对劲和对南宫冽的上心,脑海中更是顿时闪过一抹念头,难道……难道对那段感情还念念不忘的,不只是南宫冽一个人?

    还有……

    林绘锦?

    林绘锦的心中也是记挂着邪王殿下的?

    只不过之前是因为被南宫轩的花言巧语哄骗上当,而后来林绘锦看穿了南宫轩的虚伪面目所以选择和离,去了辽城一趟也是因为看见了邪王殿下的好处?

    林丞相瘦弱的脸上一双眸子目光精明的闪烁着,心中也是在快速的思考着林绘锦究竟要做什么!

    “邪王殿下!”

    大堂中,南宫冽一身墨色绣着雅致竹纹的锦袍,头发用羊脂玉的发簪束起,此时正徘徊左右,焦急又迫切的等待着林绘锦。

    在听到林绘锦那清润的声音之后,南宫冽近乎是欣喜的转过身,眸光中满是星光:“绘锦!”

    只是脸上半截银色面具有些碍眼,但依旧阻挡不了南宫冽对林绘锦的热情。

    在辽城的那三年时间里,近乎全都是靠着自己对林绘锦的思念才苦苦的熬到了现在,云辞一直都在说要等着,等着最好的时机才能再回来京城,这一等便是足足三年的时间。

    如今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而南宫冽也在回京的第一时间前来见林绘锦。

    在宴会上的那个南宫冽,是他请求云辞替他前去的,为的便是南宫冽能抛开所有单独的见林绘锦,好能解一些他对林绘锦的思念,可是不想南宫冽来的时候确实扑了个空,林绘锦并不在府上,而是跟着林丞相前去宫中赴宴了!

    南宫冽很是后悔,早知道林绘锦入宫,他便自己前去参加宴会了,也不用一直都在外面苦守着。

    好在林绘锦入宫的时间并不算长,没等多久便同林丞相回来了,这一次,南宫冽便是再也等不了的敲开了相府的大门,终于见到了心心念念的林绘锦。

    南宫冽竟然开始语塞起来,不知道究竟该和林绘锦说什么好了!

    “绘锦,这几年……你过的可还好吗?”

    酝酿了许久的情话,始终不好意思说出口,阔别三年再重逢,就好像过了一辈子一般,本该是亲密无间的两个人却突然生了许多的距离和隔阂。

    南宫冽很是紧张的盯着林绘锦那张倾城绝色的脸,到最后便只问出来了这样的一句话,你过的可还好吗?

    这话说出口,南宫冽便自己很是不好意思的局促的笑了出来,三年的时间对南宫冽的改变也不少,让他变得成熟沉稳了很多,可是在面对林绘锦的时候,又好像南宫冽始终都不曾变过,他还是那个阳光羞涩温柔的南宫冽。

    而林绘锦,也好像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他!

    听闻林绘锦和南宫轩成亲的消息的时候,南宫冽的心中甚至生出过一死百了的念头,可惜他却不甘心就那么错过林绘锦,不甘心就那么轻易的输给南宫轩,这还有云辞时不时的从旁鼓励,让南宫冽鼓起勇气努力的活下去,并且一直都在为林绘锦努力!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总算是他有了些许的成绩,哪怕这是在云辞的帮助下,可是南宫冽依旧觉得开心,因为,他终于有了正大光明站在了林绘锦身边的资格和机会了。

    这一次,林绘锦不会再嫌弃他的庸诺和一事无成了!

    尤其是南宫冽在辽城听闻林绘锦和南宫轩和离的消息的时候!

    南宫冽高兴的怒杀了蛮夷大军,第一次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去冲锋陷阵,并且赢得光彩漂亮。

    这一切的一切,在南宫轩的眼中看来都是那么的值得,只因为一个人,林绘锦……

    看着这样紧张局促的南宫冽,林绘锦唇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劳烦邪王殿下挂心了,这几年绘锦过的很好!”

    “那邪王殿下您呢?”

    “过的怎么样?”

    林绘锦从前很少对南宫冽笑,一般都是淡漠的表情,甚至更多的是敷衍,像现在这般发自内心的,还是很少见的,南宫冽只觉得心口阵阵暖流划过,像是初恋的少年一般:“我……我也过的挺好的!”

    “那就好!”

    林绘锦心有感慨的看着南宫冽:“能见到邪王殿下建功立业,有了自己的成绩,绘锦真的很高兴,心中的愧疚也能稍稍的缓解几分了!”

    总算是不再欠南宫冽任何的人情了,以后也不必再陷入自责了。

    南宫冽却米有听懂林绘锦的意思,只当做林绘锦是在担心着自己,笑着回答:“是啊,总算是克服所有的困难,风风光光的回来了!”

    “绘锦,嫁给我好吗?”

    南宫冽的表白让林绘锦猝不及防。

    “虽然你一直都在拒绝我,可是在我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离开你,哪怕我知道你现在可能没有那么的喜欢我,但是只要你愿意,只要你愿意给我一个照顾你的机会,我一定用这一辈子的时间来证明我对你的感情,来让你慢慢适应和接受我!”

    “嫁给我好吗?”

    南宫冽情深的开口:“在辽城的那么多年,我的心中始终坚持不放弃的念头就是想要给你幸福!”

    “南宫轩未必就是你的良人,他给不了你的幸福,我能给你!绘锦,请你给我一次机会好吗?给我一次对你好,照顾你的机会。”

    林绘锦微微顿住,思忖了许久之后才对着那目光炽热的南宫冽开口:“三皇子,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她对南宫冽的称呼也是从邪王殿下变成了三皇子。

    就好像时间是回到了三年前一般。

    她还是那个相府千金,而南宫冽也只是三皇子罢了。

    她对他的感情,从来都是和身份五官的。

    她已经说过了很多次了,也说的很明显了,南宫冽的确是对自己很好,也很爱自己,但是不爱就是不爱,喜欢不上来就是喜欢不上来,哪怕明知道南宫冽对自己很好,可是林绘锦依旧无法让南宫冽走近心里。

    感情是一件很公平的事情,不参杂着任何的其他事物干扰。

    更不是……

    报恩,亦或者是愧疚。

    只是单纯的,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那样我们就在一起。

    南宫冽对林绘锦的好,很多时候都是林绘锦不想要,也是她要不起的。

    这句对不起虽然只有三个字,但是看着南宫冽眼底里面的星光一点点的消失,从而变得颓废,林绘锦也有些愧疚:“你真的很好。”

    “可是我不喜欢你。”

    “我也曾经试过去努力的喜欢你,因为你对我真的实在是太好了,可惜我做不到,哪怕我在努力,在我的心中也只能当你是我的哥哥,却无法做到和你成为恋人,更没有办法携手过一辈子。”

    南宫冽失魂落魄,眸底更是隐隐有些湿意闪过:“为……为什么?”

    “难道你现在还是喜欢五皇弟吗?”

    “还是你也被那些世俗的话语和眼光所禁锢,不愿意再嫁给其他的男人!”

    不等林绘锦开口,南宫冽便情绪激动的说道:“我不介意的!”

    “我真的不介意的!”

    不介意你嫁过人,不介意你曾经是南宫轩的王妃。

    南宫冽所求的从来都只有一个,那便是林绘锦!

    只要林绘锦愿意嫁给他,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南宫冽都会欣然同意!

    “我会向父皇请求,让父皇答应替我们赐婚,会风风光光的将你迎娶过门,不会让你受到半点的委屈,更没人敢说你的不是!”

    南宫冽说的信誓旦旦。

    况且,凭借他此时此刻的身份地位,也的确是可以做到这个程度的!

    林绘锦却是坚定的摇摇头:“不喜欢,当年是我年轻不懂事做错了选择,现在我成了和离下堂的女人也是我自己罪有应得,而你是个好男人,如今功名在身,你该是去找一个好女子生活在一起,而没必要为我的过错承担后果。”

    “可……你既然不喜欢五皇弟,为何……”

    南宫冽本是想要问成为何不喜欢南宫轩还要拒绝他,可是话到了唇边却变成了:“可你为何连个希望都不愿意给我!”

    陆成萱目光真挚:“三皇子,绘锦的确可以给你机会,可以吊着你,一面不答应你的请求,一面却接受你的好意,这样,绘锦的生活既能过的舒心,而三皇子的心中也会因为有个念想而感觉到快乐。”

    “可是三皇子,长痛不如短痛,绘锦迟早有一天是要同你摊牌说实话的,到那个时候,怕是三皇子你……将会更痛苦!”

    “所欲与其日后陷入感情之中无法自拔,不如趁着现在还未弥足深陷而及时止损,这样,对于您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

    与其日后陷入感情之中无法自拔?

    不如趁着现在还未弥足深陷而及时止损?

    林绘锦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锋利的刀子一般割在南宫冽的身上,他已经是弥足深陷,无法自拔了?

    在和听了林绘锦的每一句话,都无疑是在心中滴血。

    “为什么?”

    南宫冽想不到别的话语,心中便只剩下了一句为什么?

    难道他就真的那么不堪,就那么卑微的不配让林绘锦喜欢吗?

    像是看能看出来南宫冽的心意一般,林绘锦想也不想的解释:“三皇子,起码在绘锦的观念中,爱情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无关身份,无关事务,无关任何,只是单纯的两个人在一起,你喜欢我,我也喜欢,那是一种很纯粹的关系,没有任何的杂质,并不是您不好,也不是绘锦的错,只能说命运弄人,我们两个人没有缘分。”

    “所以绘锦不爱您,可能……”

    “您对绘锦的感情也并非是像想象中的那么喜欢。”面对南宫冽的悲伤,林绘锦薄唇轻启,缓缓的说出来了自己的想法。

    林绘锦从小便因为容貌出众而备受京城中的翩翩少年追求,南宫冽只是其中一个,并不是唯一,那些追求林绘锦的,无非是看中了林绘锦的容貌,喜欢她那张绝世倾城的脸,或者是因为她相府千金的身份。

    可是那些都不是爱。

    而南宫冽在对自己好的时候,也是因为皇上看中了自己,属意自己做南宫冽的王妃之后,南宫冽才开始慢慢的接近自己。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占有欲。

    林绘锦越不喜欢南宫冽,南宫冽的心中便越想要对林绘锦好,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才是那个最爱林绘锦的人,男人都是有着尊严的,正是在这种尊严的驱使下,让南宫烈儿的心中慢慢的对林绘锦起了执念。

    可能在无形之中,这种执念让南宫冽以为自己是深深的爱着林绘锦的,并且坚持了这么多年就变成了理所当然。

    让南宫冽理所当然的认为,是非林绘锦不可。

    可是林绘锦的心中却是很清楚的,喜欢可能是没有原因的,但爱一定有,只有两个人一同经历过生死相关的事情,才会产生那种刻骨铭心的共鸣,才会对彼此深爱不改。

    可是平心而论,她对南宫冽却没有做过什么让他值得感动,又或者是什么和他同甘共苦的事情。

    相反的,林绘锦还在南宫冽危难的时候抛弃他。

    或许因为执念太重,时间太久,让南宫冽自己产生了错觉,自己都分不清楚到底对林绘锦是尊严,还是爱。

    “三皇子,有些事情一旦过去了,便不是错,而是过。”

    “其实您自己的心中也很清楚的吧!”

    她们两个从南宫冽孤身一人去辽城,从林绘锦嫁给南宫轩的那一刻开始,便注定是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绘锦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邪王殿下若仍然固执的不肯放弃,那便也和绘锦无关了!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邪王殿下还是先行回去休息吧,大军连夜赶路也着实劳累,绘锦对邪王殿下不能做什么,便只能在这里祝邪王殿下身体康健,万事顺遂。”

    话音落下,林绘锦便没有给南宫冽说话的机会,而是躬了躬身,便直接抛开失魂落魄的南宫冽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林绘锦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这件事情或许现在对南宫冽来说是有些残忍,但是相信,要不了多久,南宫冽便能从这段悲伤的感情中走出来,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对南宫冽好!

    南宫冽悲伤挫败的站在原地,直到林绘锦的身影离开许久也依旧不能释怀。

    他只觉得脑海嗡嗡作响,不断的重复着方才林绘锦所说的那些伤情的话,连心都好像疼的麻木没有知觉了。

    “冽哥哥?”

    一道温柔的声响在门外响起,林婉月侧着身子偷偷的瞥着大堂上的那抹身影,轻声的唤出口。

    加WX公众号:无名书坊,看更多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战神王爷请轻宠,pt015.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